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辩护网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0-148-149
本网首席律师成安就无证民警翻墙入室无故殴打公民案接受媒体采访
2013-01-02 19:00:15 来源:法治周末 浏览次数:0

本网首席律师成安就无证民警翻墙入室无故殴打公民案接受媒体采访

  2012年9月上旬,一条题目为“资阳无证民警翻墙入室无故殴打公民”的帖子出现在网络上,随后在天涯社区、凯迪网络、猫扑等论坛上迅速传播,引起广泛关注。

  帖子介绍:2012年8月3日,四川省资阳市雁江区丰裕镇集合村二组村民宋泽辉和妻子王秀芳正在家里打扫卫生,丰裕镇派出所民警翻墙强行进入其家,并对宋泽辉进行殴打,殴打长达半个小时,随后又将其带至派出所殴打,最终将宋泽辉打成9级伤残,住院治疗76天。然而警方最终并未查出宋泽辉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只好将其释放。

  宋泽辉认为,事件的起因是他将堆放在他门口的一些条形石头和泥巴抛到了门口对面的下水道和水沟里,而斜对面距离相隔不过30米的派出所认为宋故意堵塞派出所的排水,惹恼了他们,故遭此报复。更让他生气的是,殴打事件过后,当地工商、税务等都先后来到宋家“执法”,调查宋泽辉早已停产注销一年多的饲料厂的资质、税务等问题,还把报废的饲料拿去做技术检测,企图找出宋“违法乱纪”的证据,然而结果并未如愿。

  宋泽辉就此向资阳市雁江区检察院提出控告,要求追究殴打他的丰裕镇派出所副所长雷万兴、民警秦波等人的刑事责任,并赔偿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

  知情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此案在资阳遇到了相当大的阻力,地方领导担心会影响警察的形象而不予立案。虽然当地公安、工商等系统的领导多次前往看望宋泽辉,认错道歉,但并未对雷万兴、秦波等人进行任何处罚。

  飞来横祸

  2012年8月3日9时左右,宋泽辉和妻子王秀芳正闭门在家打扫卫生,听见外面有人叫门。由于天气热,宋只穿了件内裤,就朝外喊了声“稍等”,便回房间去穿衣服。当宋泽辉穿好衣服走出房间时,一个黑衣大汉已经翻墙跳入院落。宋泽辉向记者介绍说,还没等他开口,黑衣人就顺手抡起旁边的凳子砸向他的左脸,“老子喊你开门为什么这么久都不开门?”宋询问对方是谁,对方称是“警察”。宋便要查看证件,黑衣人说没带。这时只见黑衣人摸了摸身上,发现没带枪,便急忙喊外面的人把枪从门缝里递过来。黑衣人拿到枪便用枪指着宋泽辉的脑袋恫吓,“我一枪打死你”。后经宋泽辉证实,此持枪黑衣人是丰裕镇派出所副所长雷万兴。

  此后,王秀芳打开大门,拥堵在大门外的七八名便衣一拥而入,王秀芳的双手很快便被两名便衣扣住,而宋泽辉则被雷万兴压在地上,双手和双脚被反扣过来。宋泽辉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其间,便衣警察们不顾王秀芳的哭求对他拳打脚踢,有警察还踩住他的脖子,把他的头朝地上撞,宋泽辉被打得直呼“救命”、“打死人了”。殴打时间达半个小时。

  9时30分左右,宋泽辉夫妇二人被押至丰裕镇派出所讯问,宋泽辉称,民警反复讯问他是否“制造冰毒”,宋否认后,又遭到民警的“拳打脚踢”。而关于这一点,雁江公安分局纪委书记李扬辉接受记者采访时予以否认,认为宋泽辉在“乱说”。李扬辉称,当地派出所之所以与宋泽辉发生“肢体冲突”,是由于在宋家时,宋泽辉不但不配合,还与民警发生对峙,警方不得不把他“制服”,而宋被带至讯问室后,警方并无施暴。

  法治周末记者在雁江区检察院了解到,该院反渎局在前期调查取证时,调取了丰裕镇派出所的讯问录像,发现所录视频仅为宋泽辉被羁押期间的一个时间片段,并无全程完整录像,而且现存的视频图像模糊,仅能听到些许声音,难以充分认定宋泽辉在此期间是否受到刑讯逼供。

  宋泽辉质疑,在他被押至派出所的当日中午,丰裕镇派出所所长严应刚专程请了3个人到派出所“维修”录像设备,由此导致9时30分左右至11时这段时间的录音和录像“不见了”,宋泽辉称这段时间正是他被“刑讯逼供”的关键时间段,丰裕镇派出所有故意毁灭证据的嫌疑。

  当日下午14时左右,宋泽辉的妻子王秀芳被释放,王秀芳随即通知了宋泽辉的弟弟来到派出所,17时40分左右,在上级部门的多次催促及宋泽辉亲人的哀求下,近乎虚脱的宋泽辉被派出所民警直接送往资阳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至此,宋泽辉被羁押长达8个多小时,而自始至终,警方一直未对宋泽辉出示任何手续。

  8月5日中午11时左右,正在住院治疗的宋泽辉一度出现呼吸困难,病情加重,医院立即对其进行紧急输氧。从8月3日送至医院至10月17日出院,宋泽辉住院治疗长达76天。9月30日,四川华西法医学鉴定中心鉴定认为,宋泽辉右侧多根肋骨骨折,右肺中叶、左肺下叶挫伤,左眼软组织挫伤,综合评定为“9级伤残”。

  来自警方的道歉

  宋泽辉曾办过一家小型饲料厂,但由于经营不善2011年便关门注销,饲料也于一年前就已报废,还亏了二三十万元。宋泽辉被带至丰裕镇派出所当日,镇工商所的4名工作人员便闻讯进入宋家“执法”,除了检查宋泽辉已注销一年之久的饲料厂的资质和手续问题,还四处查找已报废一年的“假饲料”。宋的旧饲料被查抄带走后,经检测并无质量问题。

  麻烦接踵而来,11月6日上午9时30分左右,雁江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和当地工商、派出所等单位执法人员一行6人再次进入宋家,查宋的“偷税漏税”问题,然而再次一无所获。

  接二连三的举动,让宋泽辉感觉来头“颇不简单”。与此同时,一些委托说情的中间人也纷纷登场,劝他“不要闹”,“民不与官斗”。

  在宋泽辉住院治疗期间,雁江公安分局的相关领导隔三岔五地过来探望,但除了向他认错致歉,并未提及追究相关民警的责任问题,这让宋泽辉很不满。

  让宋泽辉颇感压力的是,当他寻找代理律师准备控告时,在资阳市找了十多家律师事务所,竟然没有一个律师敢接他的案子。四川雁南飞律师事务所刘宗权律师表示,重庆“李庄案”的前车之鉴,让大多数律师顾虑重重,轻易不敢接刑诉案件。

  2012年12月19日中午,法治周末记者来到丰裕镇派出所,被控殴打宋泽辉的副所长雷万兴外出,值班民警告诉记者,另一涉嫌殴打宋泽辉的民警秦波早已“援藏”去了。派出所剩下值班的几名民警面对记者的询问,均含糊其辞,称“不好说”,“不清楚”。宋泽辉对此说法并不认同,他介绍,8月3日当晚,前往他家的民警有七八个人,连在派出所“做饭的”都过去了,民警的回答则是回避问题,推脱责任。

  据记者了解,丰裕派出所共有民警8名,辅警2名,其中1名辅警是新近调入,副所长雷万兴则是2011年调入。其中1名女性辅警说她自己就是宋泽辉所指的“做饭的”,记者问她警方内部是如何对此事调查处理的,她称“不了解情况”。

  2012年12月24日,记者致电丰裕镇派出所所长严应刚,严在电话里表示“这个事情要去问区公安分局”,巧合的是,此前记者致电民警秦波时,秦波也是如此答复。记者随后致电雁江公安分局纪委书记李扬辉,李扬辉承认自己曾去看望宋泽辉,向他认错道歉。李扬辉又称“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电话里说不清楚。”记者又致电雁江区检察院检察长李翔采访,李以“马上要开会,没有时间了”为由匆忙挂了手机。12月25日,记者又给资阳市、雁江区两级政法委主要领导发去手机采访信息,但均未得到回应。

  顾及形象而不处理

  2012年11月30日,雁江区检察院对宋泽辉控告丰裕镇派出所副所长雷万兴、秦波“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的申请作出不立案决定。随后,宋提出复议申请。12月19日下午,宋泽辉询问该院检察长李翔为何不立案,李回答“有关部门不让立案”。资阳市检察系统的一官员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宋泽辉一案原本是要立案,但地方政法部门顾及到对警察形象的负面影响而压了下来。

  宋泽辉的复议申请即将到期,知情人透露,依目前的态势看,结果不容乐观。

  刘宗权律师认为,目前至少能确认的几点是,宋泽辉被羁押没有履行合法的手续,宋被打至9级伤残并有相关司法鉴定,当地警方为宋泽辉结清了全部治疗费用,还发了3000元营养费,而最为关键的是,经查,宋泽辉没有任何违法犯罪事实。

  宋泽辉称,他及附近村民从来都没见过冰毒,警方以他制造冰毒为借口实在太离奇。当地派出所解释称信息来自于群众举报,却无任何书面和电话记录。雁江区检察院在介入调查后,雷万兴又称是在派出所门口碰到一个人向其口头举报“宋泽辉在家制造冰毒”,但检方询问举报人的相貌特征时,雷又答不上来。

  宋泽辉后来打听得知,距离他家斜对面不过二三十米距离的派出所,对下水道被堵塞很是恼火。8月3日,严应刚、雷万兴等民警在附近刘志先的小饭馆里吃饭时,刘志先说他看见是宋泽辉把条形石头和泥巴扔到下水道里去的,雷万兴等人听了,把碗一推,立即赶到了宋家。

  宋泽辉认为,那些条型石头和泥巴堆放在他家门口长达一个月,既无人处理,又堵塞道路交通,8月1日21时左右,他便自行抛到了门口对面的下水道和沟里,但即使如此,也不至于招来警方公报私仇。

  公安部在日前公布修订后的《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中要求,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应当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严禁刑讯逼供和以威胁、引诱、欺骗以及其他非法方法搜集证据,不得强迫任何人证实自己有罪。刘宗权律师认为,宋泽辉一案,警方涉嫌“刑讯逼供”、“暴力取证”、“非法拘禁”、“故意伤害”、“滥用职权”等问题。

  西南民族大学法学院法律诊所教研室主任、四川省律师协会刑事辩护会员会副主任成安表示,在我国,警察的权力普遍缺乏有效的监督,刑讯逼供很难得到追究,由此造成公安机关尤其是基层派出所的权力过大,这也是基层公安机关滥用职权屡禁不止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在实践中,在现有侦查技术、手段、方法等缺乏的情况下,司法机关也往往把口供作为立案的重要依据,这也导致刑讯逼供难以从根本上予以遏制。
 

免责申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为你辩护网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