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某涉嫌危险驾驶罪一案,庭立方·广东维庭团队律师为其辩护获不起诉

发布时间:2021-03-10 13:41 浏览:795次 案例二维码

一、案情简介

 2019年12月31号晚上8时许,领导赵某与员工刘某共同用餐,期间领导赵某饮水,员工刘某饮酒。10:30左右,领导赵某突然接到父亲车祸严重受伤的消息,于是二人急忙返回。考虑到刘某饮酒不能开车,于是领导赵某全程开车,刘某在后排逐渐睡着……后刘某突然被多人争吵声、此起彼伏的鸣笛声吵醒,于是下车查看,刚出车门领导赵某就示意刘敏赶快挪车,不要妨碍后面车辆正常行驶。刘某慌忙上车(车原本就处于发动状态)转动方向盘,刚转动没两下,刘某突然清醒并意识到自己喝酒不能驾驶,就立即停止转动并下车。在报警后,刘某留在现场一直等到交警到来处理,并如实向交警反映全部案件情况。

 

二、办案过程

本案当事人对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无异议,并自愿认罪,深圳之前应该是超过200没有不起诉的,这个案件是第一起,当时检察官打算直接移送起诉的,承办律师多次与承办检察官就案件存在的问题进行沟通,积极主动的向承办检察官提出自己对案件的看法和观点,并向提交了2次的辩护意见,并且搜索了全国各地的类似案件不起诉决定书、最高院的指导案例递交,后来检察官报请市检察院,市检察院集体讨论后才达到不起诉。

 

三、辩护思路

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本案与《最高人民法院指导案例》895号唐浩彬危险驾驶案(见附件1,以下简称第895号案例)高度雷同,并且刘某情节更加轻微,应当参照此案例不起诉。 2、刘某并无醉驾的主观故意,其目的在于为化解纠纷善意挪车,其行为不可能产生危害公共安全的抽象危险,其行为不构成犯罪。3、刘某具有自首情节。4、醉酒程度不是定罪量刑的唯一标准,结合本案其他情节,刘某属情节显著轻微,应当无罪不起诉或罪轻不起诉。5、针对挪车行为,最高院出台指导案例、部分地区出台法律文件明确不作为犯罪处理,实践中各地检察院也对大量醉酒程度超过200 mg/100ml做出不起诉的案件,本案可参照不起诉。6、《广东中一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的鉴定结果与现场呼气式测试结果差距大,需要相关证据补正,不能作为本案定案的依据。7、刑法的精神不仅仅是惩罚犯罪,更在于惩恶扬善、弘扬社会良好风尚,刘某作为普通大众,不能预见好心的一个举动就构成犯罪,也不应当因为一个善意的举动而被处以严厉的刑罚。8、刘某已经因此事承担了巨大的心理负担,也深刻意识到了危险驾驶的错误,真诚悔罪,希望检察院给年轻人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四、办案结果

经有效辩护,深圳市某区检察院做出不起诉决定书。

 

五、办案心得 

任何一个案件的办好,绝对不是一个辩点,它必须是一套组合拳,离不开律师的不懈努力。第一次和检察院联系要求不起诉被直接拒绝。后来我给检察院联系,其表示:看了我的辩护词,认为此案件无论是起诉还是不起诉,都是非常困难的。最后再联系检察院,他们表示会尽力不起诉。律师应当通过细致的分析案件,用事实、证据唤起检察官的担当,依法作出正确的法律适用,弘扬社会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