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某偷越国(边)境罪、诈骗罪,曾利娟律师经过不懈努力,最终取保候审。

发布时间:2022-07-29 14:05:02 浏览:360次 案例二维码

案情简介

犯罪嫌疑人X某,在2019年2月至2022年2月期间,两次偷越国境至缅甸,并加入某境外诈骗组织,回国后,于2022年3月8日被公安机关以涉嫌诈骗罪、偷越国(边)境罪采取刑事拘留。

辩护思路

经过与承办警官沟通和会见X某,辩护人现根据事实与法律,辩护人具体辩护思路如下:

(一)辩护人通过会见了解到,认定嫌疑人X某参与诈骗行为的证据可能不足,其主观上不明知与H某到境外是从事诈骗行为,在境外宾馆中要求其学习话术后认识到H某等人可能是从事诈骗行为后立即多次要求离开。客观上X某进入到诈骗组织团伙后,没有实际参与诈骗行为,意图逃走因有人持枪把守未能离开,后与H某多次沟通要求离开,归国后再未与H某联系。退一步讲即便是要认定H某的行为为诈骗行为,也应当认定为从犯

(二)嫌疑人X某偷越国(边)境的行为属于可能判处管制拘役的轻微刑事案件,符合取保候审的法定条件。

(三)嫌疑人X某经公安机关电话通知后立即到案,主动配合公安机关调查且如实供述,依法应当认定为自首,可依法减轻或从轻处罚。

(四)本案案件事实已经基本查清,证据已经收集固定,对嫌疑人X某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发生社会危害性。

(五)嫌疑人X某系家中唯一经济来源,其母亲身患肢体 二级残疾,父亲无收入,属于贫困户、低保家庭、残疾人家 庭,且有两个未成年子女需要抚养,一名正在读小学,另一名是尚只有三个月的婴儿,结合本案的事实和嫌疑人X某的具体情况,对其采取取保候审更有利于其改过自新。 综上所述,犯罪嫌疑人X某主观上没有诈骗的犯罪故意,客观上未实际参与诈骗行为,即便构成犯罪也属于犯罪情节轻微,且属于从犯。并且结合其具有自首、初犯、主观恶性小、不具有社会危害性等情节,对其采取取保候审不致再危害社会。

办案过程

接受委托后,曾利娟律师、宋华盛律师(实习)第一时间联系办案机关,并与承办警官取得联系,就案件情况和进展进行详尽的沟通。随后二位律师迅速跟犯罪嫌疑人所在看守所进行预约会见,在了解到会见政策和防疫要求后,即刻前往看守所进行会见。

通过会见,二位律师对会见笔录进行整理和复盘,认为X某虽然加入过诈骗组织,但是时间较短,且未有实质参与,其主观明知的证据认定不足,而偷越国境虽已构成犯罪,但是应属轻刑案件,存在侦查阶段取保候审的可能。二位律师就此辩护方案与家属沟通后,家属对该方案表示非常认可,随后,二位律师仔细撰写辩护意见并与承办警官电话联系反复沟通。在通过与辩护人的沟通以及递交的书面材料之后,公安局做出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的决定。

办理结果

2022年4月1日,仁寿县公安局做出取保候审决定,决定对X某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

办案随笔

本案中,辩护人认为,X某虽然加入境外诈骗组织,但是其并未实质参与诈骗,并主动离开,且关于主观明知的认定证据不足,这是本案能够成功取保候审的关键。对辩护人来说,如何从会见中迅速整理出有效信息是办理案件的基础,这是在侦查阶段快速了解案情并制定辩护策略的首要任务。同时,如何在繁多的法律法规中寻找有效信息并做好知识管理也是是辩护的关键。对律师而言,对于可能存在的量刑情节要尽量落实,特别是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的地位和作用是律师需要去了解和分析的重点,如此这般,辩护才有温度。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