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程序
  • 公众号
  • 手机浏览
  • 登录 注册

三名“警虎”邓恢林、龚道安、刘新云同日获刑:均为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

发布时间:2022-09-22 来源:南方都市报

继今日(9月21日)上午两“警虎”重庆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受贿案与上海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龚道安受贿案一审被宣判后,下午河北廊坊中院发布消息,山西省原副省长、省公安厅原厅长刘新云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法院认定 ,刘新云受贿1333万余元。

邓恢林敛财4267万余元,以受贿罪被判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龚道安敛财7343万余元,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刘新云与邓恢林和龚道安一样,均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之一。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制作的反腐专题片《零容忍》,曾披露三人攀附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加入孙力军团伙,得以走上副省级高位,并最终相继落马的内幕。

36岁开始受贿,敛财23年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刘新云受贿始于1998年,在山东省淄博市公安局副局长任上开始受贿,彼时他36岁;受贿终于2021年在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任上,敛财长达23年,直至2021年4月9日任上被查为止,非法收受相关人员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333万余元。

其受贿方式是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子女入学、案件办理等方面提供帮助。

除了受贿罪,刘新云还犯了滥用职权罪。

法院查明,2018年3月至2021年4月,刘新云在担任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期间,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和制度规定,违背信息化技术发展和项目建设规律,在山西省公安执法全流程智能管理平台等信息化项目建设过程中,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新云的行为构成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多次为他人谋取职务提拔、调整,利用职权插手案件办理,且滥用职权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从严惩处。鉴于刘新云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受贿赃款已全部追缴,其滥用职权犯罪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

刘新云是公安战线的“老兵”,从警40年。

简历显示,刘新云1962年9月生,山东淄博人,省委党校大学学历,经济学硕士学位。

1981年7月,19岁的刘新云从山东省公安学校毕业后,成为家乡淄博市公安局淄川分局西关派出所的一名基层民警。 经过16年的基层打拼,1997年7月,刘新云获任山东省淄博市公安局副局长,走上副处级岗位。也就是当上淄博市公安局副局长后不久,刘新云开始利用职权捞“黑钱”,此后23年间,他从副处级一路走上副省级的高位,一路敛财不止。

刘新云在山东多个地市任职,历任淄博市公安局政委、党委副书记,菏泽市市长助理、市政府党组成员,菏泽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菏泽市副市长;2011年12月任济南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

2014年底,刘新云上调公安部,出任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兼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信息通报中心主任。

2018年1月,刘新云空降山西出任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

2021年2月27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正式启动。3月31日,全国第一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三督导组进驻山西督导暨第二环节部署动员会在太原召开,刘新云出席会议。一周后,4月9日,刘新云被查,他在山西3年4个月的工作戛然而止,成为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以来落马的首个副省级政法官员。

2021年8月16日刘新云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称,刘新云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弄虚作假骗取学历,违规配备、使用秘书工作人员。此外,他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职务调整、案件办理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急功近利、好大喜功,滥权妄为造成重大损失

今年1月6日,刘新云在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作风霸道,信息化项目建设中滥用职权

据悉,刘新云是十九大后,首个被判滥用职权罪的“警虎”。法院认定,其在山西省公安执法全流程智能管理平台等信息化项目建设过程中,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在山东、山西两省公安系统任职期间,刘新云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力推公安信息化。在公安部工作期间,刘新云曾负责网络安全保卫工作。

2019年3月,山西省公安厅召开全省公安法制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提到要把信息化建设作为全省执法工作实现“弯道超车”的法宝。此后刘新云曾在接受专访时说,组织实施山西公安大数据战略,是他用心、用力最多的工作之一。

有媒体披露,刘新云在山西任职三年多,在政商两界口碑不佳。不仅工作作风霸道,而且耗巨资所建的公安大数据系统,几乎被山东籍企业垄断。

同日被判刑3“警虎”,均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同时被判刑的三“警虎”邓恢林、龚道安与刘新云,均在河北受审,邓恢林案在保定中院宣判,龚道安案在唐山中院宣判,刘新云案在廊坊中院宣判。

梳理三人的仕途轨迹,有相似之处

三人早年均在地方政法机关工作多年,邓恢林和龚道安都在湖北政法系统工作,刘新云在山东政法系统工作;之后相继调任中央部委,邓恢林2015年6月调任中央政法委,龚道安2010年11月调任公安部,刘新云2014年底调任公安部;在中央部委工作几年后,三人均“空降”地方执掌省(直辖市)公安系统,2017年年中邓恢林和龚道安“空降”直辖市,分别出任重庆和上海的公安局“一把手”,均在2018年1月晋升副市长,刘新云则晚半年,2018年1月空降山西出任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三人同期跻身副省级。

在三人相似的仕途晋升轨迹中,背后有个身影,即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三人均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之一。孙力军2020年4月在任上被查,邓恢林和龚道安在当年6月和8月随后跟着落马,刘新云则在2021年4月落马。

今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制作的反腐专题片《零容忍》,披露了龚道安、邓恢林、刘新云热衷政治投机,攀附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加入孙力军团伙,得以走上副省级高位,并最终落马的内幕。

据披露, 孙力军为了实现个人的政治目的,安插亲信,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 2010年,在全国地市公安局长培训班上,时任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进入了孙力军的视野。孙力军通过积极推荐运作,使得龚道安被提任为公安部技侦局副局长,之后又陆续提任技侦局局长、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

据披露, 龚道安不仅自己为孙力军效命,还帮孙力军经营充实“小圈子”,向孙力军推荐时任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孙力军帮助邓恢林先后提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副市长。

2014年,孙力军又物色到另一个“自己人”刘新云。一次公安部在山东有会议,时任济南市公安局局长的刘新云负责安保,晚上主动到孙力军住所自我介绍,拉近关系。孙力军看到刘新云积极贴靠,马上心领神会。他向刘新云透露了当时正在查办的一起案件情况,既是炫耀自己能参与要案,也借此显示把刘新云列为了“自己人”。

经孙力军运作,2014年12月,刘新云调任公安部网安局局长。他一到北京,孙力军就安排饭局,和其他“小圈子”成员给他接风。刘新云私下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重要网络舆情;龚道安也同样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信息、汇报案件办理情况。他们违规提供给孙力军的材料,绝大部分孙力军无权知悉。

而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也攀附孙力军,在孙力军的运作下,被提拔到省部级的高位,而王立科历年送给孙力军的“小海鲜”(美金装进海鲜盒子里),到案发时累计折合人民币9000多万元。

此外,在公安系统任职48年,曾任公安部副部长,司法部部长、党组副书记,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的傅政华,以及曾任公安部副部长,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安全部纪检监察组原组长、国家安全部原党委委员的刘彦平,去年10月和今年3月相继落马,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将二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通报中提到,傅政华“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拉帮结派,结党营私”,刘彦平“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大搞政治利益交换,投机攀附、操弄权术”。

至此,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披露的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已达7人,分别是孙力军、龚道安、邓恢林、王立科、刘新云、傅政华、刘彦平。

最终,随着孙力军2020年4月被查,其“小圈子”成员集体落马。目前,孙力军政治团伙中6“虎”均已受审,均在一审庭审上承认了指控的罪行,有3人敛财过亿元。其中孙力军敛财最多,高达6.46亿余元;王立科其次,敛财达4.4亿余元;傅政华敛财1.17亿余元。最后落马的刘彦平已被逮捕。

而今日宣判的邓恢林案、龚道安案和刘新云案是孙力军政治团伙中目前最先宣判的,邓恢林敛财4267万元获刑15年,龚道安敛财7343万余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刘新云敛财1333万余元获刑14年。

今年7月8日,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他被指控19年间任上受贿6.46亿元,非法持有枪支2支,还非法炒股。孙力军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据央视新闻

彻底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

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相继落马后,今年1月24日,公安部召开了“公安机关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题会议”。公安部党委已成立“公安部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公安部还要求,各级公安机关要尽快成立相应领导机构和工作机构。这是党的十九大之后,公安部首次为肃清流毒在公安部以及各级公安机关成立领导和工作机构。

7月27日,《学习时报》头版发表了文章《把捍卫“两个确立”做到“两个维护”作为政法战线政治建设的根本要求》。文中阐述了政治建设最急迫的问题是彻底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切实优化政法机关政治生态。

文中提到:孙力军政治团伙是严重危害党肌体健康的毒瘤,流毒影响到一些地方和部门政法干警。我们务必保持清醒头脑,正视“毒症”之重、“毒灶”之广,坚决避免出现肃清流毒影响“翻篇过关”“事不关己”“冷热不均”等消极现象。

文中要求:线索核查要到位,对中央通报中提及的问题、有关单位回溯揭批中发现的问题线索,必须深挖彻查。“人、事、案”排查处理要到位,全面排查与孙力军政治团伙密切接触交往的重点人员,严肃查处违纪违法行为。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学习时报 )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去登录
庭立方律师案例

三名“警虎”邓恢林、龚道安、刘新云同日获刑:均为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

发布时间:2022-09-22 来源:南方都市报

继今日(9月21日)上午两“警虎”重庆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邓恢林受贿案与上海市原副市长、市公安局原局长龚道安受贿案一审被宣判后,下午河北廊坊中院发布消息,山西省原副省长、省公安厅原厅长刘新云受贿、滥用职权案一审宣判: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万元。法院认定 ,刘新云受贿1333万余元。

邓恢林敛财4267万余元,以受贿罪被判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万元;龚道安敛财7343万余元,以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刘新云与邓恢林和龚道安一样,均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之一。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制作的反腐专题片《零容忍》,曾披露三人攀附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加入孙力军团伙,得以走上副省级高位,并最终相继落马的内幕。

36岁开始受贿,敛财23年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刘新云受贿始于1998年,在山东省淄博市公安局副局长任上开始受贿,彼时他36岁;受贿终于2021年在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任上,敛财长达23年,直至2021年4月9日任上被查为止,非法收受相关人员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333万余元。

其受贿方式是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企业经营、子女入学、案件办理等方面提供帮助。

除了受贿罪,刘新云还犯了滥用职权罪。

法院查明,2018年3月至2021年4月,刘新云在担任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期间,违反有关法律法规和制度规定,违背信息化技术发展和项目建设规律,在山西省公安执法全流程智能管理平台等信息化项目建设过程中,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刘新云的行为构成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受贿数额特别巨大,多次为他人谋取职务提拔、调整,利用职权插手案件办理,且滥用职权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应当从严惩处。鉴于刘新云到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主动交代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部分受贿犯罪事实,认罪悔罪,受贿赃款已全部追缴,其滥用职权犯罪具有自首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法庭遂作出上述判决。

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

刘新云是公安战线的“老兵”,从警40年。

简历显示,刘新云1962年9月生,山东淄博人,省委党校大学学历,经济学硕士学位。

1981年7月,19岁的刘新云从山东省公安学校毕业后,成为家乡淄博市公安局淄川分局西关派出所的一名基层民警。 经过16年的基层打拼,1997年7月,刘新云获任山东省淄博市公安局副局长,走上副处级岗位。也就是当上淄博市公安局副局长后不久,刘新云开始利用职权捞“黑钱”,此后23年间,他从副处级一路走上副省级的高位,一路敛财不止。

刘新云在山东多个地市任职,历任淄博市公安局政委、党委副书记,菏泽市市长助理、市政府党组成员,菏泽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菏泽市副市长;2011年12月任济南市公安局局长、党委书记。

2014年底,刘新云上调公安部,出任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局长兼国家网络与信息安全信息通报中心主任。

2018年1月,刘新云空降山西出任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

2021年2月27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正式启动。3月31日,全国第一批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三督导组进驻山西督导暨第二环节部署动员会在太原召开,刘新云出席会议。一周后,4月9日,刘新云被查,他在山西3年4个月的工作戛然而止,成为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以来落马的首个副省级政法官员。

2021年8月16日刘新云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称,刘新云参与在党内搞团团伙伙,结交“政治骗子”,热衷政治投机,造成恶劣政治影响。弄虚作假骗取学历,违规配备、使用秘书工作人员。此外,他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职务调整、案件办理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并非法收受巨额财物;急功近利、好大喜功,滥权妄为造成重大损失

今年1月6日,刘新云在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作风霸道,信息化项目建设中滥用职权

据悉,刘新云是十九大后,首个被判滥用职权罪的“警虎”。法院认定,其在山西省公安执法全流程智能管理平台等信息化项目建设过程中,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在山东、山西两省公安系统任职期间,刘新云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力推公安信息化。在公安部工作期间,刘新云曾负责网络安全保卫工作。

2019年3月,山西省公安厅召开全省公安法制工作会议。这次会议提到要把信息化建设作为全省执法工作实现“弯道超车”的法宝。此后刘新云曾在接受专访时说,组织实施山西公安大数据战略,是他用心、用力最多的工作之一。

有媒体披露,刘新云在山西任职三年多,在政商两界口碑不佳。不仅工作作风霸道,而且耗巨资所建的公安大数据系统,几乎被山东籍企业垄断。

同日被判刑3“警虎”,均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

值得注意的是,今日同时被判刑的三“警虎”邓恢林、龚道安与刘新云,均在河北受审,邓恢林案在保定中院宣判,龚道安案在唐山中院宣判,刘新云案在廊坊中院宣判。

梳理三人的仕途轨迹,有相似之处

三人早年均在地方政法机关工作多年,邓恢林和龚道安都在湖北政法系统工作,刘新云在山东政法系统工作;之后相继调任中央部委,邓恢林2015年6月调任中央政法委,龚道安2010年11月调任公安部,刘新云2014年底调任公安部;在中央部委工作几年后,三人均“空降”地方执掌省(直辖市)公安系统,2017年年中邓恢林和龚道安“空降”直辖市,分别出任重庆和上海的公安局“一把手”,均在2018年1月晋升副市长,刘新云则晚半年,2018年1月空降山西出任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三人同期跻身副省级。

在三人相似的仕途晋升轨迹中,背后有个身影,即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三人均是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之一。孙力军2020年4月在任上被查,邓恢林和龚道安在当年6月和8月随后跟着落马,刘新云则在2021年4月落马。

今年1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制作的反腐专题片《零容忍》,披露了龚道安、邓恢林、刘新云热衷政治投机,攀附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加入孙力军团伙,得以走上副省级高位,并最终落马的内幕。

据披露, 孙力军为了实现个人的政治目的,安插亲信,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 2010年,在全国地市公安局长培训班上,时任湖北省咸宁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进入了孙力军的视野。孙力军通过积极推荐运作,使得龚道安被提任为公安部技侦局副局长,之后又陆续提任技侦局局长、上海市公安局局长、上海市副市长。

据披露, 龚道安不仅自己为孙力军效命,还帮孙力军经营充实“小圈子”,向孙力军推荐时任湖北省宜昌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孙力军帮助邓恢林先后提任中央政法委办公室主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重庆市副市长。

2014年,孙力军又物色到另一个“自己人”刘新云。一次公安部在山东有会议,时任济南市公安局局长的刘新云负责安保,晚上主动到孙力军住所自我介绍,拉近关系。孙力军看到刘新云积极贴靠,马上心领神会。他向刘新云透露了当时正在查办的一起案件情况,既是炫耀自己能参与要案,也借此显示把刘新云列为了“自己人”。

经孙力军运作,2014年12月,刘新云调任公安部网安局局长。他一到北京,孙力军就安排饭局,和其他“小圈子”成员给他接风。刘新云私下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重要网络舆情;龚道安也同样向孙力军违规提供大量信息、汇报案件办理情况。他们违规提供给孙力军的材料,绝大部分孙力军无权知悉。

而江苏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王立科也攀附孙力军,在孙力军的运作下,被提拔到省部级的高位,而王立科历年送给孙力军的“小海鲜”(美金装进海鲜盒子里),到案发时累计折合人民币9000多万元。

此外,在公安系统任职48年,曾任公安部副部长,司法部部长、党组副书记,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的傅政华,以及曾任公安部副部长,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国家安全部纪检监察组原组长、国家安全部原党委委员的刘彦平,去年10月和今年3月相继落马,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将二人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的通报中提到,傅政华“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拉帮结派,结党营私”,刘彦平“参加孙力军政治团伙,大搞政治利益交换,投机攀附、操弄权术”。

至此,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披露的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已达7人,分别是孙力军、龚道安、邓恢林、王立科、刘新云、傅政华、刘彦平。

最终,随着孙力军2020年4月被查,其“小圈子”成员集体落马。目前,孙力军政治团伙中6“虎”均已受审,均在一审庭审上承认了指控的罪行,有3人敛财过亿元。其中孙力军敛财最多,高达6.46亿余元;王立科其次,敛财达4.4亿余元;傅政华敛财1.17亿余元。最后落马的刘彦平已被逮捕。

而今日宣判的邓恢林案、龚道安案和刘新云案是孙力军政治团伙中目前最先宣判的,邓恢林敛财4267万元获刑15年,龚道安敛财7343万余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刘新云敛财1333万余元获刑14年。

今年7月8日,公安部原党委委员、副部长孙力军在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他被指控19年间任上受贿6.46亿元,非法持有枪支2支,还非法炒股。孙力军当庭表示认罪、悔罪。据央视新闻

彻底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

孙力军政治团伙成员相继落马后,今年1月24日,公安部召开了“公安机关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题会议”。公安部党委已成立“公安部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专项工作领导小组”。公安部还要求,各级公安机关要尽快成立相应领导机构和工作机构。这是党的十九大之后,公安部首次为肃清流毒在公安部以及各级公安机关成立领导和工作机构。

7月27日,《学习时报》头版发表了文章《把捍卫“两个确立”做到“两个维护”作为政法战线政治建设的根本要求》。文中阐述了政治建设最急迫的问题是彻底肃清孙力军政治团伙流毒影响,切实优化政法机关政治生态。

文中提到:孙力军政治团伙是严重危害党肌体健康的毒瘤,流毒影响到一些地方和部门政法干警。我们务必保持清醒头脑,正视“毒症”之重、“毒灶”之广,坚决避免出现肃清流毒影响“翻篇过关”“事不关己”“冷热不均”等消极现象。

文中要求:线索核查要到位,对中央通报中提及的问题、有关单位回溯揭批中发现的问题线索,必须深挖彻查。“人、事、案”排查处理要到位,全面排查与孙力军政治团伙密切接触交往的重点人员,严肃查处违纪违法行为。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学习时报 )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