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某涉嫌故意伤害罪一案,罗中兆律师为其辩护终获 “酌定不起诉”

发布时间:2020-10-27 17:40 浏览:327次 案例二维码

一、案情简介

2019年3月14日23时许,在四川省成都市高新区盛治街600号雅颂居小区4栋1单元2806号靠近厕所的房间内,G某与Z某因为感情纠纷发生争吵,继而引发肢体冲突,冲突过程中G某用拳头将Z某击倒,当即Z某即呼胸痛喘不过气。之后Z某报警,双方后被警察带回石羊派出所调解,双方和解后自行离所。凌晨,Z某感觉身体不适遂往医院就医,医生诊断后发现Z某胸骨体不全性骨折,L2椎体压缩性骨折。

2019年4月10日经四川求实司法鉴定所对被害人Z某伤情以及成伤机制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Z某的身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推断被鉴定人Z某的胸骨骨折不排除直接钝性暴力作用所致,推断其腰2椎体压缩性骨折为间接暴力作用所致。

二、办案过程

承办律师在接受家属委托之后,立即阅取全部案卷材料,审查全部案卷材料,客观公正的分析了案件情况。其后,承办律师多次前往看守所会见了当事人,详细介绍了案件的进展情况,以及今后法律服务的重点工作,并向当事人家人的嘱托。同时承办律师多次与承办检察官法官就案件存在的问题进行沟通,积极主动的向承办检察官提出自己对案件的看法和观点,并向提交了相应的辩护意见。

辩护思路

三、辩护思路

1.本案由恋爱纠纷引发,社会危害性程度较小;

2.被害人已谅解且双方达成了刑事和解

3.G某符合作酌定不起诉处理的条件

4.法律和司法解释有相应规定

四、办案结果—— 酌定不起诉。

酌定不起诉送达后,G某及其家属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

四、办案心得

第一、本案发生基于恋爱纠纷,不同于其他原因所实施的故意伤害,且伤害程度为轻伤。

第二,本案的被害人Z某有一些过错:向G某索要金钱(Z某有微信转账记载)、首先动手殴打G某耳光引发本案、纠纷发生过程中曾持一把剪刀想刺G某。

第三,案发后,G某家属积极向被害人及其家属表明代G某赔偿的诚心且已经赔偿被害人Z某各种损失计人民币33万元,收到赔偿款后,被害人Z某也出具了《刑事谅解书》。

第四,G某除已赔偿被害人、与被害人达成刑事和解、被害人已完全谅解等重要量刑情节外,G某还具有初犯、偶犯、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等酌定量刑情节。同时,G某在读书和工作期间,单独或与他人合作有20多项发明专利,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材。此外,G某还与前妻育有一个5岁的女儿,其女在G某离婚后由其抚养,幼小的孩子需要G某尽到做父亲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