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 公众号
  • 手机浏览
  • 登录 注册

张某受贿案---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取利益,后明显超出出资比例获取分红的行为定性

发布时间:2021-02-07 浏览:184次

张帆受贿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男,1969年2月2日,安徽省太和县住建局原副局长,曾任太和县经济适用房公司经理、建设委员会副主任。2013年3月30日涉嫌犯受贿罪被逮捕。

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张某犯受贿罪,向颍上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张某及辩护人均认为,张某为自己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利后收受超比例分红的行为,不构成受贿罪。

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2004年4月,时任安徽省太和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的被告人张某与太和籍开发商张培亮、合肥商人孙诚发、刘长忠、胡正传、许道权等人商议在太和共同投资房地产开发项目。同年6月,几人以安徽诚发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发公司”)名义竞得政府挂牌出让的太和县环城东路旧城改造的一宗土地。在竞买过程中,张培亮和太和经济适用房公司先期缴纳竞拍保证金120万元,张某引入诚发公司参与竞拍后,因该公司未缴纳竞拍保证金不具备竞拍资格,张某为此向太和县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主任杨永打招呼并在杨永的关照下,让太和经济适用房公司和张培亮分别出具证明,证明其缴纳的竞拍保证金系替诚发公司缴纳。竞得土地后,张某又分别向太和县城建局规划科科长张余恒、办证科科长王西华打招呼,规划许可证得以顺利办理。

竞得土地后,为便于项目运作,张某、张培亮与诚发公司负责人孙诚发等人签订合伙投资开发协议书,在太和县注册成立了诚发公司太和分公司,并约定首期投资总额约1000万元,其中孙诚发和刘长忠二人各出资21%;张某、张培亮二人各出资20%;胡正传出资8%;许道权出资10%,并按出资比例承担风险、分享利润。张某考虑到自己是党员领导干部,以其胞弟张珠峰名义入股。协议签订后,几人以该分公司的名义投资开发了“太和世家”商住小区。后项目实际投资总额为897.44208万元,除张某实际交投资款139.186万元后表示再也拿不出钱投资,其余人基本按实际总投资比例足额投入资金。张培亮与刘长忠商议,开发过程中有很多事情需张某关照解决,就不再让张某继续投入资金,将来仍按20%分红。刘长忠和孙诚发等人表示同意。2008年年底,张某等人分别收回各自的投资本金后,将“太和世家”剩余的75间门面房作为利润以5份予以分配。投资较少的胡正传、许道权二人1份,张某等其余4人每人1份,即每人分到利润总额的20%。根据当时房屋的实际市场销售价格计算,作为利润分配的门面房总价值为3254.6056万元。张某按照20%的比例分到的门面房,在找补差价后,实际价值为650.92112万元。而按其实际投资占总投资比例的15.51%计算,其应得利润为504.789329万元,即张某获得超额利润146.131791万元。

另查明,张某在担任太和县经济适用房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工程承包人礼金人民币8万元,为上述人员谋取利益。

颍上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合作投资人谋取利益,获取明显高出投资比例应得收益146.131791万元;同时又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8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且受贿数额巨大,依法应予惩处。案发后,张某退缴全部赃款,且受贿8万元的相关情节系主动坦白,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第八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人张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十万元;

2.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宣判后,被告人张某不服,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张某及其辩护人提出如下主要意见:(1)张某自己实际投资并参与管理经营,其从事的行为是作为股东的正常履行行为,系为自己谋取利益,而非为他人谋取利益;(2)张某没有收受他人财物,其未出资到位仅应按照公司法承担出资不实的法律责任,且其他股东亦没有出资到位;(3)项目仍在运转,并未核算利润,分配门面房系阶段性分红,不是最终分配方案;(4)张某除了139万余元出资,还委托张培亮出资18万元、安排妻子张洁承建售楼部花费20万元以及将自己的房屋交给项目参与者吕克华租住应得租金15万元,其投资比例已超过判决认定的15.51%。

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在与他人合作投资房地产开发项目期间,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合作投资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又利用职务之便为合作投资人谋取利益,获取明显高出投资比例应得的收益126.131791万元;其在担任太和县经济适用房开发公司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贿赂8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数额巨大,依法应予惩处。一审判决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关于张某受贿数额的事实认定有误,应扣除张某妻子张洁修建售楼部的20万元出资,故依法予以纠正,判决如下:

1.撤销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法院(2014)颍刑初字第00440号刑事判决;

2.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3.对张某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二、主要问题

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取利益,后明显超出出资比例获取分红的行为,能否认定为受贿?

三、裁判理由

根据刑法及相关规定,认定受贿罪基本构成要件有三个方面:一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这一要件以主体要件适格为前提;二是为他人谋取利益,以他人请托或知情并因此给予财物为条件;三是权钱交易,即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三者缺一不可。本案被告人张某主体要件适格,其为自己实际出资、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取利益,从项目获取财物的基本事实没有争议,问题的焦点在于:(1)被告人“利用职务便利”为项目谋利,是否属于股东正常参与项目的经营管理行为;(2)被告人为自己谋利的同时是否也为他人谋利;(3)被告人获取的分红中是否有他人份额,也即是否收受了他人财物。现解析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利用职务便利”为项目谋利,不属于股东正常参与项目的经营管理行为

关于第一个问题,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为自己投资的项目协调关系属于股东参与自己所投资项目的经营管理行为。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为项目协调关系利用的是其职务赋予的公权便利,不属于普通的经营管理行为。

我们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受贿犯罪的对象是公权力,公权力的题中之义是其不可私用性。一旦行为人利用了职务便利使之为私人获利,不论该“私人”是否包含自己,由于其侵犯了公权力的不可私用性,均不属于普通的经营管理行为。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时任太和县建设局副局长,对建设项目用地和审批等有直接的职务便利,张培亮、刘长忠等人会选择与张某合作该项目正是基于对张某该职务便利的期待,双方对这一点均明知。合作后,张某积极利用了其职务便利为项目谋利:证人杨永证明,其时任太和县土地局土地储备中心负责人,张某曾向其打招呼,杨永考虑到平时好多事情需要张某的关照,就答应了张某的请托,通过一系列操作行为使本没有竞拍资格的诚发公司获得资格并顺利拍得土地;证人张余恒、王西华证明,二人分别负责项目审批和办证,张某曾要求二人快速办理太和世家项目的规划许可证,张某系单位领导,安排的事情很快就办了。上述证人所证内容,得到项目股东张培亮、刘长忠、孙诚发等证人证言的印证,张某亦始终供认,足以认定。

由上可见,张某利用的是其担任建设局副局长这一领导职务的便利,使与其有制约或者隶属关系的他人按照其要求为涉案项目谋取利益,而非利用地缘、人缘等职务外便利或普通工作上的便利,不属于辩方所提正常参与项目经营的行为,其侵犯了公权的不可私用性,具备受贿犯罪的第一个要件。

(二)被告人张某为自己谋利的同时亦为他人谋利

关于第二个问题,亦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为自己投资的项目协调关系是为自己谋利,缺乏“为他人谋利”这一受贿构成要件。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并非该项目的独立或主要投资受益人,其为自己谋利的同时,也为其他股东谋取了利益并因此成为其他股东让渡收益的原因,权钱交易特征明显。

我们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太和世家项目不论发起、出资、分配利润,至始至终不是张某一人,张某仅在其中占有少量比例(约定20%,实际只出资15%余),项目所获利润并非张某一人所有,其完全明知自己是在为整个项目的获得和顺利进行而向他人打招呼,是为项目所涉每个股东谋取利益;而后的分红情况和证人证言进一步证明,张某拥有并利用了能为项目协调解决问题、为股东谋取利益的职权,这是其他股东同意张某出资15%余却按20%分红的原因所在。

因此,尽管张某自己在项目中亦有所出资,亦有利益,不影响认定其主观明知并客观在为自己谋利的同时为他人谋取了利益,并成为后面其要求从其他股东的份额里获得超额分红的对价,从而具备了受贿犯罪的第二要件。

(三)被告人张某获取的超额分红中应含有有他人的份额,亦即收受了他人财物

受贿犯罪侵犯的核心法益是公权的廉洁性,即不可收买性。如果张某没有收受他人财物的故意和行为,即使其利用了职务便利为项目谋取利益,同时符合上述两个构成要件,亦不能构成受贿罪。本案中,张某未足额投资,但其他股东考虑到需要其职务帮助,同意其仍按约定比例分红,后其按约定比例而非实际投资比例获得分红,而其多获得的分红款正是本属于其他股东而由其他股东让渡的利润。结合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意见,具体分析如下:

1.如上所述,相关证人证言、书证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充分证明,张某实际出资额15%余,但按20%分红,而其原因,正如其他股东张培亮、刘长忠、孙诚发所证,“张某出资达不到约定比例,仍按照20%分红给他主要考虑到他是建设局副局长,没有他的协调,我们拿不到土地,也不会顺利办到规划许可证,后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张某协调”。在张某已通过职务行为为项目实际谋取到利益的情况下,各股东同意其超出出资比例分红,既有对其前期行为的感谢也有对其后续行为的期待。张某显然明知利益的获取与其职务行为有关,而其他股东也显然不是基于平等自愿的意思自治同意多给张某股份,而正是看中张某职务所能带来的便利和利益,把自己应得的利润让渡给了张某。故权钱交易特征明显。

2.关于张某及其辩护人所提“其他股东均未足额出资”。相关书证和证人证实,合作协议约定总投资额约为1000万元,刘长忠、孙成发各21%,张某、张培亮各20%,许道权10%、胡正传8%。后实际出资情况如下:刘长忠、孙成发各199.5万元,张培亮188余万元,张珠峰名下张某139万余元,许道权出资95万元,胡正传76万元,共计897.44余万元。1000万元是协议时预计的项目投资总额,而最终实际投资总额为897.44余万元,各投资人应按实际总额对应自己的投资比例履行出资义务。由此我们发现,刘长忠等人均比约定的比例多出资5%左右,而不是未足额出资(如刘长忠、孙成发按897.44万元的21%出资应为188.46万元,但实际出资199.5万元,占比约22.23%);只有张某一人未足额出资(897.44万元之139.186万元,占比约15.51%),其他股东多出资的部分正是补了张某未出资部分。

3.关于张某及辩护人所提“张某除了139万余元出资,还委托张培亮出资18万元、将自己的房屋交给项目参与者吕克华租住应得的租金15万元、安排妻子张洁承建售楼部花费20万元,投资比例应超过判决认定的15.51%”。经查:首先,卷内证据已充分证明,经全体股东知情并同意,张某出资139.186万元,张培亮在侦查阶段亦证明,张某转18万元给其是还其代张某归还欠信用社的贷款,后张培亮改变证言不仅与相关证据不吻合,也有因系张某表叔为张某开脱之嫌,难以采信;其次,吕克华作为拟承揽工程后未果的独立相对方,虽租住张某的别墅属实,但没有证据证明吕克华、孙成发等人知情或同意将租金转为张某的投资款,二人的租赁关系应属另外的法律关系,不影响张某投资情况的认定;最后,张洁承建所谓售楼部属实(违章建筑),但当时太和世家已有对外售楼部,其他股东事先不知情且未商定将该部分损耗算入张某出资额,只是后来孙成发听张培亮提及后承诺从公司未分配的房产里出钱还给张洁,进一步证明这不是张某的出资款。故认定张某仅出资139万余元正确。

综上分析,张某所获分红款中既有其自己投资所得,亦有其他股东投资应得但考虑到张某的职务帮助而让渡给张某的部分,故应认定张某超出出资比例所获分红款系其非法收受的他人的财物,具备受贿犯罪的第三要件。

综上,本案被告人张某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取利益,后在项目中获取明显超出出资比例分红的行为,构成受贿罪,一、二法院裁判定性准确。     

撰稿: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 曹吴清

审编: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  王晓东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张某受贿案---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取利益,后明显超出出资比例获取分红的行为定性

发布时间:2021-02-07 浏览:184次

张帆受贿案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张某,男,1969年2月2日,安徽省太和县住建局原副局长,曾任太和县经济适用房公司经理、建设委员会副主任。2013年3月30日涉嫌犯受贿罪被逮捕。

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张某犯受贿罪,向颍上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张某及辩护人均认为,张某为自己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利后收受超比例分红的行为,不构成受贿罪。

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2004年4月,时任安徽省太和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的被告人张某与太和籍开发商张培亮、合肥商人孙诚发、刘长忠、胡正传、许道权等人商议在太和共同投资房地产开发项目。同年6月,几人以安徽诚发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发公司”)名义竞得政府挂牌出让的太和县环城东路旧城改造的一宗土地。在竞买过程中,张培亮和太和经济适用房公司先期缴纳竞拍保证金120万元,张某引入诚发公司参与竞拍后,因该公司未缴纳竞拍保证金不具备竞拍资格,张某为此向太和县国土局土地储备中心主任杨永打招呼并在杨永的关照下,让太和经济适用房公司和张培亮分别出具证明,证明其缴纳的竞拍保证金系替诚发公司缴纳。竞得土地后,张某又分别向太和县城建局规划科科长张余恒、办证科科长王西华打招呼,规划许可证得以顺利办理。

竞得土地后,为便于项目运作,张某、张培亮与诚发公司负责人孙诚发等人签订合伙投资开发协议书,在太和县注册成立了诚发公司太和分公司,并约定首期投资总额约1000万元,其中孙诚发和刘长忠二人各出资21%;张某、张培亮二人各出资20%;胡正传出资8%;许道权出资10%,并按出资比例承担风险、分享利润。张某考虑到自己是党员领导干部,以其胞弟张珠峰名义入股。协议签订后,几人以该分公司的名义投资开发了“太和世家”商住小区。后项目实际投资总额为897.44208万元,除张某实际交投资款139.186万元后表示再也拿不出钱投资,其余人基本按实际总投资比例足额投入资金。张培亮与刘长忠商议,开发过程中有很多事情需张某关照解决,就不再让张某继续投入资金,将来仍按20%分红。刘长忠和孙诚发等人表示同意。2008年年底,张某等人分别收回各自的投资本金后,将“太和世家”剩余的75间门面房作为利润以5份予以分配。投资较少的胡正传、许道权二人1份,张某等其余4人每人1份,即每人分到利润总额的20%。根据当时房屋的实际市场销售价格计算,作为利润分配的门面房总价值为3254.6056万元。张某按照20%的比例分到的门面房,在找补差价后,实际价值为650.92112万元。而按其实际投资占总投资比例的15.51%计算,其应得利润为504.789329万元,即张某获得超额利润146.131791万元。

另查明,张某在担任太和县经济适用房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工程承包人礼金人民币8万元,为上述人员谋取利益。

颍上县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为合作投资人谋取利益,获取明显高出投资比例应得收益146.131791万元;同时又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贿赂人民币8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构成受贿罪,且受贿数额巨大,依法应予惩处。案发后,张某退缴全部赃款,且受贿8万元的相关情节系主动坦白,对其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一款、第三百八十六条、第三百八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五十九条、第六十四条、第八十九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人张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十万元;

2.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宣判后,被告人张某不服,向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张某及其辩护人提出如下主要意见:(1)张某自己实际投资并参与管理经营,其从事的行为是作为股东的正常履行行为,系为自己谋取利益,而非为他人谋取利益;(2)张某没有收受他人财物,其未出资到位仅应按照公司法承担出资不实的法律责任,且其他股东亦没有出资到位;(3)项目仍在运转,并未核算利润,分配门面房系阶段性分红,不是最终分配方案;(4)张某除了139万余元出资,还委托张培亮出资18万元、安排妻子张洁承建售楼部花费20万元以及将自己的房屋交给项目参与者吕克华租住应得租金15万元,其投资比例已超过判决认定的15.51%。

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某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在与他人合作投资房地产开发项目期间,利用本人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合作投资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又利用职务之便为合作投资人谋取利益,获取明显高出投资比例应得的收益126.131791万元;其在担任太和县经济适用房开发公司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贿赂8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且数额巨大,依法应予惩处。一审判决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但关于张某受贿数额的事实认定有误,应扣除张某妻子张洁修建售楼部的20万元出资,故依法予以纠正,判决如下:

1.撤销安徽省颍上县人民法院(2014)颍刑初字第00440号刑事判决;

2.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张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十万元;

3.对张某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二、主要问题

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取利益,后明显超出出资比例获取分红的行为,能否认定为受贿?

三、裁判理由

根据刑法及相关规定,认定受贿罪基本构成要件有三个方面:一是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这一要件以主体要件适格为前提;二是为他人谋取利益,以他人请托或知情并因此给予财物为条件;三是权钱交易,即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三者缺一不可。本案被告人张某主体要件适格,其为自己实际出资、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取利益,从项目获取财物的基本事实没有争议,问题的焦点在于:(1)被告人“利用职务便利”为项目谋利,是否属于股东正常参与项目的经营管理行为;(2)被告人为自己谋利的同时是否也为他人谋利;(3)被告人获取的分红中是否有他人份额,也即是否收受了他人财物。现解析如下:

(一)被告人张某“利用职务便利”为项目谋利,不属于股东正常参与项目的经营管理行为

关于第一个问题,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为自己投资的项目协调关系属于股东参与自己所投资项目的经营管理行为。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为项目协调关系利用的是其职务赋予的公权便利,不属于普通的经营管理行为。

我们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受贿犯罪的对象是公权力,公权力的题中之义是其不可私用性。一旦行为人利用了职务便利使之为私人获利,不论该“私人”是否包含自己,由于其侵犯了公权力的不可私用性,均不属于普通的经营管理行为。

本案中,被告人张某时任太和县建设局副局长,对建设项目用地和审批等有直接的职务便利,张培亮、刘长忠等人会选择与张某合作该项目正是基于对张某该职务便利的期待,双方对这一点均明知。合作后,张某积极利用了其职务便利为项目谋利:证人杨永证明,其时任太和县土地局土地储备中心负责人,张某曾向其打招呼,杨永考虑到平时好多事情需要张某的关照,就答应了张某的请托,通过一系列操作行为使本没有竞拍资格的诚发公司获得资格并顺利拍得土地;证人张余恒、王西华证明,二人分别负责项目审批和办证,张某曾要求二人快速办理太和世家项目的规划许可证,张某系单位领导,安排的事情很快就办了。上述证人所证内容,得到项目股东张培亮、刘长忠、孙诚发等证人证言的印证,张某亦始终供认,足以认定。

由上可见,张某利用的是其担任建设局副局长这一领导职务的便利,使与其有制约或者隶属关系的他人按照其要求为涉案项目谋取利益,而非利用地缘、人缘等职务外便利或普通工作上的便利,不属于辩方所提正常参与项目经营的行为,其侵犯了公权的不可私用性,具备受贿犯罪的第一个要件。

(二)被告人张某为自己谋利的同时亦为他人谋利

关于第二个问题,亦存在两种意见: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为自己投资的项目协调关系是为自己谋利,缺乏“为他人谋利”这一受贿构成要件。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并非该项目的独立或主要投资受益人,其为自己谋利的同时,也为其他股东谋取了利益并因此成为其他股东让渡收益的原因,权钱交易特征明显。

我们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太和世家项目不论发起、出资、分配利润,至始至终不是张某一人,张某仅在其中占有少量比例(约定20%,实际只出资15%余),项目所获利润并非张某一人所有,其完全明知自己是在为整个项目的获得和顺利进行而向他人打招呼,是为项目所涉每个股东谋取利益;而后的分红情况和证人证言进一步证明,张某拥有并利用了能为项目协调解决问题、为股东谋取利益的职权,这是其他股东同意张某出资15%余却按20%分红的原因所在。

因此,尽管张某自己在项目中亦有所出资,亦有利益,不影响认定其主观明知并客观在为自己谋利的同时为他人谋取了利益,并成为后面其要求从其他股东的份额里获得超额分红的对价,从而具备了受贿犯罪的第二要件。

(三)被告人张某获取的超额分红中应含有有他人的份额,亦即收受了他人财物

受贿犯罪侵犯的核心法益是公权的廉洁性,即不可收买性。如果张某没有收受他人财物的故意和行为,即使其利用了职务便利为项目谋取利益,同时符合上述两个构成要件,亦不能构成受贿罪。本案中,张某未足额投资,但其他股东考虑到需要其职务帮助,同意其仍按约定比例分红,后其按约定比例而非实际投资比例获得分红,而其多获得的分红款正是本属于其他股东而由其他股东让渡的利润。结合被告人及其辩护人提出的意见,具体分析如下:

1.如上所述,相关证人证言、书证及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充分证明,张某实际出资额15%余,但按20%分红,而其原因,正如其他股东张培亮、刘长忠、孙诚发所证,“张某出资达不到约定比例,仍按照20%分红给他主要考虑到他是建设局副局长,没有他的协调,我们拿不到土地,也不会顺利办到规划许可证,后面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张某协调”。在张某已通过职务行为为项目实际谋取到利益的情况下,各股东同意其超出出资比例分红,既有对其前期行为的感谢也有对其后续行为的期待。张某显然明知利益的获取与其职务行为有关,而其他股东也显然不是基于平等自愿的意思自治同意多给张某股份,而正是看中张某职务所能带来的便利和利益,把自己应得的利润让渡给了张某。故权钱交易特征明显。

2.关于张某及其辩护人所提“其他股东均未足额出资”。相关书证和证人证实,合作协议约定总投资额约为1000万元,刘长忠、孙成发各21%,张某、张培亮各20%,许道权10%、胡正传8%。后实际出资情况如下:刘长忠、孙成发各199.5万元,张培亮188余万元,张珠峰名下张某139万余元,许道权出资95万元,胡正传76万元,共计897.44余万元。1000万元是协议时预计的项目投资总额,而最终实际投资总额为897.44余万元,各投资人应按实际总额对应自己的投资比例履行出资义务。由此我们发现,刘长忠等人均比约定的比例多出资5%左右,而不是未足额出资(如刘长忠、孙成发按897.44万元的21%出资应为188.46万元,但实际出资199.5万元,占比约22.23%);只有张某一人未足额出资(897.44万元之139.186万元,占比约15.51%),其他股东多出资的部分正是补了张某未出资部分。

3.关于张某及辩护人所提“张某除了139万余元出资,还委托张培亮出资18万元、将自己的房屋交给项目参与者吕克华租住应得的租金15万元、安排妻子张洁承建售楼部花费20万元,投资比例应超过判决认定的15.51%”。经查:首先,卷内证据已充分证明,经全体股东知情并同意,张某出资139.186万元,张培亮在侦查阶段亦证明,张某转18万元给其是还其代张某归还欠信用社的贷款,后张培亮改变证言不仅与相关证据不吻合,也有因系张某表叔为张某开脱之嫌,难以采信;其次,吕克华作为拟承揽工程后未果的独立相对方,虽租住张某的别墅属实,但没有证据证明吕克华、孙成发等人知情或同意将租金转为张某的投资款,二人的租赁关系应属另外的法律关系,不影响张某投资情况的认定;最后,张洁承建所谓售楼部属实(违章建筑),但当时太和世家已有对外售楼部,其他股东事先不知情且未商定将该部分损耗算入张某出资额,只是后来孙成发听张培亮提及后承诺从公司未分配的房产里出钱还给张洁,进一步证明这不是张某的出资款。故认定张某仅出资139万余元正确。

综上分析,张某所获分红款中既有其自己投资所得,亦有其他股东投资应得但考虑到张某的职务帮助而让渡给张某的部分,故应认定张某超出出资比例所获分红款系其非法收受的他人的财物,具备受贿犯罪的第三要件。

综上,本案被告人张某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与他人合作的项目谋取利益,后在项目中获取明显超出出资比例分红的行为,构成受贿罪,一、二法院裁判定性准确。     

撰稿: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 曹吴清

审编: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  王晓东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