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 公众号
  • 手机浏览
  • 登录 注册

关于居间介绍买卖毒品与居中倒卖毒品的区分

发布时间:2021-03-08 浏览:97次

《刑事审判参考》总第112集第1230号 孙奇志等贩卖毒品案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18日印发的《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武汉会议纪要》)规定,办理贩卖毒品案件,应当准确认定居间介绍买卖毒品行为,并与居中倒卖毒品行为相区别。居间介绍者在毒品交易中处于中间人地位,发挥介绍联络作用,通常与交易一方构成共同犯罪,但不以牟利为要件;居中倒卖者属于毒品交易主体,与前后环节的交易对象是上下家关系,直接参与毒品交易并从中获利。二者区分的关键在于在毒品交易中所处的地位和作用不同。居间介绍者不是毒品交易的一方主体,在交易中处于中间人地位,对毒品交易起帮助、促成作用;居中倒卖者虽然也处于毒品交易链条的中间环节,但在每一个具体的交易环节中都是一方交易主体,对交易的发起和达成起决定性作用。就量刑而言,对居中倒卖毒品者的处罚一般要重于居间介绍者。

  本案中,被告人王守林明显处于毒品交易链条的中间环节,但其既没有提供毒资,也不是毒品来源,对其身份,究竟应认定为居间介绍者还是居中倒卖者,存在一定争议。我们认为,应认定王守林系居中倒卖者。主要理由是:

  第一,根据查明的事实,梁宗久、马玉华、王孝新向黄昌彬提出要到大竹县购买毒品后,黄昌彬即联系王守林准备毒品,王守林、黄昌彬先后两次携带甲基苯丙胺样品与梁宗久等人洽谈毒品交易,均因质量不好和数量不够未能成交。这说明王守林与梁宗久等人之间已有交易毒品的犯意联络和具体行为,只因客观原因未成功。

  第二,在交易未成的情况下,王守林紧急联系被告人孙奇志,王守林租车前往达州市与孙奇志见面,对孙奇志提供的毒品样品进行验货,并与孙奇志谈好毒品交易价格为21.5万元/公斤。这说明王守林与孙奇志之间亦有交易毒品的犯意联络。

  第三,王守林随后通知梁宗久等人到达州市交易毒品,并告知毒品价格为25万元/公斤。这说明王守林明显有加价倒卖、从中获利的意图。

  第四,王守林先指使王义杰将毒品样品送给梁宗久等人验货,后与梁宗久一起将12万元定金交给孙奇志。孙奇志从上家处购得毒品后电话通知王守林进行交易。王守林驾车将孙奇志接到马玉华等人所在的酒店,孙奇志在酒店外等候,由王守林、梁宗久将孙奇志提供的毒品拿到马玉华等人所在房间,马玉华等人收货后将剩余37万元毒资交给王守林。由此,本案交易的毒品、毒资均经过王守林之手,王守林与孙奇志、梁亲久等人分别构成独立交易关系。王守林的行为对毒品交易的完成起到关键的决定性作用。

  第五,王守林在与梁宗久一起去给孙奇志交付定金的途中,还单独贩卖给梁宗久甲基苯丙胺100余克,更反映出王守林与梁宗久等人之间的交易关系。综上,根据查明的事实,应认定在贩卖毒品犯罪中,孙奇志是王守林的上家,梁宗久、马玉华等人是王守林的下家,王守林是孙奇志与梁宗久、马玉华之间的居中倒卖者。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关于居间介绍买卖毒品与居中倒卖毒品的区分

发布时间:2021-03-08 浏览:97次

《刑事审判参考》总第112集第1230号 孙奇志等贩卖毒品案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5年5月18日印发的《全国法院毒品犯罪审判工作座谈会纪要》(以下简称《武汉会议纪要》)规定,办理贩卖毒品案件,应当准确认定居间介绍买卖毒品行为,并与居中倒卖毒品行为相区别。居间介绍者在毒品交易中处于中间人地位,发挥介绍联络作用,通常与交易一方构成共同犯罪,但不以牟利为要件;居中倒卖者属于毒品交易主体,与前后环节的交易对象是上下家关系,直接参与毒品交易并从中获利。二者区分的关键在于在毒品交易中所处的地位和作用不同。居间介绍者不是毒品交易的一方主体,在交易中处于中间人地位,对毒品交易起帮助、促成作用;居中倒卖者虽然也处于毒品交易链条的中间环节,但在每一个具体的交易环节中都是一方交易主体,对交易的发起和达成起决定性作用。就量刑而言,对居中倒卖毒品者的处罚一般要重于居间介绍者。

  本案中,被告人王守林明显处于毒品交易链条的中间环节,但其既没有提供毒资,也不是毒品来源,对其身份,究竟应认定为居间介绍者还是居中倒卖者,存在一定争议。我们认为,应认定王守林系居中倒卖者。主要理由是:

  第一,根据查明的事实,梁宗久、马玉华、王孝新向黄昌彬提出要到大竹县购买毒品后,黄昌彬即联系王守林准备毒品,王守林、黄昌彬先后两次携带甲基苯丙胺样品与梁宗久等人洽谈毒品交易,均因质量不好和数量不够未能成交。这说明王守林与梁宗久等人之间已有交易毒品的犯意联络和具体行为,只因客观原因未成功。

  第二,在交易未成的情况下,王守林紧急联系被告人孙奇志,王守林租车前往达州市与孙奇志见面,对孙奇志提供的毒品样品进行验货,并与孙奇志谈好毒品交易价格为21.5万元/公斤。这说明王守林与孙奇志之间亦有交易毒品的犯意联络。

  第三,王守林随后通知梁宗久等人到达州市交易毒品,并告知毒品价格为25万元/公斤。这说明王守林明显有加价倒卖、从中获利的意图。

  第四,王守林先指使王义杰将毒品样品送给梁宗久等人验货,后与梁宗久一起将12万元定金交给孙奇志。孙奇志从上家处购得毒品后电话通知王守林进行交易。王守林驾车将孙奇志接到马玉华等人所在的酒店,孙奇志在酒店外等候,由王守林、梁宗久将孙奇志提供的毒品拿到马玉华等人所在房间,马玉华等人收货后将剩余37万元毒资交给王守林。由此,本案交易的毒品、毒资均经过王守林之手,王守林与孙奇志、梁亲久等人分别构成独立交易关系。王守林的行为对毒品交易的完成起到关键的决定性作用。

  第五,王守林在与梁宗久一起去给孙奇志交付定金的途中,还单独贩卖给梁宗久甲基苯丙胺100余克,更反映出王守林与梁宗久等人之间的交易关系。综上,根据查明的事实,应认定在贩卖毒品犯罪中,孙奇志是王守林的上家,梁宗久、马玉华等人是王守林的下家,王守林是孙奇志与梁宗久、马玉华之间的居中倒卖者。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