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辩护网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0-148-149
中纪委:别炒了,发生了什么第一时间告诉你
2015-02-03 16:25:56 来源:南方周末 浏览次数:0

中纪委:别炒了,发生了什么第一时间告诉你

fcd3112e7338fd7.png

2015年1月3日,天津一市民使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手机客户端阅读信息。“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是中纪委新闻“传播学”的一个重要方法。 

中国反腐舆情进入官方主导时代,中纪委的传播方式也有了大变化。在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发布的“2014年网络舆情热点首曝媒体”中,中纪委网站名列第九,成为唯一入选榜单的党政机关网站。

2015年1月24日,中国男足在亚洲杯败给澳大利亚队后第三天,中央纪委官方网站刊发了一篇原创评论,认为“反赌扫黑、强力反腐,是催化中国足球走向新生的一个关键”。

这不是中纪委官方第一次评论“足球腐败”。2014年11月4日,中纪委网站就曾刊发过《职业化改革20多年拿什么拯救“瘪了的足球”?》一文。当时,中央巡视组刚向体育总局反馈了巡视结果,中纪委的评论则直接指向足坛腐败和不正之风。

紧跟新闻热点,已经成为中纪委网站开办后的特色。事实上,中纪委强大的影响力持续贯穿整个2014年:这一年诸多高级官员被查处消息在中纪委官网首发;中纪委高层频频“出镜”,解读反腐政策;在反腐案情通报上,中纪委网站第一时间先行发布;频繁采访文化名人说反腐;于央视播放宣传教育片《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等等。

中纪委的传播方式有了大变化。在中国传媒大学互联网信息研究院发布的“2014年网络舆情热点首曝媒体”中,中纪委网站名列第九,成为唯一入选榜单的党政机关网站。中纪委依靠“纪委公布-舆论热议”模式,牢牢把握住了舆论话语权。

“中纪委的监督执纪问责工作是主体,是基础,这些工作好才是真好。”一位长期从事纪委宣教工作的干部认为,“如果工作没做好,老百姓不认可,我们的宣传工作再怎么样也画不出一个大美女来。”

无论怎样,中国反腐舆情已进入官方主导时代,中纪委特色的新闻“传播学”已然成形。

1

“这么做就显得很开放了”

2015年新年第一天,中纪委官网再度改版。网站主界面左上端,多了一个“客户端下载”的链接口。

新上线的中纪委手机客户端由新华社新媒体中心承建,日常内容依托中纪委网站,手机客户端每天更新,侧重重大案情发布,同时选摘一些适合移动阅读的内容。

“作为党政机关门户网站和移动客户端,更新量不可能像网易、搜狐那么多,多数还是原创内容,同时也会转发不少《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的稿件。”一位长期关注中纪委网站的人士称,“中纪委宣传部成立后,下属媒体统合趋势很明显。”

2014年初,中纪委宣传部组建后,原先由办公厅负责的新闻发布工作改由宣传部承担。中纪委副书记吴玉良在接受访谈时说:中央纪委网站、《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中国方正出版社都归口由宣传部管理,“宣传部主要面向全党开展廉洁从政和警示教育”。

中纪委在反腐案情通报上的变化最引人注目。以往官员落马多由中央媒体对外发布,如今多由中纪委网站“第一时间发布”。

实际上,中纪委在案件发布时间上难以捉摸,从“在白天工作时间到下班后至晚上八点间”公布,再到“周一拍苍蝇、周末打老虎”,及至后来“既要坚持抓节点,又要快速抓事件”。2014年末,中纪委公布原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孙鸿志遭查处的消息,更是史无前例地选在早上6点55分。

“快只是考虑的要素之一,更重要的是确保案件查办不受影响。”一位知情者如此理解案件信息的发布原则,“如果主要涉案人、行贿人以及共同受贿人等不到位,就绝对不能发消息,通常每个案子都会有方案。”南方周末记者了解到,2015年1月4日,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抓,同时南京市委办公厅副主任张志炎和杨卫泽妻子也被带走调查。之后杨被抓的消息才公布。

南方周末记者采访的知情人士称,“案件信息的确要求第一时间发布。至于有的早上发、有的晚上发,应该是跟具体案情有关。不可能关键涉案人没有‘到位’就发,也不可能抓到很久了才发。前者可能影响办案,后者则可能导致流言满天飞。”

何谓服从查办案件的需要?“所谓水流无形,无法确定。”一位知情者称,办案的“整体方案”里会对案件发布时机提出要求,“包括发布时间和口径,是‘严重违纪’,还是‘严重违纪违法’,都要根据实际情况来定。”

“案件发布首先是服务案件查办的需要,其次是保障民众知情权,三是考虑传播效果。”上述知情者称。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2014年一名副部级官员落马后,办案人员与这名官员刚刚登上飞往北京的航班,中纪委网站就对外发布了消息。

“这么做就显得很open(开放)了。”一位经常参与中纪委宣传工作的学者说,“这体现出了中纪委的自主和自信,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告诉你,你也别炒了。”

2

“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

在中纪委宣传部领导下,中纪委网站还采取一系列“去神秘化”行动,比如发布内部组织机构图、派驻机构分布图;邀请中纪委高层做客官网,解读反腐政策;以及开设“反腐三人谈”、“微评论”等栏目。

中国社科院中国廉政研究中心副秘书长高波是首期“反腐三人谈”的嘉宾主持人。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反腐三人谈从策划、创意,到具体的形式和形态设计,都是中纪委主要领导的意思。“主要领导同志认为反腐败是一个专业问题,古今中外概莫能外。请专家来解读,公信力会更强。”高波说。

第一期的主题是“国际反腐经验三人谈”,中纪委网站首先确定要在外面请嘉宾主持,“不能是网站的主持人,他可能驾驭不了这个话题”。在确定高波做主持后,另外两位专家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以及中央党校教授谢春涛。

“我们三个人之前都认识,他们年龄都比我小。”金灿荣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应该是高波提出建议(找我们两个),因为高波是主持人。提前一天,他们那里给出了个问题清单,有14个问题。”

为了做好第一期“反腐三人谈”,工作人员专门拿着脚本到中央电视台调研,“对方给了一些建议,主要是从传播规律本身如何去驾驭把握”。这让节目组决定不彩排,三位学者也不对词,直接录制。

首期“反腐三人谈”于2014年7月15日播出,节目提前十几天录制。为了找一个轻松的开场白,高波本想从八项规定出台后,官员前后状态的对比说起,但是后来发觉,“这个很难用几句话说清楚”。

录制节目当天,高波开车时恰好听到广播里评论世界杯足球赛上“苏牙咬人事件”。他灵机一动,想从国际足联的纪律谈起。节目开始时,他说道:“德国足球皇帝贝肯鲍尔不配合贿选丑闻调查,被国际足联禁止参与任何和足球有关的活动达90天,所以他不能去世界杯为德国队加油。”

开场白一导入,高波发现“金灿荣老师很来劲,他可能也看球”。节目录了一个多小时,很顺利,“片子没任何加工,但后来领导说太长了,人家不爱看,就进行了剪辑。”高波说,节目播出后,网民正面评价的居多。

中纪委网站还开办了另一个两人对话节目——微评论。从2014年10月播出第一期至今,这个节目只播过两期。央视特约评论员杨禹是微评论第二期的嘉宾主持, 与他对谈的是人民日报评论部詹勇。2014年9月23日,詹勇发表了一篇评论《反腐,一场必须赢的价值观较量》,引起高度关注。第一期微评论的主题就是“依法治国、依规治党还要治在价值观上”。

中纪委网站不希望做成简单的访谈节目,希望两个评论员交流。“他们也会列出一些供我们参考的题目,但不要求一定谈。”杨禹说。

“反腐三人谈和微评论在网站的不同栏目里,但具体操作的人都是网站的。”杨禹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根据题材的不同而分类,主持人也根据节目内容选择。”

关于访谈节目的风格,中纪委网站工作人员曾向杨禹提过两个建议:一是端庄大气稳重,不是瞎聊天;二是希望谈话时尽量口语化,不要太书面,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语言。

中纪委越来越希望用大众,特别是年轻人听得懂的语言搞传播。杨禹觉得,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带头作用很强,“无论是公开还是内部讲话,他说话都直白、生动、形象,都是大白话。这种风格对中纪委影响非常大”。

有一次,杨禹参与一期“反腐三人谈”录制,其中有一位是社科院历史所的历史学家。中纪委网站的编导特意给历史学家提了个要求,“希望他录节目时用更直白生动的话讲”。

3

“政治性是第一位”

中纪委网站录制节目的演播室不在中纪委机关大院,“在南二环陶然亭桥附近。”一位曾在中纪委网站录过节目的学者说,那边办公环境简陋,“网站应该就在那办公,租了人家单位的一层楼。光‘反腐三人谈’节目组就有一二十人,整个网站的人估计不少。”

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中纪委网站发展迅猛,与中纪委主要领导的推动密不可分。加上中纪委宣传部负责人是一位老媒体人,他曾在上世纪90年代把北京一家都市报办得风生水起。

“宣传部主要领导是精力无限的那种,非常敬业。”上述知情者称,“他很懂传播规律,有时基本是手把手教你做事。摆脱传统的思维模式,不断提升自己的过程是痛苦的,也很累,但也学到了很多。”

杨禹记得,在网站参与的每一期访谈,从确定题目到谈话主题,以及谈完了审看,“他(指宣传部主要领导)都是最核心的人物”。

为了满足不同读者的阅读兴趣,中纪委网站设置了种类繁多的栏目。2013年5月,在中纪委新网站正式上线之前,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接到中纪委网站工作人员的电话,希望未来他能向网站上的“博客”栏目提供文章。

四个月后,新网站启动,庄德水的一些文章陆续被转载,“有些文章是专门提供给博客栏目,有些是发表在正规期刊或党报上的,然后又在中纪委网站上转发。”他说。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周淑真也常在网站上发表文章。周淑真主要研究宏观制度层面问题,文章多提供学术性思考,不针对具体问题处理,她感觉,“在网站发表文章的学者各个背景都有,党建、法律、公共管理等等。选择这些学者肯定也要考虑到长期的研究成果,不是谁都能选上。”

庄德水的感觉是,“他们不主张你写学术论文,更主张你从理论高度对新的政策进行提炼和解释,随意发挥的、谈个人观点的不太受欢迎。政治性是第一位,这个网站非常受媒体关注,不容出现任何差错。”

总体来看,中纪委网站刊登的学者文章主题都是围绕作风建设和反腐,形式上长篇大论少,短平快、评论性、分析性的文章更多。

在周淑真看来,中纪委网站这种宣传方式是为了使得反腐败能够深入,使更多人能了解并且参与其中,“包括信息公开、监督曝光、网上展馆、互动交流栏目等等,都是可以让更多人参与和互动。用意和效果肯定是正面的”。

在网站上发表文章的学者,会收到稿费。“稿费有一点点,2014年底结了一次。”周淑真说,“但必须是专门为中纪委写的文章才有。”

4

年轻人错过了好多相亲机会

过去一年中,正是由于中纪委“传播力”的急剧增强,中纪委日常工作也开始走向公开和透明。

中纪委机关上班时间是周一至周五早8点到晚5点,但在过去一年,多数中纪委工作人员很难正常上下班。负责信息报送、公文流转的人,常常早上6点多就到办公室开始工作,晚上八九点钟才离开单位的也大有人在。

据一位接近中纪委的人士透露,十八大后,纪检监察室(俗称案件室)的工作量是之前的三倍。一些办案人员也戏称:把一个违纪干部“双规”了,相当于把自己“双规”了,人必须从头到尾跟这个案子,十天半月回家一次就很难得,直到专案组撤销,办案人员才算完成工作。

一位知情人士称,八项规定在中纪委系统更严格,虽然并不违反规定,但是同事私下两三个人的自费聚餐也很少见,“要么吃食堂,要么回家吃”。

“以往周六周日,在中纪委机关加班吃饭的人不过二三十人,而现在要占满半个食堂的座位。”据微信公众账号“学思浅语”透露,因为经常加班或者有任务,许多中纪委年轻人错过了好多相亲机会,不少热心的红娘在为中纪委的年轻人牵线搭桥时,都会仔细掂量对方的工作、家庭以及性格、爱好,“如果对方收入不错,家中老人将来能帮着带小孩,本人又稳重大方,不贪慕虚荣,那才是上佳之选”。

在上述接近中纪委的人士看来,中纪委此前两轮机构调整,类似管理学领域的流程再造,不增加编制、机构和领导职数的情况下,内部挖潜,增加了多个案件室,“搞宣传的人再累还能回家睡个觉,查案、巡视的同志就不一样了,出差太多了”。

中纪委宣传部的工作压力比以往确实增大许多。上述知情者称:“因为中央反腐决心大,腐败形势严峻复杂。宣传部也要紧跟形势,把一个个新精神有效传递出去。策划选题、写东西,活不少,自然压力也大。”

在积极传递中央精神之外,中纪委网站还通过采访作家二月河、莫言等文化名人,制作电视纪录片《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努力向民众宣扬廉政文化。在“读书”栏目里,中纪委网站每月会推荐一两部兼具艺术性和思想性的书籍,2015年推荐的第一本书是美国学者写的《历史的教训》。

一位中纪委网站推荐图书的作者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他们希望对受众人性和思想层面有所触动。”网站推荐了他的书后,很多地方纪检干部都找来读并和他交流。书的销量“没亏本,但也卖得不多,毕竟学术味重了些”。

一位长期关注纪检监察工作的人士表示,十八大以来,中纪委的宣传工作风生水起,主要是因为工作思路非常明确,就是把宣传放到反腐败的大局中谋划,立足于传播中央和中纪委的主张,强化震慑和警示教育,“巩固不敢腐,深化不能腐,教育不想腐”。

而之所以把宣传手段运用得十分纯熟,一位学者对南方周末记者分析:“领导决策的开明度,对新媒体运用的自信度,专家智力的支撑度,三者结合非常重要。”
 

免责申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为你辩护网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