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 公众号
  • 手机浏览
  • 登录 注册

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案

发布时间:2021-06-15 浏览:148次

四川省南江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川1922刑初69号
公诉机关四川省南江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某某,男,生于1998年2月6日,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南江县。因涉嫌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于2018年11月20日被南江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12月20日经南江县人民检察院批准由南江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南江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李南林,南江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公诉机关以南检刑诉〔2019〕6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于2019年3月3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公诉机关指派检察员李尔果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唐光明及指定辩护人李南林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8年11月19日凌晨左右,被告人唐某某饮酒后驾驶川Y×××××号小型轿车搭乘喻某,从南江镇“公园坝”至东榆镇方向行驶,当车行至南江县“城市公园”三岔路口时,由于车速过快,车辆撞倒公路边路灯电杆,翻滚至路边。唐某某、喻某从车内出来后,时逢驾车路过此地的南江县公安局民警何某、杨某、李某、辅警邵某。李某、何某在上前询问二人是否受伤需要帮助时,发现唐某某、喻某(另案)有危险驾驶嫌疑,李某拿出手机录像,遭到唐某某阻止。民警李某遂向二人口头表明警察身份,唐光明上前将李某的手机抢走,李某与唐某某争夺手机时,喻某上前将李某抱住,唐光明使用李某的手机将李某头部打伤后,二人逃离现场。民警于当晚在南江县中医院找到唐光明,并对其血液进行了提取。经巴中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理化检验鉴定,在唐某某的血液中检出乙醇,含量为142.4mg/100ml;经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川Y×××××号小型轿车在事故路段平均行驶速度介于154-157km/h之间;经南江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李某本次损伤属轻微伤。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唐某某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的规定,应当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唐某某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之规定,应当以妨害公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提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唐某某辩解称,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危险驾驶罪的事实及罪名无异议,对指控其犯妨害公务罪的罪名和事实有异议,李某没有对我说过他是警察,他也没有身穿制服,没有对我出示警官证,我是制止李某对我拍照行为才对其造成了误伤,我的行为不构成妨害公务罪。
其指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的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被告人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自愿认罪、系初犯、对事故造成的损失已赔偿,建议法院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2、被告人唐某某的行为不构成妨害公务罪,本案被害人李某不是依法执行职务,案发当天,李某等人到现场后并未出示人民警察证件,也未按照规定着装,佩戴人民警察标志,李某等人的行为不是依法执行公务。
经审理查明:2018年11月19日凌晨左右,被告人唐光明饮酒后驾驶川Y×××××号小型轿车搭乘喻某,从南江镇宏帆广场滨河路往东榆镇方向行驶,当车行至南江县“城市公园”三岔路口转弯处时,由于车速过快,车辆驶出道路撞倒公路边路灯电杆,翻滚至路边坡下。时逢南江县公安局民警何某、杨某、李某、辅警邵某驾车路过此地。李某、何某便下车了解情况,看见唐某某、喻某从事故车内出来后,李某上前询问二人是否受伤需要帮助,发现唐某某、喻某(另案)有危险驾驶嫌疑,李某便拿出手机准备录像,遭到唐某某阻止。李某遂向二人口头表明警察身份,唐某某叫李某把照片删了并上前将李某的手机抢走,李某与唐某某争夺手机时,喻某上前将李某抱住,唐某某使用李某的手机连续击打李某头部至李某头部受伤,随后二人逃离现场。民警于当晚在南江县中医院找到唐光明,并对其血液进行了提取。经巴中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理化检验鉴定,在唐某某的血液中检出乙醇,含量为142.4mg/100ml;经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川Y×××××号小型轿车在事故路段平均行驶速度介于154-157km/h之间;经南江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李某本次损伤属轻微伤。
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唐某某已对被害人李某以及被损坏的路灯及其他市政设施予以赔偿,被害人李某对唐某某的行为表示谅解。本次交通事故中,被告人唐某某酒后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严重超速行驶且发生单一交通事故撞坏路灯及附属设施,依法应当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已被本院采信的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案件来源情况。
2、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唐某某生于1998年2月6日,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3、拘留证、逮捕证证实:被告人唐某某被采取强制措施情况。
4、人身安全检查笔录证实:公安机关讯问前对被告人唐某某进行人身安全检查,发现其脖子右侧,鼻梁、右眼下方分别有一处擦伤。
5、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证实:案发后侦查机关对唐光明的驾驶罪予以扣留。
6、川公政衔令字〔2001〕33号文件、警官证复印件、南江县公安局证明证实:被害人李某于2001年8月7日被授予人民警察警员警衔,系南江县公安局民警。
7、谅解书证实:案发后,唐某某家属积极支付了李某医疗费,李某对唐某某的殴打行为表示谅解。
8、血液提取登记表证实:案发后侦查机关带唐某某在南江县中医院提取了血液。
9、机动车信息查询、驾驶人信息查询证实:川Y×××××号车辆系唐某某所有,唐某某持C1驾驶证。
10、南江县市政管理所证明证实:唐某某赔偿了其撞损的市政设施恢复费用4000元。
二、证人证言
1、证人何某证实:我是南江县公安局民警。2018年11月19日凌晨0时许,我和李某、杨某、邵某等人一起吃完晚饭后,杨某开车送我们回家,当车行驶至城市公园弯道处时,左前方一辆黑色越野车以很快的速度失控冲出了公路,撞上了路边的路沿石和路灯路牌,直接翻到了斜坡下面。杨某、邵某在车上给事故中队打电话报警,我和李某就前往事故现场救人。到现场后,看见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从下面的斜坡上来,我和李某上前问对方有没有人员受伤、车上还有没有其他人,他们说没有,对方高个子叫我帮他打个电话,我说先报警,对方说不用报警,先给他老婆打电话。这时,李某就拿出手机拍视频,对方高个子就把李某手里的手机一把抢过去拿在他手里,嘴里还说:“删了,不准给老子拍”,李某说我们也是公安局的,可以拍。高个子就在手机上找录的视频,李某就去拿手机,高个子就用手机砸了李某的头部4、5下,当场就把李某头部砸得头破血流。在砸的同时,对方一个矮个子把李某拉住,不要李某去打那个高个子。砸完后,高个子就把手机扔进了城市公园,然后对方两个人就离开了。
2、证人邵某证实:我是南江县公安局民警。杨某报警后,我就和杨某一起下车去看李某他们,我看见李某、何某和对方抱在一起的,李某头部在流血,并叫对方把手机还给他。
3、证人杨某证实:我打完报警电话后,下车听见李某说对方那个高个子把他手机抢走了,他去拿自己的手机,对方一个矮个子把李某抓着的,我就上去把双方往开里拉,对方高个子就拿着手机朝李某头部砸,他连续打了很多下,当场就把李某砸得头破血流,之后两个小伙子就跑了。
4、证人刘某、陈某、林某均证实:唐某某、喻某在案发当晚饮酒的事实。
5、证人喻某证实:2018年11月18日晚上22时许,我和几个朋友在宏帆广场“乐秀”KTV喝酒、唱歌耍,大概耍了一个小时后,唐某某就进了包间,然后我们一起在包间内喝酒、唱歌,直到19日凌晨0时许,唐某某喝醉了,我和他就离开了KTV。唐某某驾驶他的黑色吉普车,我坐在副驾驶,车子从宏帆广场滨河路出发准备往东榆方向行驶,当经过中咀大桥桥头时,唐某某就开始不断地加速,开到城市公园彩虹桥的时候,他的行驶速度已经差不多达到了150码左右,在彩虹桥桥头向右转弯的时候,因速度太快,车辆失去控制,开向了人行道,将人行道上一根路灯撞断,随后车子翻滚到路沿下,转了两圈才停下。我和唐某某从车中钻出来,走到大路上的时候,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和中年妇女,他们问我们有没有受伤,需不需要去医院,我们说不需要。这时,中年男子说他是警察,但没有出示证件,也没有穿警服,他就拿起手机开始拍照,拍我和唐某某的长相,唐某某看见后,将那名男子的手机抢了,并与那名男子发生争吵,这名男子一直想把手机抢回来,这时唐某某拿着手机向这名男子头部砸去,砸了一下后,我就用手抱住那名男子腰部,唐某某又拿着手机砸了那名男子头顶4、5下,当时对方的头就流血了。这时从旁边来了两个中年妇女把我们双方就拉开了,我和唐某某就乘出租车离开了现场。后在路上看见唐某某嘴巴在流血,我们带唐某某到南江县中医院时,交警就来了,在医院里面交警对我和唐某某进行了抽血。
三、被害人李某的陈述
我是南江县公安局城东派出所民警。2018年11月18日23时许,我与老婆杨某、城东派出所民警张某、辅警邵某、刑警队民警何某吃完晚饭后,杨某开车分别送他们回家,我们途经城市公园弯道时,看见一道光快速地从我们面前过去,然后就是嘭的一声响,我知道是一辆车出了车祸,当时我第一反应是救人,我就叫杨某报警,我和何某跑到事故现场。这时,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从下面的斜坡上来,其中一个嘴巴鼻子有血,我就问他们有没有人受伤、车上还有没有其他人,他们说没有受伤,车上没有其他人了。这时,我闻到对方有很大的酒味,然后我就掏出手机准备录像,对方高个子问我录像干什么。我说我是警察,可以录像。高个子就一下把我手机抢走了,我准备把手机拿回来,高个子就使用手机砸了我头顶10多下,矮个子把我拉住,当场就把我砸得头破血流,之后两个小伙子就离开了。我当时闻到对方有很大酒味,我不敢确定到底是谁喝酒、谁开车,准备录像取证,方便交警处理事故。
四、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
2018年11月18日晚10点左右,我与喻某等十几人在南江镇公园坝“新天地”酒吧喝酒,喝了大概有5、6瓶啤酒,后又在宏帆“乐秀”KTV喝了一杯啤酒,19日凌晨0时左右,我驾驶川Y×××××号越野车搭乘喻某,从南江镇宏帆广场滨河路出发,准备往樵河桥行驶,行驶至秀水大桥城市公园岔路口时,因车速过快,发生侧滑,撞向城市公园路灯电杆,车辆发生翻滚,我和喻某从车里爬出来,准备离开现场,这时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女性就过来,那名中年男子在拍照,并问我有没有受伤,我叫他把手机拿过来,把照片删除,他不同意。我就把他手机抢过来准备自己删除,这名男子就来抢手机,我们就打起来了,喻某将这个男子抱住,我用抢过来的手机对这个男子头部进行连续打击,打完之后,我就把手机仍到城市公园下面去了。之后,我和喻某就乘出租车去了樵河桥,我醒来后就在中医院了,有很多警察也在。
当晚被我打伤的男子没有穿警服,也没有向我出示警官证,没有向我们表明警察身份,案发后我才知道他是警察。
五、鉴定意见
1、南江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李某本次损伤属轻微伤。
2、巴中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理化检验报告证实:在唐某某的血液中检出乙醇,含量为142.4mg/100ml。
3、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川Y×××××号小型轿车在事故路段平均行驶速度介于154-157km/h之间。
六、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证实:2018年11月19日,南江县公安局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勘查,反映了现场概貌,中心现场位置,案发地面有大量血迹,一辆肇事车辆及路口路灯、红绿灯指示灯箱严重损坏等情况。
七、现场监控视频证实:案发时段,川Y×××××号车辆在案发地快速行驶并发生交通事故,唐某某与他人在事故现场发生纠纷并殴打他人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唐某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法规,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其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应予刑罚处罚。被告人唐某某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其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依法应从重处罚。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的事实及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唐某某醉酒驾驶机动车,在案发路段超速行驶,发生交通事故,并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唐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危险驾驶犯罪事实,庭审中亦自愿认罪,具有坦白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唐某某积极赔偿被害人李某以及被损坏的路灯及其他市政设施损失并取得被害人谅解,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对其指定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犯危险驾驶罪,具有坦白情节,已赔偿事故造成的损失并取得谅解,可从轻处罚的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被害人李某口头表明自己警察身份有喻某的供述(另案)、证人何某的证言、被害人李某的陈述等证据相互印证证实,故被告人唐某某辩解称李某未表明自己警察身份的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本案中,有川公政衔令字〔2001〕33号文件、李某警官证复印件等书证证实李某系南江县公安局在编民警。《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遇有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况,应当履行职责。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回家途经交通事故现场,积极主动查看事故现场,履行救助义务过程中,发现被告人唐某某有醉酒驾驶嫌疑,拿出手机对唐某某进行拍照取证,口头表明自己是警察身份,其在非工作时间、遇紧急情况并表明自己警察身份情况下查看事故现场、拍照取证的行为系依法履行职务;被告人唐某某发现拍照后抢夺手机,并故意使用手机连续击打被害人李某头部,致使李某头部轻微伤,其故意以暴力方法阻碍李某依法履行职务的行为符合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要件。故被告人唐某某及其指定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妨害公务罪的辩护辩解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二百七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二条第(一)、(五)项,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0元;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0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1月20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止。所判罚金限判决生效即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审 判 长  陈永昌
人民陪审员  龚俊清
人民陪审员  岳贤华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毛 丽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一)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
(二)醉酒驾驶机动车的;
(三)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
(四)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
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对前款第三项、第四项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百七十七条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
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一条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血液酒精含量达到8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
前款规定的“道路”“机动车”,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
第二条醉酒驾驶机动车,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一)造成交通事故且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或者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未构成其他犯罪的;
……
(五)有严重超员、超载或者超速驾驶,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使用伪造或者变造的机动车牌证等严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为的;
……
第三条醉酒驾驶机动车,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公安机关依法检查,又构成妨害公务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发表

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案

发布时间:2021-06-15 浏览:148次

四川省南江县人民法院
刑 事 判 决 书
(2019)川1922刑初69号
公诉机关四川省南江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唐某某,男,生于1998年2月6日,汉族,初中文化,无业,住南江县。因涉嫌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于2018年11月20日被南江县公安局刑事拘留,2018年12月20日经南江县人民检察院批准由南江县公安局执行逮捕,现羁押于南江县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李南林,南江县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公诉机关以南检刑诉〔2019〕6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于2019年3月3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公诉机关指派检察员李尔果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唐光明及指定辩护人李南林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2018年11月19日凌晨左右,被告人唐某某饮酒后驾驶川Y×××××号小型轿车搭乘喻某,从南江镇“公园坝”至东榆镇方向行驶,当车行至南江县“城市公园”三岔路口时,由于车速过快,车辆撞倒公路边路灯电杆,翻滚至路边。唐某某、喻某从车内出来后,时逢驾车路过此地的南江县公安局民警何某、杨某、李某、辅警邵某。李某、何某在上前询问二人是否受伤需要帮助时,发现唐某某、喻某(另案)有危险驾驶嫌疑,李某拿出手机录像,遭到唐某某阻止。民警李某遂向二人口头表明警察身份,唐光明上前将李某的手机抢走,李某与唐某某争夺手机时,喻某上前将李某抱住,唐光明使用李某的手机将李某头部打伤后,二人逃离现场。民警于当晚在南江县中医院找到唐光明,并对其血液进行了提取。经巴中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理化检验鉴定,在唐某某的血液中检出乙醇,含量为142.4mg/100ml;经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川Y×××××号小型轿车在事故路段平均行驶速度介于154-157km/h之间;经南江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李某本次损伤属轻微伤。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唐某某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的规定,应当以危险驾驶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唐某某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之规定,应当以妨害公务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并从重处罚。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提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唐某某辩解称,对公诉机关指控其犯危险驾驶罪的事实及罪名无异议,对指控其犯妨害公务罪的罪名和事实有异议,李某没有对我说过他是警察,他也没有身穿制服,没有对我出示警官证,我是制止李某对我拍照行为才对其造成了误伤,我的行为不构成妨害公务罪。
其指定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1、对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的事实及罪名无异议,被告人具有坦白情节、当庭自愿认罪、系初犯、对事故造成的损失已赔偿,建议法院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2、被告人唐某某的行为不构成妨害公务罪,本案被害人李某不是依法执行职务,案发当天,李某等人到现场后并未出示人民警察证件,也未按照规定着装,佩戴人民警察标志,李某等人的行为不是依法执行公务。
经审理查明:2018年11月19日凌晨左右,被告人唐光明饮酒后驾驶川Y×××××号小型轿车搭乘喻某,从南江镇宏帆广场滨河路往东榆镇方向行驶,当车行至南江县“城市公园”三岔路口转弯处时,由于车速过快,车辆驶出道路撞倒公路边路灯电杆,翻滚至路边坡下。时逢南江县公安局民警何某、杨某、李某、辅警邵某驾车路过此地。李某、何某便下车了解情况,看见唐某某、喻某从事故车内出来后,李某上前询问二人是否受伤需要帮助,发现唐某某、喻某(另案)有危险驾驶嫌疑,李某便拿出手机准备录像,遭到唐某某阻止。李某遂向二人口头表明警察身份,唐某某叫李某把照片删了并上前将李某的手机抢走,李某与唐某某争夺手机时,喻某上前将李某抱住,唐某某使用李某的手机连续击打李某头部至李某头部受伤,随后二人逃离现场。民警于当晚在南江县中医院找到唐光明,并对其血液进行了提取。经巴中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理化检验鉴定,在唐某某的血液中检出乙醇,含量为142.4mg/100ml;经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川Y×××××号小型轿车在事故路段平均行驶速度介于154-157km/h之间;经南江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李某本次损伤属轻微伤。
另查明:案发后,被告人唐某某已对被害人李某以及被损坏的路灯及其他市政设施予以赔偿,被害人李某对唐某某的行为表示谅解。本次交通事故中,被告人唐某某酒后驾驶机动车上道路行驶,严重超速行驶且发生单一交通事故撞坏路灯及附属设施,依法应当承担本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上述事实,有经庭审质证已被本院采信的下列证据证实:
一、书证
1、受案登记表、立案决定书证实:案件来源情况。
2、户籍证明证实:被告人唐某某生于1998年2月6日,具有刑事责任能力
3、拘留证、逮捕证证实:被告人唐某某被采取强制措施情况。
4、人身安全检查笔录证实:公安机关讯问前对被告人唐某某进行人身安全检查,发现其脖子右侧,鼻梁、右眼下方分别有一处擦伤。
5、行政强制措施凭证证实:案发后侦查机关对唐光明的驾驶罪予以扣留。
6、川公政衔令字〔2001〕33号文件、警官证复印件、南江县公安局证明证实:被害人李某于2001年8月7日被授予人民警察警员警衔,系南江县公安局民警。
7、谅解书证实:案发后,唐某某家属积极支付了李某医疗费,李某对唐某某的殴打行为表示谅解。
8、血液提取登记表证实:案发后侦查机关带唐某某在南江县中医院提取了血液。
9、机动车信息查询、驾驶人信息查询证实:川Y×××××号车辆系唐某某所有,唐某某持C1驾驶证。
10、南江县市政管理所证明证实:唐某某赔偿了其撞损的市政设施恢复费用4000元。
二、证人证言
1、证人何某证实:我是南江县公安局民警。2018年11月19日凌晨0时许,我和李某、杨某、邵某等人一起吃完晚饭后,杨某开车送我们回家,当车行驶至城市公园弯道处时,左前方一辆黑色越野车以很快的速度失控冲出了公路,撞上了路边的路沿石和路灯路牌,直接翻到了斜坡下面。杨某、邵某在车上给事故中队打电话报警,我和李某就前往事故现场救人。到现场后,看见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从下面的斜坡上来,我和李某上前问对方有没有人员受伤、车上还有没有其他人,他们说没有,对方高个子叫我帮他打个电话,我说先报警,对方说不用报警,先给他老婆打电话。这时,李某就拿出手机拍视频,对方高个子就把李某手里的手机一把抢过去拿在他手里,嘴里还说:“删了,不准给老子拍”,李某说我们也是公安局的,可以拍。高个子就在手机上找录的视频,李某就去拿手机,高个子就用手机砸了李某的头部4、5下,当场就把李某头部砸得头破血流。在砸的同时,对方一个矮个子把李某拉住,不要李某去打那个高个子。砸完后,高个子就把手机扔进了城市公园,然后对方两个人就离开了。
2、证人邵某证实:我是南江县公安局民警。杨某报警后,我就和杨某一起下车去看李某他们,我看见李某、何某和对方抱在一起的,李某头部在流血,并叫对方把手机还给他。
3、证人杨某证实:我打完报警电话后,下车听见李某说对方那个高个子把他手机抢走了,他去拿自己的手机,对方一个矮个子把李某抓着的,我就上去把双方往开里拉,对方高个子就拿着手机朝李某头部砸,他连续打了很多下,当场就把李某砸得头破血流,之后两个小伙子就跑了。
4、证人刘某、陈某、林某均证实:唐某某、喻某在案发当晚饮酒的事实。
5、证人喻某证实:2018年11月18日晚上22时许,我和几个朋友在宏帆广场“乐秀”KTV喝酒、唱歌耍,大概耍了一个小时后,唐某某就进了包间,然后我们一起在包间内喝酒、唱歌,直到19日凌晨0时许,唐某某喝醉了,我和他就离开了KTV。唐某某驾驶他的黑色吉普车,我坐在副驾驶,车子从宏帆广场滨河路出发准备往东榆方向行驶,当经过中咀大桥桥头时,唐某某就开始不断地加速,开到城市公园彩虹桥的时候,他的行驶速度已经差不多达到了150码左右,在彩虹桥桥头向右转弯的时候,因速度太快,车辆失去控制,开向了人行道,将人行道上一根路灯撞断,随后车子翻滚到路沿下,转了两圈才停下。我和唐某某从车中钻出来,走到大路上的时候,来了一个中年男子和中年妇女,他们问我们有没有受伤,需不需要去医院,我们说不需要。这时,中年男子说他是警察,但没有出示证件,也没有穿警服,他就拿起手机开始拍照,拍我和唐某某的长相,唐某某看见后,将那名男子的手机抢了,并与那名男子发生争吵,这名男子一直想把手机抢回来,这时唐某某拿着手机向这名男子头部砸去,砸了一下后,我就用手抱住那名男子腰部,唐某某又拿着手机砸了那名男子头顶4、5下,当时对方的头就流血了。这时从旁边来了两个中年妇女把我们双方就拉开了,我和唐某某就乘出租车离开了现场。后在路上看见唐某某嘴巴在流血,我们带唐某某到南江县中医院时,交警就来了,在医院里面交警对我和唐某某进行了抽血。
三、被害人李某的陈述
我是南江县公安局城东派出所民警。2018年11月18日23时许,我与老婆杨某、城东派出所民警张某、辅警邵某、刑警队民警何某吃完晚饭后,杨某开车分别送他们回家,我们途经城市公园弯道时,看见一道光快速地从我们面前过去,然后就是嘭的一声响,我知道是一辆车出了车祸,当时我第一反应是救人,我就叫杨某报警,我和何某跑到事故现场。这时,一高一矮两个小伙子从下面的斜坡上来,其中一个嘴巴鼻子有血,我就问他们有没有人受伤、车上还有没有其他人,他们说没有受伤,车上没有其他人了。这时,我闻到对方有很大的酒味,然后我就掏出手机准备录像,对方高个子问我录像干什么。我说我是警察,可以录像。高个子就一下把我手机抢走了,我准备把手机拿回来,高个子就使用手机砸了我头顶10多下,矮个子把我拉住,当场就把我砸得头破血流,之后两个小伙子就离开了。我当时闻到对方有很大酒味,我不敢确定到底是谁喝酒、谁开车,准备录像取证,方便交警处理事故。
四、被告人唐某某的供述
2018年11月18日晚10点左右,我与喻某等十几人在南江镇公园坝“新天地”酒吧喝酒,喝了大概有5、6瓶啤酒,后又在宏帆“乐秀”KTV喝了一杯啤酒,19日凌晨0时左右,我驾驶川Y×××××号越野车搭乘喻某,从南江镇宏帆广场滨河路出发,准备往樵河桥行驶,行驶至秀水大桥城市公园岔路口时,因车速过快,发生侧滑,撞向城市公园路灯电杆,车辆发生翻滚,我和喻某从车里爬出来,准备离开现场,这时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女性就过来,那名中年男子在拍照,并问我有没有受伤,我叫他把手机拿过来,把照片删除,他不同意。我就把他手机抢过来准备自己删除,这名男子就来抢手机,我们就打起来了,喻某将这个男子抱住,我用抢过来的手机对这个男子头部进行连续打击,打完之后,我就把手机仍到城市公园下面去了。之后,我和喻某就乘出租车去了樵河桥,我醒来后就在中医院了,有很多警察也在。
当晚被我打伤的男子没有穿警服,也没有向我出示警官证,没有向我们表明警察身份,案发后我才知道他是警察。
五、鉴定意见
1、南江县公安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证实:李某本次损伤属轻微伤。
2、巴中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理化检验报告证实:在唐某某的血液中检出乙醇,含量为142.4mg/100ml。
3、四川华大科技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川Y×××××号小型轿车在事故路段平均行驶速度介于154-157km/h之间。
六、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证实:2018年11月19日,南江县公安局对案发现场进行了勘查,反映了现场概貌,中心现场位置,案发地面有大量血迹,一辆肇事车辆及路口路灯、红绿灯指示灯箱严重损坏等情况。
七、现场监控视频证实:案发时段,川Y×××××号车辆在案发地快速行驶并发生交通事故,唐某某与他人在事故现场发生纠纷并殴打他人的事实。
本院认为,被告人唐某某违反道路交通安全管理法规,醉酒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其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应予刑罚处罚。被告人唐某某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其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依法应从重处罚。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依法应当数罪并罚。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妨害公务罪的事实及罪名成立,本院予以支持。被告人唐某某醉酒驾驶机动车,在案发路段超速行驶,发生交通事故,并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依法应当从重处罚;被告人唐某某到案后如实供述危险驾驶犯罪事实,庭审中亦自愿认罪,具有坦白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案发后,被告人唐某某积极赔偿被害人李某以及被损坏的路灯及其他市政设施损失并取得被害人谅解,可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对其指定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犯危险驾驶罪,具有坦白情节,已赔偿事故造成的损失并取得谅解,可从轻处罚的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被害人李某口头表明自己警察身份有喻某的供述(另案)、证人何某的证言、被害人李某的陈述等证据相互印证证实,故被告人唐某某辩解称李某未表明自己警察身份的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本案中,有川公政衔令字〔2001〕33号文件、李某警官证复印件等书证证实李某系南江县公安局在编民警。《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第十九条规定,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遇有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况,应当履行职责。本案中,被害人李某回家途经交通事故现场,积极主动查看事故现场,履行救助义务过程中,发现被告人唐某某有醉酒驾驶嫌疑,拿出手机对唐某某进行拍照取证,口头表明自己是警察身份,其在非工作时间、遇紧急情况并表明自己警察身份情况下查看事故现场、拍照取证的行为系依法履行职务;被告人唐某某发现拍照后抢夺手机,并故意使用手机连续击打被害人李某头部,致使李某头部轻微伤,其故意以暴力方法阻碍李某依法履行职务的行为符合妨害公务罪的构成要件。故被告人唐某某及其指定辩护人提出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妨害公务罪的辩护辩解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二百七十七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九条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一条,第二条第(一)、(五)项,第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唐某某犯危险驾驶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0元;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000.00元。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8年11月20日起至2019年8月19日止。所判罚金限判决生效即缴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四川省巴中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五份。
审 判 长  陈永昌
人民陪审员  龚俊清
人民陪审员  岳贤华
二〇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毛 丽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拘役,并处罚金:
(一)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
(二)醉酒驾驶机动车的;
(三)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
(四)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
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对前款第三项、第四项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百七十七条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第六十九条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总和刑期不满三十五年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总和刑期在三十五年以上的,最高不能超过二十五年。
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拘役的,执行有期徒刑。数罪中有判处有期徒刑和管制,或者拘役和管制的,有期徒刑、拘役执行完毕后,管制仍须执行。
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其中附加刑种类相同的,合并执行,种类不同的,分别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
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第一条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血液酒精含量达到80毫克/100毫升以上的,属于醉酒驾驶机动车,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以危险驾驶罪定罪处罚。
前款规定的“道路”“机动车”,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
第二条醉酒驾驶机动车,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一)造成交通事故且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或者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未构成其他犯罪的;
……
(五)有严重超员、超载或者超速驾驶,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使用伪造或者变造的机动车牌证等严重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为的;
……
第三条醉酒驾驶机动车,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公安机关依法检查,又构成妨害公务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数罪并罚的规定处罚。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