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辩护网
全国免费咨询热线:4000-148-149
点评《焦点访谈》报道周秀云事件——翻转的是舆论还是良知
2015-02-03 17:05:42 来源:博客中国 浏览次数:0

点评《焦点访谈》报道周秀云事件——翻转的是舆论还是良知

讨薪女工周秀云被民警打死 一事引发了网络广泛关注。一直以来舆论集中在民工讨薪和警察暴力执法两个焦点上。

 周秀云家属和律师一直以来坚定地陈述这是一起民工讨薪,被警察暴力弹压致人死亡的事件。而一种声音说,此次事件与讨薪无关,就是一起要不要戴安全帽进入工地引发的治安事件,把部分责任推到了受害者及其家人身上,转移焦点,并模糊处理警察打死人的关键点。

1月29日焦点访谈做了一期节目,节目视频广为流传,题为《周秀云案全程监控 女民工阻碍执法被警察打死》。这期节目由敬一丹主持,明确支持了后一种说法,即周秀云事件因其子不戴安全帽想进入工地引发,而民警到现场后处理失当引起当事人抗拒,现场的暴力执法和事后到派出所殴打报复导致周秀云死亡,家属受伤。

焦点访谈视频一出,网络中一大堆人跳出来高喊舆论已反转。他们把受害者周秀云骂成泼妇、刁民,指周秀云儿子为“任性”的“富二代”,又说周秀云的反抗是“袭警”,警察应该现场击毙。

这些舆论的出现,代表着中国当代城市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即惧怕大资本和公权力,又歧视更底层的劳动者。对此不必赘述。

值得探讨的是,这期焦点访谈难道真的客观中立,反映了事情的原貌吗?其实不然。这期焦点访谈刻意剪切拼凑,断章取义,有意省略关键,是不折不扣给警方洗地的视频。让我们就着视频,一幕幕地分析

 视频一开头就给出了“非正常死亡事件”的说法。在法医鉴定未出来之前,这种说法貌似客观。但其实纵观整个事件,周秀云受到警察暴力对待致死是毫无疑议的。视频对“非正常死亡事件”不置可否,给舆论做文章留下了空间。

 视频中强调了该项目是国企承建项目。于是有网络评论跳出来,说国企施工如何正规,暗示安全帽有更严格规范,或不存在讨薪矛盾。例如:

 一个“正规”的国企施工现场,为何会雇佣没有签署合同的农民工呢?这无非说明了一个现象,管它国有不国有,现在的开发商,承建商和施工队都在违法不正规地雇佣农民工,为的是降低工资和保险开销,提高利润。“正规”说明不了更安全、不欠薪,只能说明更无耻。

 这一段,焦点访谈旁白说:“王奎林和几位工友外出购物回来,想穿过工地回驻地时,遇到了保安的阻拦。”

从这一段开始,这期焦点访谈重复地在做一件破绽很明显的事情,就是涉及矛盾冲突时,引用保安的说法,路人的说法,警察的说法,却完全不引用工友一方的说辞。本该形成“对质的语境”,被巧妙地转化成了不易引起人注意的“陈述语境”。

让我们看看工友的说法:

这里,没有【10余名河南籍民工准备于次日返乡,需回住地整理行李】等内容,而是变成了【走近路】,对此你怎么看?

  答:说我们【准备于次日返乡,需回住地整理行李】太荒唐,因此太原市政府新闻办1月16日的通报里就没有这些内容了。说我们要【走近路】之类真是无稽之谈,我们是要进去问工资到底啥时候能给我们发,在街上我们就商量回去早点,去项目部问工资,完全没有走近路回宿舍的意思。如果没有欠薪问题,我们根本不会因为所谓的“走近路”没戴安全帽问题与保安产生那么大的争执。

工友的观点很明确,“戴安全帽”只是保安阻拦讨薪的一个托辞。焦点访谈想要调查清楚这个问题,第一步自然是摆出双方的观点,然后寻找证据。可工友的观点完全被节目抹消了。抹消了之后,自然也可以偷偷地含混过去,不必对质细节了。

这一段采访的拼贴,把保安和王奎林的对话,都局限在“安全帽”上。效果很不错,但破绽也特别明显。那就是王奎林接受央视采访时,无论任何一种原因,他都必然会说进去是为了讨薪。而王奎林讨薪这个动机描述,被焦点访谈给刻意删除了。随之删除掉的,自然还有工友的基本观点:戴安全帽就是个阻碍讨薪的说辞。

焦点访谈这一段摆拍了工地安全帽提示,背景声音是“请戴好安全帽”。

为什么说是摆拍呢?因为视频里也反复提到了,工地已经停工良久。

这一段旁白说:“这是一个国有建筑企业的工地,工地管理比较规范。”暗示戴安全帽是管理比较规范的一部分。

但这一段又有两个破绽。第一个破绽,上文提到了,工地雇佣的仍是不给保险不给签订正规合同的农民工。这已经说明了所谓的“规范”毫无意义,这就是一个不按劳动法雇佣农民工施工的工地,凭什么说规范?

第二个破绽,则是安全帽本身。

焦点访谈为了摆拍效果,特地让涉事保安一身正装穿戴安全帽出场。

但在事件发生的当天,他们的打扮却是这样:

焦点访谈让保安穿戴标准接受摆拍的效果适得其反,恰恰反衬出了保安当时着装毫不正规,安全帽只是托辞而已。

而且现场工友手机视频里,可以看到保安室内就有一柜子的安全帽:

这些安全帽 不仅保安自己没有佩戴,也不让执意要进工地的工友佩戴。这进一步说明了让不让进工地的矛盾起因和安全帽无关,否则早就可以通过安全帽来解决。

另一个被焦点访谈忽略的观点是,周秀云死亡事件发生在12月13日,在此前一天,12月12日,王友志班组13人已经到项目部讨薪过——而这一次,安全帽完全没有成为问题:

问:2014年12月12号(12·13命案的前一天)王友志班组13个农民工进工地项目组办公室讨要欠薪时是否带了安全帽?

答:12号去项目部没有戴安全帽,我们和四川工友一起去的,四川工友也没戴安全帽。由于是放假期间人员外出从常理上讲 是不会戴安全帽的。所以13号保安以未戴安全帽为由阻止我们进入的行为很明显就是要阻止我们去讨要工资。

焦点访谈对此也是完全回避的,没有放出采访任何讨薪当事人的视频,连四川工友也没有采访过。

央视配图和旁白进一步强调了,王奎林等人要求进入,只是为了更快捷到达生活区。但焦点访谈明显必然而不谈的,是王奎林等工友一方的观点。他们从未主张自己要去的是生活区,而是说他们是打算去项目部:

 

问:在新华网的报道中,新华网记者从太原市政府新闻办了解到“王奎林与工友李康、孟林、徐前进四人外出购物返回太原市小店区“龙瑞苑”工地,想从北门进入工地,走近路到位于东门外的生活区”这段描述是否准确?他们是要回生活区还是要去问发工资的事?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答:不正确,我们是要进去问工资,在街上我们就商量回去早点,去项目部问工资,完全没有走近路回宿舍的意思。如果没有欠薪问题,我们根本不会因为所谓的“走近路”没戴安全帽问题与保安产生那么大的争执。太原有关部门在撒谎!

从焦点访谈的立场上看,即便反对王奎林一方,也应该对王奎林去项目部讨薪的说法证伪。而焦点访谈完全忽略了这一种观点,只是用平铺直叙的做法讲述另一种观点,这是明显的诱导观众手法。

焦点访谈这一段旁白说,“从视频内容,以及当事者的描述可以看出,周秀云认为自己的儿子王奎林吃了亏,是来为王奎林讨说法的”。

 这段旁白本身,就是一种诱导观众的恶意做法。因为从“视频内容”来看,当事人马上就提到了来讨薪的目的;而这个“当事者的描述”,必然只是保安的描述,因为当事的工友至今都认定是来讨薪的。

而焦点访谈接下来的内容,也为矛盾的爆发提供了很好的旁证:

很明显,如果对这段话不提出异议的话,当时的保安对工人的态度,是“三句话不说,就说要弄死工人”。保安这种恶霸般的态度,弄死人的口头威胁,也反映了事件爆发的起因和责任方。之所以在保安室里形成了对质,显然是大量工友聚集后,保安不再敢轻举妄动了。这也说明了当事工人并没有因人多而殴打报复,只是对质中等待警察到来主持公道。这恰恰说明了工友不是“撒泼”的一方,而是义愤的一方。

由于工友自己拍摄的现场视频流传广泛,焦点访谈不得不提及这一段视频。从王友志的对白中,很明显地看到了他们关心的就是工钱的问题。事件由讨薪引发已经很难否定了,除非说成根本不存在欠薪问题。

结果焦点访谈就这么做了:

这一段焦点访谈旁白轻描淡写地说“之前已经给付了一万三”,却闭口不谈给付的原因。而律师李劲松的说法则是:

(3)王友志等木工班组农民工是2014年“9月29日”……被小包工头周理品安排住进了工地简易宿舍(有……这两如山铁证可证)的,根本不是什么2014年“11月7日”。

(4)王友志木工班组是2014年11月28日便完成了……工程量的,根本不是什么“实际于2014年12月8日完工”。

(5)……11月28日……至2014年12月12日期间,王友志等是一直在持续向小包工头周理品催要结清欠薪,但小包工头周理品一直都是不停地以口头承诺过两天就结清搪塞,根本不是什么“双方事前有支付时间约定”。

(6)2014年12月12日,王友志班组13个农民工忍无可忍,于2014年12月12日(即1213命案的前一天)上午9点30之前,“集体走向《山西国瑞企业总部基地龙瑞苑项目》建设工程工地项目部办公室讨要欠薪”;工地项目部办公室内“讨要欠薪长达数小时(从上午9点30左右进项目部办公室内至项目部办公室内的项目部工作人员都已经开始吃中午饭后)”但仍是“讨薪无果”,才于数小时后“集体无奈离开《山西国瑞企业总部基地龙瑞苑项目》建设工程工地项目部办公室”

(有工地摄像头监控录像这一如山铁证及当日在办公室内亲眼目睹的项目部多位工作人员可证)。

很明显,工友的观点是班组工程量早已完工,欠薪很久了。好不容易给的点钱,还是12月12日集体讨要的结果。这些都是非常容易验证是非的说辞。

焦点访谈在一起疑似欠薪事件中,单方面给出了被讨薪对象、包工头周理品的一面之词。而工友一方的不同说法被忽略掉了。事实是工友这边的说法,焦点访谈完全有能力调查清楚,给出采访结果的。无论如何,焦点访谈单方面取信疑似欠薪包工头的说法来做旁证,是可耻的。

焦点访谈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回避周秀云死亡事件中“讨薪”的起因。

焦点访谈又拿出了一个号称有“王友志签名”的事情过程说明,着重强调了“未戴安全帽发生争执”。

但这个说明中对王友志班组通称“他们”,显然不是王友志自己所述。那么问题来了,第一,这个说明是谁写的呢?第二,这个说明王友志等人是否仍然承认呢?

王友志等人完全有资格不承认这个说明。因为他们在派出所遭到了非人的虐待

“对带回派出所的王友志,李康等人进行报复性殴打”

焦点访谈有没有解释一下,他们引用的那个过程说明,是谁写的?在什么情况下签字的?这个说明是不是警察刑求的结果?

这么一推断,焦点访谈里否认王友志等人讨薪最重要的证据,就不成立了。

焦点访谈在暗示完王友志讨薪说法与事件无关之后,又回到了周秀云身上。这里焦点访谈使用了电影一般的叙事手法:

这一段暗示保安和王友志都在耐心等待警察到来,只有周秀云还在不断“言辞激烈”,激化矛盾。

这种暗示是很无耻的,很无耻,很无耻的。

读者只要自己亲自看一看这个视频就行了:

http://v.youku.com/v_show/id_XODc1MzA0MDYw.html

要点有三:

1、周秀云这段对话,是视频开头30秒的事情,比王友志说不给钱的话还要早得多,根本就不是事后再挑起矛盾。

2、周秀云这句话是借着别人的一句话的,别人说“你们这干了活不给钱还打人”,周秀云才说,“这是保安牛不是公司的事”。

3、周秀云说完这句话之后,才说了焦点访谈前面演过的那段话,“保安三句话不说就要弄死我们”

真实的对话过程是这样的:

保安:绝对不会让你们进,不戴安全帽

周秀云:那你自己刚才怎么不戴?你自己不戴就可以进?(工友:你自己不戴就可以进?你自己可以不戴?)你为啥可以不戴?

工友:这公司真牛逼啊,干了活不给钱还打人

周秀云:是这保安牛逼,不是人公司的事。看了个门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周秀云:三句话不说就说要弄死我,“我弄死你”

工友:这保安马上要赶上城管了

然后又过了一分多钟,保安才第二次打电话。

周秀云这段话明明是她与保安对话的开端,却被焦点访谈经过精心剪切,断章取义,塑造成了事件的后续,变成“保安和王友志都冷静下来,周秀云还在激化矛盾”。

那些居然轻信一个洗地视频的网友们,你们难道现在还不能看出焦点访谈的无耻?

接下来就是警察出警后的现场了。可以看出来,一开始工人是积极配合警察的,以为警察来能解决“保安打人”的事情:

图中为王友志向警方说明情况。然而警察接下来是要保安小马过来,指认“谁打的你”。然后就索要身份证。这时王奎林盯着警察看:

警察问王奎林,“看啥呢”?

王奎林回答说:

然后边上一人高喊:

工友一听不乐意了:

然后警察说:

警察拉片架,不问青红皂白就说工人是犯罪嫌疑人,袒护工地的态度,蛮横的作风,清晰可辨。

这时才引起工人的不满:

警察接下来的做法是:

一个警察直接打王奎林脸上了。

然后工友大喊派出所打人了,这个时候,警察的执法视频中断了。

这一切很好地证明了工人的不配合态度,完全是被警察的拉偏架和蛮横所引发的。在此之前,不配合警察的只有一个人。而警察的态度暴露后,才导致人人不配合警察。

而且一直到这里,周秀云都并没有出现“阻挠”警察执法。

焦点访谈又一次忽略了工友一方当事人的陈词:

这期焦点访谈事后的问题不必再赘述了。最突出的目的之一,就是说周秀云死亡事件和讨薪无关。但经过上文分析,我们已经可以看出几个事实:

1、焦点访谈完全回避了工人一方当事人关于讨薪的详细证言证词

2、焦点访谈,单方面取信欠薪包工头一方的说法,和工人说法截然不同

3、焦点访谈用摆拍和拼贴的手法,刻意强化了安全帽的问题,却回避了事发时保安自己不戴安全帽,也不给工人安全帽的事实。

4、焦点访谈引用了一份来历不明的证词,说明王友志和包工头周理品达成共识,却不引用现在王友志的说法,也不说清楚该证词的来历究竟和警察有没有关系

5、焦点访谈有意分割了现场视频,打乱顺序,用自己的叙事重新拼贴,恶意塑造了周秀云挑起矛盾的形象。

以上这些都很好地反映了焦点访谈这期节目恶意误导舆论的做法。希望观众明鉴。无论讨薪与否、真相究竟如何,焦点访谈刻意诱导的做法都是可耻的。而周秀云死亡真相,需要对大量可分辨的细节进行公开公正的调查研究。

至于焦点访谈为什么要故意设计这么一期节目,节目组和敬一旦应该比别人更清楚。他们若不说真话,那这个问题就只好交给读者来判断了。
 

免责申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为你辩护网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