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 公众号
  • 手机浏览
  • 登录 注册

余某某妨害公务案

发布时间:2021-06-15 浏览:96次

福建省惠安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闽0521刑初848号
公诉机关惠安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余某某,男,1956年6月2日出生于福建省惠安县,汉族,小学文化,务工,家住惠安县。因涉嫌犯妨害公务罪,于2018年9月5日被抓获,同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0日被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8年11月9日继续被取保候审。
指定辩护人庄群阳,福建真诚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惠安县人民检察院以惠检诉刑诉〔2018〕83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余国曙犯妨害公务罪,于2018年11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惠安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玉兰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余某某及其指定辩护人庄群阳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18年9月5日18时许,被告人余某某因琐事纠纷到惠安县东岭镇东埭村委会楼下陈某太夫妇经营的理发店对陈某太进行谩骂,并向陈某太脸部打了一拳。在等待理发的惠安县东岭镇边防派出所所长丘某见状遂上前制止并表明身份,要求余某某配合处理,并拿起手机欲拨打电话要求派出所出警。被告人余国曙听到后朝丘某乱抓乱踢,将丘某的手机和眼镜拨掉在地。在丘某叫理发店人员打电话报警后,被告人余某某为摆脱丘某的控制,多次扭摔、抓、踢丘某,致使丘某鼻部、手臂、双膝多处受伤,直至惠安县东岭镇东埭村村委会副主任张某霞到场劝说,被告人余某某才配合丘某到村委会办公室等候民警处理。经法医鉴定,丘某的损伤程度不构成经微伤。
上述事实,被告人余某某在开庭审理中无异议,且有证人丘某、陈某太、张某霞等人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惠公鉴〔2018〕241号鉴定书、疾病证明书及伤情照片,工作说明和现场处警情况记录表,警官证等,到案经过,户籍证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余某某采取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十九条“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遇有其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况,应当履行职责”的规定,本案民警下班后在理发店内发现被告人余某某故意伤害他人的违法活动,履行人民警察职责实施抓捕行为,应视为执行公务。被告人余某某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从重处罚。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被告人余某某所在地的社区矫正中心向本院出具《审前社会调查评估报告》,认为其适合社区矫正,宣告缓刑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可对其宣告缓刑。辩护人对此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五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余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骆丽芳
人民陪审员  何雪珍
人民陪审员  王耐蘅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郑白如
附本案引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七十七条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
第十九条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遇有其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况,应当履行职责。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发表

余某某妨害公务案

发布时间:2021-06-15 浏览:96次

福建省惠安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8)闽0521刑初848号
公诉机关惠安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余某某,男,1956年6月2日出生于福建省惠安县,汉族,小学文化,务工,家住惠安县。因涉嫌犯妨害公务罪,于2018年9月5日被抓获,同月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9月20日被取保候审。经本院决定,于2018年11月9日继续被取保候审。
指定辩护人庄群阳,福建真诚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惠安县人民检察院以惠检诉刑诉〔2018〕83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余国曙犯妨害公务罪,于2018年11月9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惠安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张玉兰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余某某及其指定辩护人庄群阳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经审理查明:2018年9月5日18时许,被告人余某某因琐事纠纷到惠安县东岭镇东埭村委会楼下陈某太夫妇经营的理发店对陈某太进行谩骂,并向陈某太脸部打了一拳。在等待理发的惠安县东岭镇边防派出所所长丘某见状遂上前制止并表明身份,要求余某某配合处理,并拿起手机欲拨打电话要求派出所出警。被告人余国曙听到后朝丘某乱抓乱踢,将丘某的手机和眼镜拨掉在地。在丘某叫理发店人员打电话报警后,被告人余某某为摆脱丘某的控制,多次扭摔、抓、踢丘某,致使丘某鼻部、手臂、双膝多处受伤,直至惠安县东岭镇东埭村村委会副主任张某霞到场劝说,被告人余某某才配合丘某到村委会办公室等候民警处理。经法医鉴定,丘某的损伤程度不构成经微伤。
上述事实,被告人余某某在开庭审理中无异议,且有证人丘某、陈某太、张某霞等人的证言,辨认笔录及照片,惠公鉴〔2018〕241号鉴定书、疾病证明书及伤情照片,工作说明和现场处警情况记录表,警官证等,到案经过,户籍证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余某某采取暴力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其行为已构成妨害公务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十九条“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遇有其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况,应当履行职责”的规定,本案民警下班后在理发店内发现被告人余某某故意伤害他人的违法活动,履行人民警察职责实施抓捕行为,应视为执行公务。被告人余某某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从重处罚。其归案后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当庭自愿认罪,可从轻处罚。被告人余某某所在地的社区矫正中心向本院出具《审前社会调查评估报告》,认为其适合社区矫正,宣告缓刑对其所居住的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符合适用缓刑的条件,可对其宣告缓刑。辩护人对此提出的相关辩护意见,予以采纳。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五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七十二条第一款,第七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余某某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拘役四个月,缓刑六个月。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骆丽芳
人民陪审员  何雪珍
人民陪审员  王耐蘅
二〇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郑白如
附本案引用的主要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七十七条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六十七条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七十二条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分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第七十三条拘役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一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二个月。
有期徒刑的缓刑考验期限为原判刑期以上五年以下,但是不能少于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
第十九条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遇有其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况,应当履行职责。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