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 公众号
  • 手机浏览
  • 登录

在银行大厅拿走他人遗忘钱款是否构成盗窃罪?

发布时间:2021-02-23 浏览:46次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6)沪02刑终850号

       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窃取、入户窃取、携带凶器窃取、扒窃的行为构成盗窃罪。其中,盗窃的对象应当是他人实际控制或占有的公私财物,其特征是,他人在客观上已经对财物实际控制或支配,在主观上已经形成了控制或支配财物的意识。就本案而言,本院认为,因涉案财物不具备上述特征,故对周丽钰的行为不能以盗窃罪认定,理由如下:

       1.从被害人王某某将涉案财物放在填单台上离开时手持银行宣传资料和手提包往银行等候区相反方向走去,到不久又手持银行宣传资料边走边看,并径直坐到等候区的座位上继续翻阅资料等行为可以证明,王某某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将涉案财物遗落在填单台上。而从王某某发现涉案财物不见时,先在座位上、地上寻找,后到填单台及周围寻找,并在第一时间电话报警时称忘记了怎么会丢失涉案财物等行为可以证明,王某某确实对涉案财物丢失的具体地方记不清楚了。由此可见,王某某在客观上没有对涉案财物予以实际控制或支配,在主观上也没有形成控制或支配涉案财物的意识,其实际上已经丧失了对涉案财物的控制或占有,该财物属于因财产所有人的疏忽或者遗忘而失去占有、控制的遗忘物。检察院以王某某进入银行的一系列举动均在周丽钰近距离视线范围内,王某某会很快发现并立即找回涉案财物,对丢失的地方有明确认识等为由,提出王某某始终未放弃对涉案财物控制或占有的观点,既缺乏相关证据,也没有法律依据。至于周丽钰是否对涉案财物进行辩别以确信系遗忘物,周丽钰是否应当知道涉案财物的失主,周丽钰拿走涉案财物时王某某是否还在银行等情况,均不是评判涉案财物系他人实际控制或占有的依据。

       2.刑事审判中,对财物所有人暂时失去控制自己的财物后,特定场所的相关人员有权对该遗忘物实施控制或占有的情形,也认定该遗忘物系他人控制或占有的财物,但成立这种新的控制或占有关系的前提必须是特定场所的相关人员以持有、支配的意识控制他人的遗忘物。而在本案中,作为案发现场的工商银行龙江支行虽然是一个用于办理金融业务的特定公共场所,但银行保安等工作人员没有法定义务监管顾客遗忘在营业大厅内的财物,且从王某某将涉案财物遗忘在银行填单台时起至周丽钰将涉案财物拿走时止,银行相关人员也没有发现或者意识到在填单台上有遗忘的涉案财物,谈不上银行相关人员是以持有、支配的意识来控制或占有涉案财物,故不能认定银行相关人员已经协助王某某对涉案财物进行第二重控制或占有。检察院以银行会设置一定数量的保安人员等安全措施协助顾客占有或控制其财物的安全等为由,提出涉案财物仍系王某某控制或占有的观点,有失偏颇。

       3.原审被告人周丽钰虽然在主观上具有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的故意,客观上也实施了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但其非法占有的他人财物不是被害人王某某或银行相关人员控制或占有的财物,而是王某某丢失的遗忘物,故周丽钰不是采用秘密窃取方式获取涉案财物,对其行为不能以盗窃罪认定。检察院认为周丽钰的行为系秘密窃取,证据不足。

在银行大厅拿走他人遗忘钱款是否构成盗窃罪?

发布时间:2021-02-23 浏览:46次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刑事裁定书(2016)沪02刑终850号

       我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窃取、入户窃取、携带凶器窃取、扒窃的行为构成盗窃罪。其中,盗窃的对象应当是他人实际控制或占有的公私财物,其特征是,他人在客观上已经对财物实际控制或支配,在主观上已经形成了控制或支配财物的意识。就本案而言,本院认为,因涉案财物不具备上述特征,故对周丽钰的行为不能以盗窃罪认定,理由如下:

       1.从被害人王某某将涉案财物放在填单台上离开时手持银行宣传资料和手提包往银行等候区相反方向走去,到不久又手持银行宣传资料边走边看,并径直坐到等候区的座位上继续翻阅资料等行为可以证明,王某某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已将涉案财物遗落在填单台上。而从王某某发现涉案财物不见时,先在座位上、地上寻找,后到填单台及周围寻找,并在第一时间电话报警时称忘记了怎么会丢失涉案财物等行为可以证明,王某某确实对涉案财物丢失的具体地方记不清楚了。由此可见,王某某在客观上没有对涉案财物予以实际控制或支配,在主观上也没有形成控制或支配涉案财物的意识,其实际上已经丧失了对涉案财物的控制或占有,该财物属于因财产所有人的疏忽或者遗忘而失去占有、控制的遗忘物。检察院以王某某进入银行的一系列举动均在周丽钰近距离视线范围内,王某某会很快发现并立即找回涉案财物,对丢失的地方有明确认识等为由,提出王某某始终未放弃对涉案财物控制或占有的观点,既缺乏相关证据,也没有法律依据。至于周丽钰是否对涉案财物进行辩别以确信系遗忘物,周丽钰是否应当知道涉案财物的失主,周丽钰拿走涉案财物时王某某是否还在银行等情况,均不是评判涉案财物系他人实际控制或占有的依据。

       2.刑事审判中,对财物所有人暂时失去控制自己的财物后,特定场所的相关人员有权对该遗忘物实施控制或占有的情形,也认定该遗忘物系他人控制或占有的财物,但成立这种新的控制或占有关系的前提必须是特定场所的相关人员以持有、支配的意识控制他人的遗忘物。而在本案中,作为案发现场的工商银行龙江支行虽然是一个用于办理金融业务的特定公共场所,但银行保安等工作人员没有法定义务监管顾客遗忘在营业大厅内的财物,且从王某某将涉案财物遗忘在银行填单台时起至周丽钰将涉案财物拿走时止,银行相关人员也没有发现或者意识到在填单台上有遗忘的涉案财物,谈不上银行相关人员是以持有、支配的意识来控制或占有涉案财物,故不能认定银行相关人员已经协助王某某对涉案财物进行第二重控制或占有。检察院以银行会设置一定数量的保安人员等安全措施协助顾客占有或控制其财物的安全等为由,提出涉案财物仍系王某某控制或占有的观点,有失偏颇。

       3.原审被告人周丽钰虽然在主观上具有以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目的的故意,客观上也实施了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行为,但其非法占有的他人财物不是被害人王某某或银行相关人员控制或占有的财物,而是王某某丢失的遗忘物,故周丽钰不是采用秘密窃取方式获取涉案财物,对其行为不能以盗窃罪认定。检察院认为周丽钰的行为系秘密窃取,证据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