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 公众号
  • 手机浏览
  • 登录 注册

“梅姨”案主犯张维平,二审维持死刑

发布时间:2021-12-31 浏览:386次

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对“拐卖妇女、儿童罪”规定的法定刑有三个档次:一是基本的法定刑,即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二是加重的法定刑,即犯本罪并属于拐卖妇女、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拐卖妇女、儿童三人以上等八种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三是犯本罪且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由此可见,本案一、二审法院对主犯张维平、周容平判决死刑,另有二人判处无期徒刑、一人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符合法律规定,也体现了对共同犯罪人在量刑时应当区别对待、罚当其罪、罚当其刑的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判处死刑案件除适用“两审终审制”外,还必须经过“死刑复核程序”这个特别程序。因此,这个判决还将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执行死刑的命令,由高级人民法院交付第一审人民法院执行。

近日,广东省高级法院对张维平等5人拐卖儿童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了一审法院刑事部分的判决:张维平、周容平判决死刑,另有二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一人被判刑十年。

2021年12月29日,被拐儿童申聪(化名)的父亲申军良告诉记者,广东高院的法官来到山东,将二审判决书送达给他。

此案由广州中院于2018年12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至2005年期间,被告人张维平通过刻意搭讪结识被拐卖儿童的家人,趁其不备抱走小孩,并贩卖牟利,累计作案八宗;此外,被告人周容平提议,与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密谋策划,闯进出租房内,将被害人母亲捆绑,强行抱走申聪后交给张维平贩卖。

一审判决书显示,张维平拐卖9名儿童的作案地点,有4次是在广州增城区,1次在广州黄埔区,另有4次在惠州市博罗县。被拐的9名男童,当时最小的1岁,最大的3岁,其中8人被卖往河源市紫金县。

据张维平交待,他拐卖的9名男童,都是通过“梅姨”找到买家。目前“梅姨”身份尚未查明。

张维平、周容平等5名被告人都是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人,来自同一个村。案发11年后的2016年3月,上述5人先后被警方抓获。

一审期间,申聪的父亲申军良夫妇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各被告人赔偿损失,广州中院当时认为损失情况无法查明,驳回其诉求。

广州中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张维平、周容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三千元。

一审宣判后,申军良夫妇和5名被告人均提出了上诉。

在案件审理期间,2020年1月,申聪被警方找到。此外,被拐9名儿童中的另外5人,也被警方陆续寻回。

2021年12月10日,广东高院对此案作出二审判决。

判决书显示,广东高院维持了一审法院对张维平、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等5人的定罪量刑;撤销广州中院关于驳回申军良夫妇诉求的判决,判决张维平、周容平等5名原审被告人连带赔偿申军良夫妇物质损失39.5万元。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去登录

“梅姨”案主犯张维平,二审维持死刑

发布时间:2021-12-31 浏览:386次

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条对“拐卖妇女、儿童罪”规定的法定刑有三个档次:一是基本的法定刑,即拐卖妇女、儿童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二是加重的法定刑,即犯本罪并属于拐卖妇女、儿童集团的首要分子,拐卖妇女、儿童三人以上等八种情形之一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三是犯本罪且情节特别严重的,处死刑,并处没收财产。

由此可见,本案一、二审法院对主犯张维平、周容平判决死刑,另有二人判处无期徒刑、一人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符合法律规定,也体现了对共同犯罪人在量刑时应当区别对待、罚当其罪、罚当其刑的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

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判处死刑案件除适用“两审终审制”外,还必须经过“死刑复核程序”这个特别程序。因此,这个判决还将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并由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签发执行死刑的命令,由高级人民法院交付第一审人民法院执行。

近日,广东省高级法院对张维平等5人拐卖儿童案作出二审判决,维持了一审法院刑事部分的判决:张维平、周容平判决死刑,另有二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一人被判刑十年。

2021年12月29日,被拐儿童申聪(化名)的父亲申军良告诉记者,广东高院的法官来到山东,将二审判决书送达给他。

此案由广州中院于2018年12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审理查明,2003年至2005年期间,被告人张维平通过刻意搭讪结识被拐卖儿童的家人,趁其不备抱走小孩,并贩卖牟利,累计作案八宗;此外,被告人周容平提议,与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密谋策划,闯进出租房内,将被害人母亲捆绑,强行抱走申聪后交给张维平贩卖。

一审判决书显示,张维平拐卖9名儿童的作案地点,有4次是在广州增城区,1次在广州黄埔区,另有4次在惠州市博罗县。被拐的9名男童,当时最小的1岁,最大的3岁,其中8人被卖往河源市紫金县。

据张维平交待,他拐卖的9名男童,都是通过“梅姨”找到买家。目前“梅姨”身份尚未查明。

张维平、周容平等5名被告人都是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人,来自同一个村。案发11年后的2016年3月,上述5人先后被警方抓获。

一审期间,申聪的父亲申军良夫妇提出附带民事诉讼,要求各被告人赔偿损失,广州中院当时认为损失情况无法查明,驳回其诉求。

广州中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张维平、周容平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杨朝平、刘正洪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三千元。

一审宣判后,申军良夫妇和5名被告人均提出了上诉。

在案件审理期间,2020年1月,申聪被警方找到。此外,被拐9名儿童中的另外5人,也被警方陆续寻回。

2021年12月10日,广东高院对此案作出二审判决。

判决书显示,广东高院维持了一审法院对张维平、周容平、杨朝平、刘正洪、陈寿碧等5人的定罪量刑;撤销广州中院关于驳回申军良夫妇诉求的判决,判决张维平、周容平等5名原审被告人连带赔偿申军良夫妇物质损失39.5万元。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