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

手机扫一扫 关注我们
国内第一家全国性专业刑事
法律服务平台

G某行贿案,罗中兆律师成功辩护,终获轻刑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 一审判决后,当事人G某及其家属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

时间:2017.11.13案例来源:为你辩护网 分类:缓刑 浏览:76

案件合同编号:(2016)卓安刑辩字第105号


案卷编号:(2016)卓刑字第23


关键词:行贿


本案承办律师:罗中兆


一、【案例简述】


2009年11月4日,被告人G某与崇州市XX镇人民政府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在XX农产品加工区投资建设“食用菌”项目,项目投资约500万元,占地约15亩(净地)。2009年11月23日,被告人G某成立成都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2015年11月9日,成都XX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与成都XXXX食品有限公司达成项目转让协议,将该公司“食用菌”项目及土地转让给成都XXXX食品有限公司,并承诺完善土地指标覆盖相关手续。为获取土地指标覆盖,被告人G某在2015年底和2016年1月分两次向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L某行贿共计30万元;2016年2月向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副指挥长Z某行贿10万元。之后,在L某和Z某的授意下,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工作人员将成都XXXX食品有限公司项目用地指标上报审批,因违规未获批准。


二、【辩护思路】—— 作未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无罪辩护,罗中兆律师提出以下辩护要点:

  

一、G某错不至罪

G某在2015年11月30日、2016年1月27、2016年2月3日分别给予L某30万元、Z某10万元不仅是事实而且也是错误的行为,对此,辩护人不持异议,但是,有错不等于犯罪,是否构成犯罪,必须根据本案的事实和证据进行法律认定。

二、G某没有谋取不正当利益

本案的关键点在于:G某是否谋取了不正当利益。

(一)本案不存在不正当利益

检察机关指控的不正当利益是什么?崇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明确认定:G某是为了获取桤泉镇的土地指标。可见,本案所涉及的土地指标是检察机关认定的、本案的不正当利益。检察机关的这种认定带来了两个方面的问题,第一,本案所涉及的土地指标是否是不正当利益?第二,G某是否谋取了这个利益?

首先,2009年11月4日,G某接受投资人G某和Y某的委托,以XX公司的名义与XX镇人民政府签订了一份《投资合作协议》,该协议第六条约定:土地交付时,甲方将高压电、水、路配套到乙方厂门口。甲方协调相关部门同意乙方在厂区大门口取水。土地交付时间最迟在2010年上半年,甲方将项目用地交付给乙方使用。协议中所指的土地交付,当然包括土地指标。因此,土地指标是协议约定的合同利益而非不正当利益,千禾公司在案发前一直未拿到土地指标是政府部门的违约行为所致。

其次,XX公司的“食用菌生产及加工基地建设项目”及项目用地,均得到了相关部门的审查批准,特别是该项目的建设用地问题,于2010年12月24日经过崇州市国土资源局审查后批准同意,审查意见第四条载明:该项目建设用地指标拟采用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方式解决。

此外,在2015年11月9日XX公司与XXXX公司、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三方签订的那份《协议书》上,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负责人L某在三方《协议书》上签了字并加盖了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的公章。如果说G某在本案中谋取了利益,那谋取的这份利益也是得到了政府有关部门的允许和批准,难道这也能认定是G某谋取了不正当利益吗?如果要认定XX公司转让项目的行为是谋取不正当利益,那么,作为《项目转让协议》的合同主体一方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也参与了项目的转让行为,难道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也在参与和促成G某谋取不正当利益吗?

辩护人认为,本案所涉及的土地指标是合同约定由千禾公司既得的合同利益,土地指标的交付,是政府部门的合同义务,无需由龚建文谋取。

(二)G某没有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动机

1.从2009年11月4日G某以XX公司的名义与XX镇人民政府签订《投资合作协议》,到2015年11月9日G某以XX公司的名义与成都XXXX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XX公司)、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三方签订《协议书》以及与XXXX公司签订《项目转让协议》时止,这六年多的时间里,虽然政府部门一直未履行合同义务、未交付土地指标,但是,XX公司及G某从未向政府的任何部门、任何人给予过任何财物,也就是说,XX公司及G某在土地指标属于XX公司既得的合同利益时都未曾给予任何人财物,为什么要在项目转让给XXXX公司之后,为已经不属于自己的项目而给予他人财物呢?

2.本案的证据显示,G某代表XX公司将项目转让给XXXX公司一事,是由XXXX公司与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联系后,XXXX公司再与G某联系的,而不是G某主动要求转让项目的,这个情节也印证了G某没有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动机。

 3. 从转款的时间来看,G某转款20万元到L某银行卡的时间是2015年11月30日,转款10万元到L某银行卡的时间是2016年1月27日,转款10万元到Z某银行卡的时间是2016年2月3日;而G某收到XXXX公司第一笔合同款100万元的时间是2015年11月10日,收到第二笔合同款300万元的时间是2015年11月25日。换句话说,G某收到两笔共400万元合同款的时间在先,而分别转款给L某、Z某的时间在后,也就是说,G某在依合同约定已收到五分之四合同款的情况下,有必要向L某、Z某行贿吗?

4. 从两份协议来看:在XX公司、XXXX公司、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三方签订的《协议书》中,并未将土地指标的取得约定为千禾公司的合同义务,也就是说,三方签订的《协议书》不是附条件的合同,同时,《协议书》第二条约定:“甲乙双方之间有关项目转让所产生的权利义务(包括但不限于转让价款、支付方式等),由甲乙双方另行协商约定并自行处理,丙方不参与甲乙双方的协商和处理,且甲乙双方之间协商和处理的方式、结果等均与丙方无关。”

在XX公司与XXXX公司签订的《项目转让协议》中,也仅仅约定“甲方(XX公司)须在政府对该项目土地挂牌之时,协助乙方(XXXX公司)取得该土地”。这里的协助,也只是合同中千禾公司的随附义务。既然两份合同都没有将取得土地指标作为XX公司必须履行的合同义务,且甲乙双方之间协商和处理的方式、结果等均与丙方无关,不需要丙方提供帮助和便利条件,因此,无论是三方签订的《协议书》还是两方签订的《项目转让协议》,均未约定将XXXX公司取得土地指标作为G某收取最后一笔合同款的前提条件,那么在这种合同约定下,G某有必要向L某、Z某行贿吗?

5.L某、Z某有索贿情节。XX公司的项目转让后,L某和Z某认为他们给XX公司和G某带来了利益,因此,应该得到相应的好处,基于此,L某曾经不断给G某打电话,询问转让项目的价格,甚至还到G某的办公室向其明示,应该给他好处费。在这种情况下,G某才答应以每亩2万元作为计算的标准,给予L某30万元。此外,Z某以购买房屋的征信问题需要G某帮忙为借口,在长达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不断要求G某帮她解决房屋首付款问题,为此,G某先后找崇州“恒昌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L某以及崇州“民生银行”的副行长J某帮忙,但均未解决张静的房屋首付款问题,G某在不堪Z某纠缠的情况下,只得答应“借”10万元给Z某而平息纠缠。

三、关于本案涉及的项目转让

1. 食用菌项目是本案转让的标的。2015年11月9日,G某以千禾公司的名义与新蜀九香公司、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三方签订的《协议书》,以及与新蜀九香公司签订的《项目转让协议》均明确约定,协议转让的标的是“千禾公司在桤泉镇农产品加工区投资建设的食用菌项目”。该“农产品加工区投资建设的食用菌项目”的转让,既是XX公司、XXXX公司这两个合同主体真实意思的表示,不违反《合同法》的规定,又得到了项目主管部门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的同意,且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的负责人李某也在三方《协议书》上签了字并加盖了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的公章,这何来项目转让的违法?!

    2. 崇州市有项目转让的先例存在。在XX公司2015年11月9日转让项目之前的2015年10月10日,四川XXXX有限公司将公司将公司的一个项目转让给了成都XXXX有限公司(该投资项目位于崇州市经济开发区崇安路93号的工业用地21.478亩,其中,净地为23.201亩,代征地1.27亩,该土地现状为与崇州市工业集中发展区管理委员会签订的《投资协议书》及相关补充协议,土地使用证也是正在办理过程中),且四川XX机械有限公司将项目转让给成都XX风机有限公司的事宜,也经过了崇州市对外开放领导小组的讨论通过。因此,XX公司转让项目的行为与四川XX机械有限公司转让项目的行为是相同的。如果说XX公司转让项目的行为是不合规的、违法的,那么,四川XX机械有限公司转让项目的行为又该如何认定和处罚呢?

四、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1.既然本案中已经调取了《协议书》及《项目转让协议》,那就证明XX公司转让项目的行为涉及三方主体,即:XX公司、XXXX公司、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但是,本案中却只有XXXX公司相关人员J某一个人的证言。据了解,XXXX公司的法人代表兼生产厂长Z某、成都分公司的M某均参与了项目转让的谈判及签订,且双方在项目转让达成一致意见后,M某还曾经向G某谈到,在与XX公司商谈前,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向新XXX公司推荐过两家公司,在与这两家公司商谈项目转让时,均因对方要价太高而没有谈成。因此,本案还应当调取Z某、M某的证言,以证实项目转让是由谁先提出的?转让的过程?L某、Z某在项目转让过程中有哪些参与行为?

2.XX公司、XXXXX公司、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三方签订的《项目转让协议》,是由崇州市新农村建设指挥部的法律顾问Y律师起草的。对于千禾公司转让项目的行为是不是谋取不正当利益的问题,应当调取Y律师的证言,以证实他对项目转让行为合法性问题的审查情况。

 3.本案中,调取了崇州市统筹委统领办工作人员G某的证言,该证人证实,他在2015年的6、7月份,曾经制作了一份涉及XX镇胡碾119亩土地指标的报告,其中就包括XX公司项目转让给XXXX公司的项目用地。据了解,在2015年11月9日XX公司将项目转让给XXXX公司时,其项目用地指标已经通过批准,因此,应当向国土资源等相关部门调取项目用地指标已经通过批准的材料,以证实L某、Z某有隐瞒项目用地指标已经通过批准的事实,且不公开事实是为了促成千禾公司的项目转让而索取贿赂。

4.四川XX机械有限公司将项目转让给成都正XX风机有限公司的事宜,经过了崇州市对外开放领导小组的讨论通过。因此,应当调取2015年10月期间,崇州市对外开放领导小组讨论通过此转让行为的会议纪要,以证实千禾公司转让项目的行为是合规合法的行为,不是谋取不正当利益。

5. 应当调取L某以及J某的证言。Z某在要求G某帮忙解决其购买房屋的征信问题时,G某找到了崇州“恒昌房地产公司”的董事长L某以及崇州“民生银行”的副行长J某帮忙。因此,应当调取二人的证言,以证实Z某存在索贿行为而不是G某主动行贿。同时,还应当调取此时间段内,Z某与G某手机之间频繁通话的记录,以印证G某被其纠缠不堪才被迫“借”10万元给Z某的事实。

6. 应当调取2011年9月期间,崇州市国土资源局处罚G某的材料。

    2011年9月期间,因XX公司一直未拿到合同约定的土地指标而动工修建围墙,因而受到崇州市国土资源局的处罚,这次处罚说明XX公司不是一直伺机出让公司的食用菌项目,而是因土地指标问题一直无法投资建设和生产。

综上所述,辩护人认为,G某并未谋取不正当利益,因此,不构成行贿罪。


三、【判决结果】—— 2017年5月8日一审判决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100000元


    一审宣判后,G某及其家属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

 


免责声明: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为你辩护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权利问题,请相关权利人根据网站上的联系方式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为你辩护网团队联系,本网承诺会及时处理。

首页 > 亲办案例 >案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