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罗中兆律师担任辩护,二审维持原判 —— 二审判决后,当事人T某及其家属对判决结果无意见

发布时间:2017-11-13 00:00:00 浏览:3414次 案例二维码

案件编号:(2016)卓安刑辩字第……号

关键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本案承办律师:罗中兆

一、【案例简述】

XX粮油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7日,注册资本50万元,公司住所成都市XX县XX村X号,经营范围为粮油及农副产品的销售、仓储;以及其他无需许可或审批的合法项目(依法须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定代表人为何某某,股东为刘某某何某某,后股东变更为何某某唐某某(系何某某之妻),继后股东变更为何某某和王某某,注册资本变更为800万元。2013年4月16日,股东变更为何某某唐某某,2014年6月,股东变更为何某某陈某,注册资本变更为10亿元。2014年5月,李某某(另案处理,原C市W区XX贷款公司副总经理)、何某某陈某共谋,以XX粮油公司的名义,由XX担保公司担保,委托XX公司向社会融资。2014年6月,XX公司及其公司组织员工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宣传成都XX粮油项目,谎称其经营状况良好,投资友好粮油公司由XX公司担保无风险,并向公众许以1.5%的高额月息,吸引集资参与人与XX粮油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签订合同后,集资人将钱款汇至XX粮油公司在XX银行L市支行开设的账户。2014年6月9日至2014年6月30日,XX粮油公司通过XX公司向陈某某等149人次非法吸收存款3940万元,其中2014年6月9日至2014年6月16日非法吸收存款1965万元,其中有500万元借与陈某,用于购买唐某某在XX粮油公司49%(即392万元)的股权,3440万元借与李某某,转至李某某控制的成都XX贸易有限公司账户。2014年11月,集资参与人向成都市公安局报案,2014年11月24日,被告人何某某陈某唐某某到成都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投案。后公安机关查封了被告人何某某唐某某名下房产40处,该40处房产分别于2008年12月6日至2013年1月21日购买。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何某某陈某唐某某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数额巨大,唐某某涉案金额为1965万元,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唐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二、【辩护思路】—— 以无罪辩护为基础,辅之以骑墙式辩护,罗中兆律师提出以下辩护要

点:

(一)唐某某主观上无犯罪故意且与本案其他共犯无犯意联络

1.从唐某某个人基本情况来看,唐某某系小学文化程度,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以唐某某的文化水平根本无法理解什么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更谈不上有萌发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故意以及参与、实施本罪的犯罪行为。关于这部分事实,可以从何某某陈某唐某某的供述以及刘进强的证言中得到证实。

2.在成都XX粮油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的经营过程中,唐某某虽曾有公司股东身份,但并未实际行使股东权利,XX公司的重大经营决策均由公司法人代表何某某决定,这个事实,可以通过本案被告何某某陈某唐某某的供述以及友好公司经理刘某的证言所证实。从另一方面来看,在2014年6月16日唐某某将自己在XX公司的股份转让给陈某后,则更不具备XX公司的股东身份,因此,唐某某参与犯罪共谋的基础都不复存在。

3.从本案的证据来看,本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从发生到最后结束,唐某某从未参与过与何某某陈某以及本案中所涉及的李某某、华某某、黄某等人的共谋。因此,本案中唐某某无犯意、无共谋、更谈不上就此案与同案人之间进行犯意联络。既然没有犯意联络,何某某陈某等人达成犯意、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共犯?再从一审判决来看,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明确认定:“唐某某没有参与成都XX粮油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共谋。”这份判决书的认定结果,更印证了辩护人提出的唐某某无犯意、无共谋、无犯意联络的辩护观点。

因此,辩护人认为,唐某某在本案中,主观上无犯罪故意且与本案的其他共犯无犯意联络。

(二)唐某某客观上没有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行为

1.《刑事判决书》认定唐某某在整个集资过程中,有保管XX公司的公章和U盾、在何某某的要求下转让其在XX公司的股份和在借款合同上盖章等行为,如果这是作为其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行为,那么,作为XX公司经理的刘某某(具体见刘某的亲笔证言)以及四川XX公司的樊某某(代理出资人签字、与出资人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办理《担保借款合同》等,具体见官某的供述),其二人在整个集资过程中实施的具体行为比唐某某还多、还重要,可为什么没有追究这二人的刑事责任?

2.唐某某转让XX公司股份的行为不是犯罪行为。《刑事判决书》明确认定:“2014年6月9日至2014年6月16日,成都XX粮油公司非法吸收存款1963万元,其中有500万元借与陈某,用于购买唐某某在XX粮油公司49%(即392万元)的股权。”这个认定说明:(1)既然500万元是XX公司借与陈某的,那么,说明XX公司与陈某之间具有民法上的债权债务关系。(2)既然500万元是XX公司借与陈某的,那么,陈某将之用于购买唐某某在XX公司49%(即392万元)的股权,就是陈某唐某某之间的股份转让关系,就是陈某个人对自己500万元借款的处分行为,这怎么就成了唐某某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了呢?(3)唐某某在收到500万元股份转让款后,其款项的去向主要是用于偿还XX公司在XX银行的到期贷款以及XX公司的日常经营和借给黄某某40万元,这些资金去向已被公安机关查证属实。辩护人认为,虽然陈某用于购买唐某某股份的500万元是来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资金中的3940万元,但是,这并不等于唐某某就是本案的被告人、不等于唐某某收到的股份转让款就是本案的赃款。(4)本案中的鉴定报告中显示的500万元最终全部转给了唐某某,但鉴定报告认定的非常清楚,这只是证明一个资金的流向问题,不能证明资金的性质、转款过程和转款行为的性质。(5)本案的证据证明,唐某某陈某转让自己在XX公司的股份,是在何某某作出决定后要求唐某某转让的,唐某某是听命于何某某的决定,这个转让行为,唐某某是不得已而为之。

因此,辩护人认为,唐某某客观上并没有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行为,其在本案中的行为只是一个公司员工应尽的工作本份。同时,辩护人还认为,认定唐某某是否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不是根据唐某某的股东身份,也不是根据唐某某何某某的妻子,更不是根据集资群众的呼声,而是根据犯罪的构成要件和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

(三)即使唐某某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也符合宣告缓刑的条件

1.《刑事判决书》已明确认定唐某某是本案的从犯,且具有法定的自首情节。

2.《刑事判决书》认定唐某某的犯罪金额为1965万元的依据错误。该《刑事判决书》认定:“唐某某于2014年6月16日转让了自己在XX粮油公司的全部股份,视为其吸收资金的行为于2014年6月16日结束,其犯罪金额以其司法鉴定中该时间段的总金额予以确认,即被告人唐某某的涉案金额为1965万元。”这种认定逻辑说明,唐某某有股东身份就有犯罪行为,一旦失去股东身份,犯罪也就不成立了。如果这样的逻辑成立,那么,就只能说明《刑事判决书》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作为身份犯了,这种认定标准有违罪刑法定原则。

3.唐某某家庭具有特别情况:唐某某何某某一起被羁押后,双亲年老多病,两个儿子一个读大学现已无学费来源、另一个缺乏父母照顾,其家庭已经陷入困境。

4.从《刑事判决书》的宣告刑来看,唐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这样的判决结果,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可以对唐某某宣告缓刑。

二、【判决结果】—— 二审维持原判

二审宣判后,唐某某及其家属对判决结果无意见。

发表评论
去登录

唐某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罗中兆律师担任辩护,二审维持原判 —— 二审判决后,当事人T某及其家属对判决结果无意见

发布时间:2017-11-13 00:00:00 浏览:3414次

案件编号:(2016)卓安刑辩字第……号

关键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

本案承办律师:罗中兆

一、【案例简述】

XX粮油公司成立于2010年4月7日,注册资本50万元,公司住所成都市XX县XX村X号,经营范围为粮油及农副产品的销售、仓储;以及其他无需许可或审批的合法项目(依法须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法定代表人为何某某,股东为刘某某何某某,后股东变更为何某某唐某某(系何某某之妻),继后股东变更为何某某和王某某,注册资本变更为800万元。2013年4月16日,股东变更为何某某唐某某,2014年6月,股东变更为何某某陈某,注册资本变更为10亿元。2014年5月,李某某(另案处理,原C市W区XX贷款公司副总经理)、何某某陈某共谋,以XX粮油公司的名义,由XX担保公司担保,委托XX公司向社会融资。2014年6月,XX公司及其公司组织员工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宣传成都XX粮油项目,谎称其经营状况良好,投资友好粮油公司由XX公司担保无风险,并向公众许以1.5%的高额月息,吸引集资参与人与XX粮油公司签订借款合同。签订合同后,集资人将钱款汇至XX粮油公司在XX银行L市支行开设的账户。2014年6月9日至2014年6月30日,XX粮油公司通过XX公司向陈某某等149人次非法吸收存款3940万元,其中2014年6月9日至2014年6月16日非法吸收存款1965万元,其中有500万元借与陈某,用于购买唐某某在XX粮油公司49%(即392万元)的股权,3440万元借与李某某,转至李某某控制的成都XX贸易有限公司账户。2014年11月,集资参与人向成都市公安局报案,2014年11月24日,被告人何某某陈某唐某某到成都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投案。后公安机关查封了被告人何某某唐某某名下房产40处,该40处房产分别于2008年12月6日至2013年1月21日购买。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何某某陈某唐某某违反国家金融管理法律规定,向社会公众吸收资金,数额巨大,唐某某涉案金额为1965万元,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唐某某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二、【辩护思路】—— 以无罪辩护为基础,辅之以骑墙式辩护,罗中兆律师提出以下辩护要

点:

(一)唐某某主观上无犯罪故意且与本案其他共犯无犯意联络

1.从唐某某个人基本情况来看,唐某某系小学文化程度,在整个事件过程中,以唐某某的文化水平根本无法理解什么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更谈不上有萌发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故意以及参与、实施本罪的犯罪行为。关于这部分事实,可以从何某某陈某唐某某的供述以及刘进强的证言中得到证实。

2.在成都XX粮油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的经营过程中,唐某某虽曾有公司股东身份,但并未实际行使股东权利,XX公司的重大经营决策均由公司法人代表何某某决定,这个事实,可以通过本案被告何某某陈某唐某某的供述以及友好公司经理刘某的证言所证实。从另一方面来看,在2014年6月16日唐某某将自己在XX公司的股份转让给陈某后,则更不具备XX公司的股东身份,因此,唐某某参与犯罪共谋的基础都不复存在。

3.从本案的证据来看,本起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从发生到最后结束,唐某某从未参与过与何某某陈某以及本案中所涉及的李某某、华某某、黄某等人的共谋。因此,本案中唐某某无犯意、无共谋、更谈不上就此案与同案人之间进行犯意联络。既然没有犯意联络,何某某陈某等人达成犯意、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共犯?再从一审判决来看,成都市青羊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明确认定:“唐某某没有参与成都XX粮油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共谋。”这份判决书的认定结果,更印证了辩护人提出的唐某某无犯意、无共谋、无犯意联络的辩护观点。

因此,辩护人认为,唐某某在本案中,主观上无犯罪故意且与本案的其他共犯无犯意联络。

(二)唐某某客观上没有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行为

1.《刑事判决书》认定唐某某在整个集资过程中,有保管XX公司的公章和U盾、在何某某的要求下转让其在XX公司的股份和在借款合同上盖章等行为,如果这是作为其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行为,那么,作为XX公司经理的刘某某(具体见刘某的亲笔证言)以及四川XX公司的樊某某(代理出资人签字、与出资人签订《委托代理合同》、办理《担保借款合同》等,具体见官某的供述),其二人在整个集资过程中实施的具体行为比唐某某还多、还重要,可为什么没有追究这二人的刑事责任?

2.唐某某转让XX公司股份的行为不是犯罪行为。《刑事判决书》明确认定:“2014年6月9日至2014年6月16日,成都XX粮油公司非法吸收存款1963万元,其中有500万元借与陈某,用于购买唐某某在XX粮油公司49%(即392万元)的股权。”这个认定说明:(1)既然500万元是XX公司借与陈某的,那么,说明XX公司与陈某之间具有民法上的债权债务关系。(2)既然500万元是XX公司借与陈某的,那么,陈某将之用于购买唐某某在XX公司49%(即392万元)的股权,就是陈某唐某某之间的股份转让关系,就是陈某个人对自己500万元借款的处分行为,这怎么就成了唐某某参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犯罪行为了呢?(3)唐某某在收到500万元股份转让款后,其款项的去向主要是用于偿还XX公司在XX银行的到期贷款以及XX公司的日常经营和借给黄某某40万元,这些资金去向已被公安机关查证属实。辩护人认为,虽然陈某用于购买唐某某股份的500万元是来自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资金中的3940万元,但是,这并不等于唐某某就是本案的被告人、不等于唐某某收到的股份转让款就是本案的赃款。(4)本案中的鉴定报告中显示的500万元最终全部转给了唐某某,但鉴定报告认定的非常清楚,这只是证明一个资金的流向问题,不能证明资金的性质、转款过程和转款行为的性质。(5)本案的证据证明,唐某某陈某转让自己在XX公司的股份,是在何某某作出决定后要求唐某某转让的,唐某某是听命于何某某的决定,这个转让行为,唐某某是不得已而为之。

因此,辩护人认为,唐某某客观上并没有实施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犯罪行为,其在本案中的行为只是一个公司员工应尽的工作本份。同时,辩护人还认为,认定唐某某是否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不是根据唐某某的股东身份,也不是根据唐某某何某某的妻子,更不是根据集资群众的呼声,而是根据犯罪的构成要件和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

(三)即使唐某某构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也符合宣告缓刑的条件

1.《刑事判决书》已明确认定唐某某是本案的从犯,且具有法定的自首情节。

2.《刑事判决书》认定唐某某的犯罪金额为1965万元的依据错误。该《刑事判决书》认定:“唐某某于2014年6月16日转让了自己在XX粮油公司的全部股份,视为其吸收资金的行为于2014年6月16日结束,其犯罪金额以其司法鉴定中该时间段的总金额予以确认,即被告人唐某某的涉案金额为1965万元。”这种认定逻辑说明,唐某某有股东身份就有犯罪行为,一旦失去股东身份,犯罪也就不成立了。如果这样的逻辑成立,那么,就只能说明《刑事判决书》把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作为身份犯了,这种认定标准有违罪刑法定原则。

3.唐某某家庭具有特别情况:唐某某何某某一起被羁押后,双亲年老多病,两个儿子一个读大学现已无学费来源、另一个缺乏父母照顾,其家庭已经陷入困境。

4.从《刑事判决书》的宣告刑来看,唐某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这样的判决结果,完全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的规定,可以对唐某某宣告缓刑。

二、【判决结果】—— 二审维持原判

二审宣判后,唐某某及其家属对判决结果无意见。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