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0-148-149
刑事律师会见权在四川
2011-07-13 16:23:57 来源:原创 浏览次数:0

刑事律师会见权在四川

【关键词】律师会见权  四川  四川成都刑事律师 成安律师

    法治的推进,需要政府、民众的努力,也同样需要律师们自己的努力。正如陈瑞华教授说的每一次司法改革的推进都给律师提供了扩展业务领域的新机会。在改革的进路上刑事律师应该抓住机遇积极参与。

    针对律师的“三难”问题,会见难、取证难、阅卷难新律师法做了明确规定,但由于在刑事诉讼法上没有明确规定,依照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理论上适用新律师法的规定没有问题,但在实践中“法理的合理性和实践的合理性之间”却并不是那么容易平衡和调和的,在刑事律师会见权上我们看到了多方力量的艰难博弈。(详细内容可参见我以前的博文:刑事律师会见权多方力量的博弈》、《在徘徊中前进的律师会见权》、《刑事律师会见权在艰难博弈中又一次得以前进,值得欣慰的是各地还是在尝试推动刑事律师会见权接近新律师法的目标,让我们广大刑事律师有了努力的目标。但这次《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四川省公安厅、四川省司法厅关于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关问题的规定(试行)(修改稿)》我觉得有些问题还需要仔细斟酌,不然没有明确细致及具有可操作性的规定,这个地方规定的初衷又会落空。我写了一份针对修改稿的意见,附在后面,欢迎大家点评,并提出意见。

 
   刘玲代表:进一步明确律师会见权阅卷权

尊敬的四川省司法厅领导:
    根据贵厅的指示,就《四川省人民检察院、四川省公安厅、四川省司法厅关于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有关问题的规定(试行)(修改稿)》,提供修改意见,现将修改意见及理由汇报如下:

一、对第十三条的意见
    第十三条 侦查机关应当设置律师接待室,并指定专人负责受理、安排、通知、协调律师会见相关事宜。

  【说明】根据省检察院意见,律师接待室是侦察机关(包括公安机关、检察机关)设置,而非其某个部门设置,据此修改如上。

    对于这一条,笔者认为并不妥当,设置律师接待室来自于北京的经验。这里产生的第一个问题是该经验是否是顺应历史潮流的经验?是否是成功的经验?是否值得借鉴?

    第一、设置接待室与律师法冲突。

    笔者认为律师法已明确规定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凭“三证”就可以无障碍的会见,如果律师在满足三证的情况下就应该安排会见。三证的审查完全可以由看守所进行,设置律师接待室的唯一价值就是过滤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走另外的审批程序,但实际上这一功能完全可以由看守所来完成,看守所是附属于公安机关的,由看守所来履行这一职能及合适又便捷。

    第二、北京设置接待室并非成功经验,否定性意见非常多。

 (一)律师接待室违反法律规定。
学界的态度是,刑事诉讼法由全国人大制定,是基本法,律师法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是一般法,但是立法法并未规定基本法和一般法之间的效力高低问题。因此,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原则,应当适用新律师法的规定。北京的这一做法违反了法律。

  (二)律师身份证明手续繁琐。
律师认为在律师接待即在向律师接待室要求会见时,需要提交三份身份证明文件,到看守所会见时,还要提交一份同样的文件。这样的反复提交实际上是设置了障碍,根本没有必要。北京律师们认为“我们律师不需要安排,这才是新律师法的真正目的。律师第一次到公安部门提交手续,表明律师身份后,就代表着直接进入了案件,看守所就应该让律师会见。至于公安部门和看守所怎么衔接,那是他们之间内部的协调问题,不应该以此来限制律师,“安排”律师。”

  (三)“安排”会见与“批准”没有实质差别,只是口头与书面的不同

 对于安排会见中“安排”这个字眼,很多律师表示,安排和批准可能只是字词上的不同,二者的界限,也许只是口头和书面的问题。侦查机关给律师安排会见,实际上和口头批准会见差不多少,要是不给安排,就等于没有批准。

  (四)规定没有细化,实践操作非常困难。
北京律协刑事诉讼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杨若寒律师则更为尖锐地指出,《会见规定》要求办案机关48小时开据安排会见的通知书,但是并没有规定如果48小时内通知开不出来怎么办?该如何处理?“从目前律师会见的情况来看,看守所等部门很可能经常会以领导不在、承办人不在等各种理由,导致48小时开不出通知。”
北京也表示这一规定只是“过渡性规定”,缓解律师会见难问题,但并没有完全解决会见难问题。

    第三、成都市检察院已实现凭“三证”无障碍会见,四川省的规定不应“开历史倒车”。

   笔者认为每一次规定与现实的情况相比,与以往的规定相比都有进步,不能开历史的“倒车”。成都市检察院自侦案件均已实现律师法的凭“三证”无障碍会见,而且落实得也非常成功,我认为在市里已有完全按照法律落实的很成功的例子,如果省上再出台一个设置律师接待室的要求这样一种开历史倒车的方式并不合适。

   第四、设置律师接待室使律师法的会见规定落空。

    从理论上来说设置律师接待室不与律师法冲突,但在实践操作上肯定会出现很多问题,
首先接待室可能没有人,其次有接待后的审查,也有可能接待室不签收律师的三证。48小时的起算点就没有办法确定。最后在个别案件中接待室完全有可能以领导不在、承办人不在等各种理由推脱搪塞。这些情况的出现作为办案律师是没有办法解决的,并且这些方式律师也没有办法取证,即使不满也状告无门。这样又使律师法规定不能落到实处。

   可行性方案一:不设置律师接待室,由看守所统一进行审查。

   由看守所首先对律师的三证进行审查,然后再从电脑中调出律师会见对象的案件进行审查,如果不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可以立刻安排会见,如果涉及国家秘密的案件则要求律师补齐手续后再会见。

   可行性方案二:如果需要设置律师会见室,就应建立细致、周到的程序性规定,让规定具有可操作性;建立较为切实可行的救济途径和救济措施,让规定具备应有的“刚性”。笔者认为应做以下补充:

1、规定律师会见室必须在非法定节假日时间有人接待。

2、必须明确的是律师会见室要有签收律师相关函件的程序,而且要求律师一旦提交则应当面出具,作为48小时的起算点。

3、侦查部门未能保障律师在规定的时间内会见,应当有专门的部门负责受理律师的申述,对没有会见到的应在在两天内予以答复并给予安排会见,对已会见到的但仍有违反本规定的最迟在十天内给予答复,对认定为违反本规定不让会见的,应当要有具体的制裁,比如考核挂钩,通报批评等行政处分。

如果省司法局出于各方面的考虑要设置律师会见室作为权益之计也并非不可,但应该细化规定,让方案具有极强的可操作性,而不能是口号式的方案。无论以往的《律师法》,还是六部委的联合解释,并不是没有规定,而是规定缺乏细节性、可操作性,以至于在实践运用的时候出现很多空白,导致无法执行。同时《律师法》及其他相应规定长期以来对办案机关违反会见权的行为,缺乏应有的救济途径和救济措施,所以许多学者认为律师法很多规定都是一种倡导性的“柔性”规定,违反他通常没有人来管,更没有制裁性后果,缺乏法律应有的“刚性”。我想这种观点是不无道理的,笔者认为这次制订规定一定要让律师会见权被侵犯后“状告有门”,且一定要有一个处理结果。不然再多、再好的规定必将沦为一纸空文。

二、对二十二条的意见

    第二十二条 律师会见在押犯罪嫌疑人,可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解释、说明有关刑事问题的程序性规定和实体性规定的法律咨询服务。

  【说明】与本规定第二条“适用范围”相对应,律师提供法律咨询的服务仅限于刑事方面。

    这条要求咨询只能在于刑事方面,但众所周知,刑事案件往往都是建立在民事法律关系及案件事实的基础之上的,刑事案件多是民事案件的加重。尤其是大量的经济案件,例如合同诈骗犯罪等等。如果只限于刑事方面,涉及到民事法律关系及基本案件事实没有办法提供咨询,这样的规定显然是不合理的,结果就等于是没法做法律咨询,也没有基础做刑事法律咨询。

    可行性方案:本条不应该规定咨询的范围仅限于刑事问题。
由于时间仓促,以上意见妥否,请指正。

四川发现律师事务所

成安律师

二00九年七月十四日

 

免责申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为你辩护网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