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正案十一系列之十】催收非法债务罪

2021-09-24 09:30:56   171次查看

来源:法制天平


修正前后条文对比

修正前

修正后

 

 

     无

  第二百九十三条之一 【催收非法债务罪】有下列情形之一,催收高利放贷等产生的非法债务,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一)使用暴力、胁迫方法的;

(二)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或者侵入他人住宅的;

(三)恐吓、跟踪、骚扰他人的。

为切实维护人民群众的人身权益和财产权益,在总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实践经验的基础上,明确采取暴力、“软暴力”等手段催收高利放贷的法律性质和社会危害性,《刑法修正案十一》将此种行为明确规定为犯罪,并增设催收非法债务罪。

构成要件
1、主体要件:本罪是一般主体,既包括直接实施催收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的行为人,也包括雇佣、指使他人实施上述行为的人。本罪的主体是自然人不包括单位,如果是单位实施催收非法债务的行为,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十条的解释》规定:公司、企业等单位实施刑法规定的危害社会的行为,刑法分则和其他法律未规定追究单位的刑事责任的,对组织、策划、实施该危害社会行为的人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客体要件:本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管理秩序,尤其是公共秩序。

3、主观要件:本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包括直接故意和间接故意,其犯罪动机是为了实现非法债权,大部分还具有牟利目的。本罪的对象是借贷高利贷等其他违法债务的债务人员。

4、客观要件:本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采取暴力、胁迫或者“软暴力”手段催收法律不予保护的债务,情节严重的行为。

①违法债务主要是指赌债、嫖资、毒债、套路贷中的虚假债务以及高利贷等债务。根据《民法典》第六百八十条第一款规定:“禁止高利放贷,借款的利率不得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取缔地下钱庄及打击高利贷行为的通知》(银发〔2002〕30号)规定:“民间个人借贷利率由借贷双方协商确定,但双方协商的利率不得超过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金融机构同期、同档次贷款利率(不含浮动)的4倍。超过上述标准的,应界定为高利借贷行为”;《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法释〔2020〕17号)第二十五条第 一款规定:“出借人请求借款人按照合同约定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是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合同成立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的除外”。由此可见,超过国家规定的借款利息,实施高利放贷产生的债务,就属于非法债务。这里的“产生”即包括因高利放贷等非法行为直接产生,也包括由非法债务产生、延伸的所谓孳息、利息等。

【案例】张**、刘*、刘*寻衅滋事案((2021)皖12刑终271号)

【裁判理由】其辩护人还提出,本案定性错误,应认定为催收非法债务罪,经查,本案被害人孔某1、余某陈述、刘亮供述,均不能证实刘亮和被害人之间的债务纠纷是为催收高利放贷等产生的非法债务,故不适用第二百九十三条之一规定,其行为应认定为寻衅滋事罪。

②行为方式。本罪的行为方式只规定三种情形,即使用暴力、胁迫方法的;限制他人人身自由或者侵入他人住宅的;恐吓、跟踪、骚扰他人的。本罪未采取列举+兜底的表述,这意味着本罪的行为方式只有是法律规定的三种形式,超出本罪规定的行为方式只能寻求其他罪名规制,如果不符合其他犯罪的构成要件,只能认定为无罪。

③本罪属于行为犯,只要实施了法律规定的三种行为方式之一且情节严重,就构成成本罪,行为人是否取得财物则在所不问。情节严重还有待于司法解释进一步明确。根据检索相关案例,目前法院主要是通过催收非法债务的次数、手段、后果、影响等情节认定是否属于情节严重。

【案例】戴某2寻衅滋事案((2021)沪02刑终315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戴某2在催收债务过程中,强占他人公司营业场所,毁坏他人公司设施,严重影响他人公司经营,且系情节严重。且《刑法修正案(十一)》施行后,根据从旧兼从轻的刑法原则,对戴某2的行为应以催收非法债务罪论处。(一审认定为寻衅滋事罪)

【案例】蔡**、蔡**、李**等寻衅滋事案((2021)闽05刑终327号)

【裁判理由】原审在审判时对上诉人蔡**等人为催讨非法债务,纠集其他案犯,多次胁迫、恐吓、骚扰他人的行为以寻衅滋事罪定罪科刑并无不当。但2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对该类行为认定为催收非法债务罪,且该罪的最高刑期为3年,而寻衅滋事罪第一档量刑最高是5年,根据从旧兼从轻原则,应以催收非法债务罪对各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定罪量刑。

【案例】芮**收非法债务案((2021)苏1283刑初180号)

【简要案情】2016年7月,被告人芮*、沈*(已判决)借款给李某甲至澳门赌博,后李某甲无力偿还该债务。为索取债务,被告人芮**同沈某等人,于2016年7月至2017年10月间,先后4次至李某甲的父亲李某丙位于泰兴市济川街道、张桥镇的家中,采用辱骂、雇佣残疾人侵入他人住宅等方式骚扰李某甲的父亲李某丙,严重影响了李某丙的正常生活。

【案例】曹**催收非法债务案((2021)云3423刑初30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被告人曹**在伙同他人催收高利贷的过程中对多名受害人采取限制人身自由、恐吓、跟踪、使用暴力、胁迫手段,其行为构成催收非法债务罪。

【案例】曾**、肖**寻衅滋事案((2021)赣0828刑初26号)

【裁判理由】本院认为,被告人曾**、肖**为索取非法债务,采取24小时跟守方式,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侵入他人住宅,情节严重,构成催收非法债务罪。

竞合犯的处理
本罪的行为方式与其他犯罪存在交叉重合的关系,行为人使用上述行为方式催收非法债务时可能触犯抢劫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侵入住宅罪等犯罪,按照想象竞合犯处理,择一重罪处罚。

催收非法债务罪的设立并不必然导致《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等意见的失效,在触犯本罪的同时仍然可能触犯其他罪名,上述意见正是针对不同情况所可能触犯的罪名的罗列,在司法实践中应按照罪数理论中的不同情况进行处理。

【案例】王**、王**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妨害作证、伪证案((2021)津01刑终136号)

【裁判理由】杨*辩护人提出,对杨*的行为应适用催收非法债务罪定罪量刑。本院认为,杨*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明知该组织采取“套路贷”模式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仍按照该组织的分工积极实施催收行为,其主观上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以虚增本金、肆意认定违约的“套路贷”敲诈勒索的帮助行为,应以敲诈勒索罪定罪量刑。

【案例】张*、李*、李*等敲诈勒索案((2021)闽05刑终399号)

【裁判理由】经查,在案证据证实上诉人张*、李*、李*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诱使被害人借取高利贷后通过肆意认定被害人违约,再采用威胁、要挟等手段迫使被害人交付财物,其行为应认定构成敲诈勒索罪,不符合催收非法债务罪的构成要件。

声明:本网部分内容系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 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应用建议。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0
发表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