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 公众号
  • 手机浏览
  • 登录 注册

鲁某某非法拘禁案---非法拘禁造成被拘禁人轻伤的认定

发布时间:2021-03-02 浏览:79次

内容摘要

本案中被告人驾驶车辆载乘被害人,在被害人被挟制于行驶车辆内的情形下,拒绝停车,并加速驾驶车辆,期间还抢夺被害人的手机阻止被害人求救,后被害人选择跳车,导致轻伤的后果。一审认定行为人构成非法拘禁罪,二审予以维持。

本案涉及对非法拘禁行为的认定,通过分析探讨非法拘禁行为的表现形式与实质内容,以是否实现了对他人人身自由的剥夺作为认定标准,论证行为人的行为表现应系非法拘禁的行为,另对于拘禁行为过程中出现的危害结果,尤其在介入被害人行为时,综合考虑这一介入行为的异常与否,综合分析认定行为人的拘禁行为与被害人的轻伤结果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鲁某某非法拘禁案——非法拘禁造成被拘禁人轻伤的认定

关键词

非法拘禁轻伤因果关系

裁判要旨

1、非法拘禁行为的内容是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具体的方法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对于利用他人恐惧心理实施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应属于非法拘禁的行为。

2、在介入被拘禁人自己的行为后,能否将被拘禁人轻伤的结果归责于非法拘禁者,需要分析判断非法拘禁行为本身与轻伤的结果是否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只有当作为原因的行为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实在可能性,并且合乎规律的引起了结果的发生,才可以将结果归属于行为,行为人才对结果负责。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

基本案情

山东省莒县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鲁某某与被害人邱某某系网友关系,2019年3月17日双方通过微信聊天约定见面,当日21时许,鲁某某驾驶轿车到莒县正基超市接邱某某并将其带至莒县沭景嘉园小区地下停车场。因邱某某拒绝到鲁某某家中,鲁某某于当日21时40分许驾车载邱某某驶出沭景嘉园小区,违背邱某某去马庄烧烤城或者正基超市的意愿沿银杏大道向东欲强行将邱某某带至陵阳,并拒绝邱某某停车、离开的要求。邱某某要求停车未果后电话向其男友张某功求救并要求报警,鲁某某阻止邱某某求救并抢夺其手机,抢夺过程中,鲁某某用手击打邱某某头部并拽住其头发实施殴打。当日22时20分许,邱某某因害怕被拘禁、殴打及性侵,在车辆行驶至莒县陵阳街道东上庄村东路段时打开副驾驶车门跳车,致其右足舟骨骨折。经鉴定,邱某某的伤情构成轻伤二级。

被告人鲁某某辩称:其开车载被害人邱某某过程中没有非法拘禁、殴打、阻止求救等行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鲁某某与被害人邱某某(女)系网友关系。2019年3月17日,二人通过微信聊天约定在莒县正基超市见面。当日21时许,鲁某某驾驶轿车到莒县正基超市接邱某某到莒县沭景嘉园小区地下停车场,因邱某某拒绝下车到鲁某某家中,鲁某某于当日21时40分许驾车载邱某某沿银杏大道向陵阳街道方向行驶,途中拒绝邱某某去马庄烧烤城等地的要求。鲁某某驾车到陵阳街道时,因邱某某打电话向其男友求救并想报警,鲁某某试图抢夺邱某某手机阻止其电话求救。当日22时20分许,鲁某某驾车行驶至莒县陵阳街道东上庄村东路段处,邱某某因害怕被性侵打开副驾驶车门跳车,致其四肢等部位软组织损伤、右足舟骨骨折。经莒县公安局法医鉴定,邱某某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另认定2015年8月6日,被告人鲁某某曾因殴打、猥亵他人,被莒县公安局合并执行行政拘留二十日、罚款一千五百元。2019年4月17日,被害人邱某某收到被告人鲁某某亲属给付的赔偿款10万元,对鲁某某的行为表示谅解。

裁判结果

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于2020年3月4日作出(2019)鲁1122刑初441号刑事判决,判决被告人鲁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鲁某某提出上诉,上诉称一审认定事实错误,其没有拘禁被害人;其没有打被害人,被害人跳车造成轻伤后果,不是其造成的。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4月22日作出(2020)鲁11刑终65号刑事裁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鲁某某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致一人轻伤,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原审判决定性准确。在案证据相互印证,可以证实鲁某某与被害人此前并不相识,鲁某某先是将被害人带至其家地下车库要求被害人到其家中被拒绝,随后将被害人挟制于行驶车辆内,无视被害人要求送至指定地点或停车的请求,加速驾驶车辆,并抢夺被害人手机试图阻止被害人求救,其行为对被害人的人身自由造成了限制。且鲁某某的非法拘禁行为与被害人跳车造成轻伤的结果之间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本案中被害人作为年轻女性,在夜晚十时左右被开始误认为是熟人后来发现是陌生人的年轻男子非法拘禁于行使的车辆中,其多次要求离开均被上诉人置之不理,试图联系亲友求救亦被制止,此时被害人心理极度恐惧、精神高度紧张,不得不采取相应自救行为,其选择打开车门跳车逃离的行为虽然具有高度危险性,但亦具有通常性,应认定上诉人的拘禁行为与被害人跳车导致轻伤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案例注解

本案中被告人驾驶车辆载有被害人,并未采取直接拘束被害人身体进而剥夺其身体活动自由的行为,对其行为本身能否评价为非法拘禁的行为,涉及到对非法拘禁行为形式与内容的判断;另本案中被害人因自己跳车行为直接导致的轻伤后果,能否归责于被告人,需要对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进行分析判断。具体分析如下:

一、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应系非法拘禁行为

非法拘禁罪,是指故意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某一行为能否被评价为非法拘禁行为,应从行为的形式与内容两方面来考察,从行为的形式上来说,具体的方式方法是没有限制的,既可以是直接拘束他人的身体进而剥夺其身体活动的自由,亦可以是间接拘束他人的身体,剥夺其身体的场所移动自由。从行为的内容上来看,应是对他人的人身自由的剥夺。

本案中被告人驾驶车辆载乘被害人,尽管被害人是自愿上车,但其上车之后有离开的人身自由,且其明确向被告人表示了要求送至指定地点或停车。被告人无视被害人的请求,在被害人被挟制于行驶车辆内的情形下,拒绝停车,并加速驾驶车辆,利用被害人不敢跳车的恐惧心理而予以拘禁,期间还抢夺被害人的手机阻止被害人求救,其行为表现已经剥夺了被害人的人身自由,应系非法拘禁的行为。

二、本案中被害人的轻伤结果与被告人非法拘禁的行为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刑法意义上因果关系的认定,需要分析判断作为原因的行为是否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实在可能性,并且合乎规律的引起了结果的发生,前者是一种危险的可能性,而后者是危险的现实化。这一判断需要实现事实上的归因与结果上的归责相统一,尤其在存在介入因素下,需要对介入因素进行分析判断,才能得出结果的归责与否。

本案中被害人的轻伤是由于被害人的跳车行为所直接导致的,进一步分析被害人跳车行为,是因为被告人实施了非法拘禁行为,被害人出于害怕被性侵而选择跳车。因此在被告人非法拘禁——被害人害怕被性侵选择跳车——被害人轻伤结果,这一因果关系的链条中,介入了被害人的行为,需要对这一介入因素进行分析判断,如果介入因素足够异常,那么阻却了结果的归属,反之如果介入因素具有通常性,结果是合乎规律的发生,那么应将结果归属于被告人的行为。

具体分析来看,被害人作为年轻女性,在夜晚十时左右被开始误认为是熟人后来发现是陌生人的年轻男子非法拘禁于行使的车辆中,其多次要求离开均被上诉人置之不理,试图联系亲友求救亦被制止,此时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实在可能性,被害人产生相应的恐惧心理与高度的精神紧张,是合乎常理的;其在此心理精神支配下选择了打开车门跳车逃离,虽然行为的本身具有高度危险性,但是考虑到自救行为可选择的余地,这是不得不或几乎必然会实施的一种行为;且本身被告人居于车辆驾驶的管辖地位,其拒绝停车对被害人的行为也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与支配作用。因此,被告人的非法拘禁行为本身即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且也合乎规律的引起了这一结果的发生,对被害人轻伤的结果应该归责于被告人。

上述案例分析探讨了间接拘束他人身体的拘禁行为的认定,对于非法拘禁罪,具体的行为方式方法是多样的,是否实现了对他人人身自由的剥夺才是实质的标准;此外,对于拘禁行为过程中出现的危害结果,需要进行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判断,尤其在介入被害人行为时,需要综合考虑这一介入行为的异常与否,只有在拘禁行为本身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且也合乎规律的引起了这一结果的发生,才能判定为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才能将危害的结果归责于非法拘禁者。

案件索引

一审: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2019)鲁1122刑初441号

二审: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鲁11刑终65号

鲁某某非法拘禁案---非法拘禁造成被拘禁人轻伤的认定

发布时间:2021-03-02 浏览:79次

内容摘要

本案中被告人驾驶车辆载乘被害人,在被害人被挟制于行驶车辆内的情形下,拒绝停车,并加速驾驶车辆,期间还抢夺被害人的手机阻止被害人求救,后被害人选择跳车,导致轻伤的后果。一审认定行为人构成非法拘禁罪,二审予以维持。

本案涉及对非法拘禁行为的认定,通过分析探讨非法拘禁行为的表现形式与实质内容,以是否实现了对他人人身自由的剥夺作为认定标准,论证行为人的行为表现应系非法拘禁的行为,另对于拘禁行为过程中出现的危害结果,尤其在介入被害人行为时,综合考虑这一介入行为的异常与否,综合分析认定行为人的拘禁行为与被害人的轻伤结果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鲁某某非法拘禁案——非法拘禁造成被拘禁人轻伤的认定

关键词

非法拘禁轻伤因果关系

裁判要旨

1、非法拘禁行为的内容是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具体的方法可以是有形的,也可以是无形的。对于利用他人恐惧心理实施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应属于非法拘禁的行为。

2、在介入被拘禁人自己的行为后,能否将被拘禁人轻伤的结果归责于非法拘禁者,需要分析判断非法拘禁行为本身与轻伤的结果是否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只有当作为原因的行为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实在可能性,并且合乎规律的引起了结果的发生,才可以将结果归属于行为,行为人才对结果负责。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之规定

基本案情

山东省莒县人民检察院起诉指控:被告人鲁某某与被害人邱某某系网友关系,2019年3月17日双方通过微信聊天约定见面,当日21时许,鲁某某驾驶轿车到莒县正基超市接邱某某并将其带至莒县沭景嘉园小区地下停车场。因邱某某拒绝到鲁某某家中,鲁某某于当日21时40分许驾车载邱某某驶出沭景嘉园小区,违背邱某某去马庄烧烤城或者正基超市的意愿沿银杏大道向东欲强行将邱某某带至陵阳,并拒绝邱某某停车、离开的要求。邱某某要求停车未果后电话向其男友张某功求救并要求报警,鲁某某阻止邱某某求救并抢夺其手机,抢夺过程中,鲁某某用手击打邱某某头部并拽住其头发实施殴打。当日22时20分许,邱某某因害怕被拘禁、殴打及性侵,在车辆行驶至莒县陵阳街道东上庄村东路段时打开副驾驶车门跳车,致其右足舟骨骨折。经鉴定,邱某某的伤情构成轻伤二级。

被告人鲁某某辩称:其开车载被害人邱某某过程中没有非法拘禁、殴打、阻止求救等行为,不构成非法拘禁罪。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鲁某某与被害人邱某某(女)系网友关系。2019年3月17日,二人通过微信聊天约定在莒县正基超市见面。当日21时许,鲁某某驾驶轿车到莒县正基超市接邱某某到莒县沭景嘉园小区地下停车场,因邱某某拒绝下车到鲁某某家中,鲁某某于当日21时40分许驾车载邱某某沿银杏大道向陵阳街道方向行驶,途中拒绝邱某某去马庄烧烤城等地的要求。鲁某某驾车到陵阳街道时,因邱某某打电话向其男友求救并想报警,鲁某某试图抢夺邱某某手机阻止其电话求救。当日22时20分许,鲁某某驾车行驶至莒县陵阳街道东上庄村东路段处,邱某某因害怕被性侵打开副驾驶车门跳车,致其四肢等部位软组织损伤、右足舟骨骨折。经莒县公安局法医鉴定,邱某某的损伤程度属轻伤二级。另认定2015年8月6日,被告人鲁某某曾因殴打、猥亵他人,被莒县公安局合并执行行政拘留二十日、罚款一千五百元。2019年4月17日,被害人邱某某收到被告人鲁某某亲属给付的赔偿款10万元,对鲁某某的行为表示谅解。

裁判结果

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于2020年3月4日作出(2019)鲁1122刑初441号刑事判决,判决被告人鲁某某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拘役五个月。宣判后,原审被告人鲁某某提出上诉,上诉称一审认定事实错误,其没有拘禁被害人;其没有打被害人,被害人跳车造成轻伤后果,不是其造成的。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20年4月22日作出(2020)鲁11刑终65号刑事裁定,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鲁某某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致一人轻伤,其行为侵犯了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已构成非法拘禁罪。原审判决定性准确。在案证据相互印证,可以证实鲁某某与被害人此前并不相识,鲁某某先是将被害人带至其家地下车库要求被害人到其家中被拒绝,随后将被害人挟制于行驶车辆内,无视被害人要求送至指定地点或停车的请求,加速驾驶车辆,并抢夺被害人手机试图阻止被害人求救,其行为对被害人的人身自由造成了限制。且鲁某某的非法拘禁行为与被害人跳车造成轻伤的结果之间存在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本案中被害人作为年轻女性,在夜晚十时左右被开始误认为是熟人后来发现是陌生人的年轻男子非法拘禁于行使的车辆中,其多次要求离开均被上诉人置之不理,试图联系亲友求救亦被制止,此时被害人心理极度恐惧、精神高度紧张,不得不采取相应自救行为,其选择打开车门跳车逃离的行为虽然具有高度危险性,但亦具有通常性,应认定上诉人的拘禁行为与被害人跳车导致轻伤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案例注解

本案中被告人驾驶车辆载有被害人,并未采取直接拘束被害人身体进而剥夺其身体活动自由的行为,对其行为本身能否评价为非法拘禁的行为,涉及到对非法拘禁行为形式与内容的判断;另本案中被害人因自己跳车行为直接导致的轻伤后果,能否归责于被告人,需要对行为与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进行分析判断。具体分析如下:

一、本案中被告人的行为应系非法拘禁行为

非法拘禁罪,是指故意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某一行为能否被评价为非法拘禁行为,应从行为的形式与内容两方面来考察,从行为的形式上来说,具体的方式方法是没有限制的,既可以是直接拘束他人的身体进而剥夺其身体活动的自由,亦可以是间接拘束他人的身体,剥夺其身体的场所移动自由。从行为的内容上来看,应是对他人的人身自由的剥夺。

本案中被告人驾驶车辆载乘被害人,尽管被害人是自愿上车,但其上车之后有离开的人身自由,且其明确向被告人表示了要求送至指定地点或停车。被告人无视被害人的请求,在被害人被挟制于行驶车辆内的情形下,拒绝停车,并加速驾驶车辆,利用被害人不敢跳车的恐惧心理而予以拘禁,期间还抢夺被害人的手机阻止被害人求救,其行为表现已经剥夺了被害人的人身自由,应系非法拘禁的行为。

二、本案中被害人的轻伤结果与被告人非法拘禁的行为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

刑法意义上因果关系的认定,需要分析判断作为原因的行为是否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实在可能性,并且合乎规律的引起了结果的发生,前者是一种危险的可能性,而后者是危险的现实化。这一判断需要实现事实上的归因与结果上的归责相统一,尤其在存在介入因素下,需要对介入因素进行分析判断,才能得出结果的归责与否。

本案中被害人的轻伤是由于被害人的跳车行为所直接导致的,进一步分析被害人跳车行为,是因为被告人实施了非法拘禁行为,被害人出于害怕被性侵而选择跳车。因此在被告人非法拘禁——被害人害怕被性侵选择跳车——被害人轻伤结果,这一因果关系的链条中,介入了被害人的行为,需要对这一介入因素进行分析判断,如果介入因素足够异常,那么阻却了结果的归属,反之如果介入因素具有通常性,结果是合乎规律的发生,那么应将结果归属于被告人的行为。

具体分析来看,被害人作为年轻女性,在夜晚十时左右被开始误认为是熟人后来发现是陌生人的年轻男子非法拘禁于行使的车辆中,其多次要求离开均被上诉人置之不理,试图联系亲友求救亦被制止,此时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实在可能性,被害人产生相应的恐惧心理与高度的精神紧张,是合乎常理的;其在此心理精神支配下选择了打开车门跳车逃离,虽然行为的本身具有高度危险性,但是考虑到自救行为可选择的余地,这是不得不或几乎必然会实施的一种行为;且本身被告人居于车辆驾驶的管辖地位,其拒绝停车对被害人的行为也起到了一定的影响与支配作用。因此,被告人的非法拘禁行为本身即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且也合乎规律的引起了这一结果的发生,对被害人轻伤的结果应该归责于被告人。

上述案例分析探讨了间接拘束他人身体的拘禁行为的认定,对于非法拘禁罪,具体的行为方式方法是多样的,是否实现了对他人人身自由的剥夺才是实质的标准;此外,对于拘禁行为过程中出现的危害结果,需要进行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判断,尤其在介入被害人行为时,需要综合考虑这一介入行为的异常与否,只有在拘禁行为本身具有危害结果发生的可能性,且也合乎规律的引起了这一结果的发生,才能判定为具有刑法意义上的因果关系,才能将危害的结果归责于非法拘禁者。

案件索引

一审:山东省莒县人民法院(2019)鲁1122刑初441号

二审:山东省日照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鲁11刑终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