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某涉嫌故意杀人案,卓安团队律师成功辩护,终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发布时间:2020-05-28 16:50:55 浏览:2470次 案例二维码

一、【案例简述】

       2017年1月18日14时许,犯罪嫌疑人何某携带一把长约十五公分的单刃刀到C市Q区四川某炉管有限公司C办公室内,因被公司开除与该公司总经理C理论产生不满,用随身携带的刀具往被害人C身上猛刺,致C当场死亡,接着又将前来的公司副总经理J刺伤,后被该公司保安控制在门卫室等待处理。当日15时许被处警民警带至我局大弯派出所,经成都市公安局青白江区分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尸体检验,被害人C死亡原因为单刃刺器致双上肢、胸部多处损伤及肺动脉破裂引起的大失血。

二、【辩护思路】

       以罪轻辩护为基础,罗中兆、崔霞律师提出以下辩护要点:

       (一)、本案的被害人有重大过错

       从本案的表面上看,何某杀害被害人C,是因为何某违反四川某炉管有限公司的劳动规章制度被开除,而何某不服被该公司开除,因而记恨公司总经理C,从而产生杀害C的犯意。但是,通过对本案证据的梳理我们可以看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何某与C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一天形成的,而是从2015年起矛盾就开始产生并逐渐加深:焊管质量出现问题、上班玩手机、上班打牌、国庆节不参与加班、不服从出差安排等等,最终导致何某被该公司开除,何某被开除后提请劳动仲裁,而仲裁程序中,何某又发现该公司提供虚假的劳动用工合同因而导致其仲裁败诉,种种的不公平加在家庭非常不幸的何某身上,致使他的精神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于是,产生杀害C的想法并付诸实施,最终,对于被告和被害双方都是悲剧的事情发生了。因此,由被害人C授意公司相关人员伪造虚假的劳动用工合同,导致何某仲裁败诉,是最终引发本案的关键因素,这也是被害人C的重大过错。

       (二)、何某有自首的法定量刑情节

       法庭调查中出示的证人张某某证言证实(证据卷2P75-78),案发后,何某让保安人员Q报警,同时,在得知其他人员已经报警后,何某又选择了在该公司门卫室等候警察的到来,警察到来后,又主动将作案工具交给警察没有实施拒捕行为。这一系列的行为,说明何某在案发后,主动要求他人报警,主动将自己置于警察的控制之下,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的”司法解释规定,应视为自动投案,同时,何某到案后,又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因此,应认定何某有自首的法定量刑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可以对何某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三)、何某有酌定的量刑情节

       何某生活在一个弱势群体家庭,儿子从小残疾,妻子没有工作,家庭的生活重担一直压在何某身上。何某涉嫌犯罪归案后,这个家庭已经陷入非常困难、非常贫困的境地,如果法庭判处何某极刑,必将让这个家庭走向绝望、必将为社会增添包袱。此外,何某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已经认识到自己的犯罪行为对被害人、对社会带来的严重危害后果。

       综上所述,恳请法庭给予何某一条生路,让他有生的希望、让他的家庭不至于毁灭和绝望。

三、【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发表评论
去登录

何某涉嫌故意杀人案,卓安团队律师成功辩护,终获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发布时间:2020-05-28 16:50:55 浏览:2470次

一、【案例简述】

       2017年1月18日14时许,犯罪嫌疑人何某携带一把长约十五公分的单刃刀到C市Q区四川某炉管有限公司C办公室内,因被公司开除与该公司总经理C理论产生不满,用随身携带的刀具往被害人C身上猛刺,致C当场死亡,接着又将前来的公司副总经理J刺伤,后被该公司保安控制在门卫室等待处理。当日15时许被处警民警带至我局大弯派出所,经成都市公安局青白江区分局物证鉴定室法医学尸体检验,被害人C死亡原因为单刃刺器致双上肢、胸部多处损伤及肺动脉破裂引起的大失血。

二、【辩护思路】

       以罪轻辩护为基础,罗中兆、崔霞律师提出以下辩护要点:

       (一)、本案的被害人有重大过错

       从本案的表面上看,何某杀害被害人C,是因为何某违反四川某炉管有限公司的劳动规章制度被开除,而何某不服被该公司开除,因而记恨公司总经理C,从而产生杀害C的犯意。但是,通过对本案证据的梳理我们可以看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何某与C之间的矛盾并不是一天形成的,而是从2015年起矛盾就开始产生并逐渐加深:焊管质量出现问题、上班玩手机、上班打牌、国庆节不参与加班、不服从出差安排等等,最终导致何某被该公司开除,何某被开除后提请劳动仲裁,而仲裁程序中,何某又发现该公司提供虚假的劳动用工合同因而导致其仲裁败诉,种种的不公平加在家庭非常不幸的何某身上,致使他的精神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于是,产生杀害C的想法并付诸实施,最终,对于被告和被害双方都是悲剧的事情发生了。因此,由被害人C授意公司相关人员伪造虚假的劳动用工合同,导致何某仲裁败诉,是最终引发本案的关键因素,这也是被害人C的重大过错。

       (二)、何某有自首的法定量刑情节

       法庭调查中出示的证人张某某证言证实(证据卷2P75-78),案发后,何某让保安人员Q报警,同时,在得知其他人员已经报警后,何某又选择了在该公司门卫室等候警察的到来,警察到来后,又主动将作案工具交给警察没有实施拒捕行为。这一系列的行为,说明何某在案发后,主动要求他人报警,主动将自己置于警察的控制之下,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明知他人报案而在现场等待,抓捕时无拒捕行为,如实供认犯罪事实的”司法解释规定,应视为自动投案,同时,何某到案后,又如实供述其犯罪事实,因此,应认定何某有自首的法定量刑情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的规定,可以对何某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三)、何某有酌定的量刑情节

       何某生活在一个弱势群体家庭,儿子从小残疾,妻子没有工作,家庭的生活重担一直压在何某身上。何某涉嫌犯罪归案后,这个家庭已经陷入非常困难、非常贫困的境地,如果法庭判处何某极刑,必将让这个家庭走向绝望、必将为社会增添包袱。此外,何某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已经认识到自己的犯罪行为对被害人、对社会带来的严重危害后果。

       综上所述,恳请法庭给予何某一条生路,让他有生的希望、让他的家庭不至于毁灭和绝望。

三、【判决结果】

一审判决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