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辩护网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0-148-149
陈益南:红色井冈山的第一桩大案
2014-12-11 17:10:25 来源:by共识网 浏览次数:0

陈益南:红色井冈山的第一桩大案

 最终的思考结果,显然,权术的逻辑思考,战胜了情感的牵连,于是,铸就了井冈山的第一幕红色悲剧。陈浩一案,是中共从井冈山开始的武装革命斗争中,发生的第一桩进行内部整肃的大案。

   1936年12月,毛泽东在接受美国记者斯诺的采访中,谈到“秋收起义”后上井冈山的情况时说:“当时换了一个新的司令,后来他也叛变了。”

  这个“新的司令”,就是“三湾改编”后的“工农革命军”团长陈浩。

  当时的“工农革命军”,即中国工农革命军第一师,是在“秋收起义”时建立的。后来,于1928年5月,又按中共中央指示,改称为“工农红军”。

  “秋收起义”失利后,毛泽东将参加起义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余部700多人,在江西永新县的三湾村进行了重新整编,在毛泽东为首的中共“前委”领导下,700多人统一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第一团,辖二个营、七个连。

  第一师的建制称号依然保留,但实际兵力都编在了第一团之中。

  这个第一师第一团的团长,就是陈浩。

  陈浩,湖南祁阳县四岐乡人,黄埔军校第一期毕业,并参加了共产党,北伐时,任国民革命军第四集团军警卫团的一个营长。因未能赶上“八一”南昌起义,警卫团奉命转而参加九月份举行的“秋收起义”,陈浩也随部队一起参加了。

  三湾改编后,工农革命军向何处发展?“前委”内部有不同意见:毛泽东主张往湘赣边界的农村,而警卫团系统的原工农革命军师长余洒度等人,则认为应服从当时中共中央的指示,向大城市进军。

  最终,作为中共中央委员、“秋收起义”前委书记毛泽东的意见占了主导,所以,部队便开向了湘赣边界的井冈山。

  进入井冈山后,毛泽东收服了原在井冈山活动的袁文才、王佐二支农民武装,并入到工农革命军,扩大了工农革命军的力量。对此,余洒度以及一些原黄埔军官,则认为袁文才、王佐部是山中的土匪,按中央政策,不宜与其合作;并且,认为部队不去进攻大城市,而跑到农村深山,不是革命行为。因此,余洒度在反对毛泽东意见未果后,便以去向中共湖南省委汇报为名,离开了工农革命军,去了长沙。

  对于余洒度的意见,陈浩等一些黄埔军官,也是持相同看法的。只是,毛泽东是作为中央代表、前委书记,因此,对毛泽东的意见,他们也只好服从。况且,毛泽东下一步将如何谋略,显然,他们也想看看。毕竟,当时形势紧迫,部队究竟要如何动作才好,谁都没有底。

  然而,进入井冈山后二个多月,他们看到,毛泽东的战略重心,显然全在欲长期于农村立脚,而没有向大城市反攻的计划。因此,陈浩等人便心生异见,认为毛泽东这样专在农村与土匪为伍、靠打土豪筹军粮,会没有革命前途。

  由此,在打下茶陵县城、复而又因敌人反扑不得不撤出之际,陈浩与副团长徐恕、第一营营长黄子吉便决定,撤出茶陵后,南下去打酃县(今炎陵县),而不东往井冈山。

  对于反对南下酃县而要东往井冈山的第二营营长张子清、第一营党代表宛希先,陈浩则下令将他们二人撤职、捆绑。

  当时(1927年12月28日),毛泽东的弟弟毛泽覃,刚从时在国民党范石生部旗下隐蔽的朱德所率南昌起义残部之处,前来与工农革命军与毛泽东联系上。毛泽东即带其弟及几名随行人员,赶往茶陵。欲与陈浩部会合。但在途中,毛泽东得知陈浩已率其部队南下酃县。但南下酃县,并非前委计划之列,因而,显然是陈浩擅自将部队带走。于是,毛命人急传他的命令,让陈浩部停宿在茶陵县境的湖口村。

  毛泽东赶到湖口后,立即下令将陈浩、徐恕、黄子吉三人逮捕,并解救了张子清、宛希先二人。然后下令让部队转向,进军井冈山的宁冈龙市镇。在龙市,又将陈浩的亲信、驻守龙市的团参谋长韩昌剑,也予以逮捕了。

  毛泽东赶到湖口下令将陈浩等人逮捕时,指责陈浩擅自带部队南下。对此,陈浩并不服。

  关于毛泽东处理陈浩擅自率部队南下一事的细节,《黄埔对决》一书,之中有这样的描述:

  陈浩毫无畏惧,他对毛泽东说:“毛委员来了,把话说明也好。你这样干涉我们的指挥权,没办法干了,我向前委辞职。”

  副团长徐恕也跟着说:“我也辞职。”

  毛泽东说:此事已不是辞职的问题了!我代表前委宣布,现在就撤消你们的职务!

  陈浩说:“谢天谢地,毛委员恩准。我要是贪恋这个团长就是孬种。这里不革命,我去哪里不能革命?我马上就走!”

  副团长徐恕也说:“谁想回井冈山谁就回吧,我再也不去与土匪为伍了。”

  毛泽东用眼睛扫了一眼二人,平静地说:“要走么,没那么简单,你们必须听候工农革命军的审查。”

  徐恕质问道:“你过去宣布的原则,想走则走,愿留则留,还算数不算数?”

  毛泽东说:“这要看问题的性质而定。我宣布的那条原则,只适应革命的和暂时不革命的同志,而不适应革命的叛徒。”

  结果,二天后,12月30日,“前委”组织了特别法庭,以八大罪状之名目,将陈浩、徐恕、韩昌剑、黄子吉等四人判处了死刑,立即执行。

  陈浩等人临刑前后发生的事情,却给历史留下了难忘的一幕:

  第一,临刑前,陈浩居然高唱《国际歌》;

  第二、陈浩要求在他死后,用工农革命军的军旗覆盖他的遗体;

  第三、毛泽东居然也同意了陈浩的死后要求,命令在下葬时,用工农革命军的军旗覆盖了他的遗体。

  处决陈浩一案,是中共从井冈山开始的武装革命斗争中,发生的第一桩进行内部整肃的大案。

  自那以后,又发生了彭德怀部协助中共赣西南特委殊杀袁文才、王佐案,富田事件惨杀红二十军大批军官案,江西苏区大规模的反AB团案,闽西苏区打“社会民主党”案等等。

  很多井冈山革命史的书中,谈到陈浩之死,都说陈浩当时是欲将部队带到国民党第十三军的方鼎英部,去投敌。并且,宛希先还缴获了陈浩写给方鼎英的信。

  实际上,这二种说法,都没有根据。

  也不可能。

  因为,当时,方鼎英的十三军驻在安仁,是在茶陵县之西,且距茶陵并不近。而陈浩率部出茶陵县城后,是向南,而且南下到湖口时,也出茶陵县城很远了。

  陈浩若要投敌,出茶陵县城,就会直接从西门出城,向西进军,而不会南下,离方鼎英部越来越远。

  所谓宛希先缴获陈浩写给方鼎英的投敌信,无疑也是子虚乌有的事,是后人的胡编。

  因为,若真有此信,那毛泽东决不会同意用工农革命军军旗覆盖陈浩的遗体的。对一个要投敌的人,是决不会讲任何礼数的。

  毛泽东为何要处决陈浩呢?

  很可能,主要是陈浩不听他的指挥,擅自改变带兵用途了。

  井冈山根据地初创,本来就只这么千把人,你陈浩却公然敢不遵“前委”书记之命,擅自改变作战计划,南下去打酃县,而且,对于要求回井冈山的部属,实行抓捕。显然,这种行为,是绝不能容许的。否则,待朱德的部队一来会师,人员更复杂,我前委书记还能指挥部队,而做到令行禁止吗?

  你不同意前委书记的意见,可以走,可以离开部队,但不能带走枪与人。

  “秋收起义”的第二团团长苏先骏(也是黄埔军官)要走,毛没有阻拦;师长余洒度要走,毛也没有计较。毕竟,他们走的只是自己个人。

  但,陈浩的“走”,则牵涉到会带走几乎是井冈山部队的全部精华。

  从陈浩被捕到处死,隔了二天时间。

  在这二天的时间里,毛泽东无疑会有很多思考与权衡。

  毕竟,即便陈浩擅自南下打酃县,也还属革命行动。而且,当毛泽东派人传令,让正在南下的陈浩部队,在湖口停止前进时,陈浩也服从了命令。

  最终的思考结果,显然,权术的逻辑思考,战胜了情感的牵连,

  于是,铸就了井冈山的第一幕红色悲剧。

  时年,毛泽东34岁,陈浩29岁。

  红太阳真正升起的地方,其实并不是后来的延安,而是早在井冈山下的茶陵!

责任编辑:花满楼

 

免责申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为你辩护网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