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某涉嫌合同诈骗罪,卓安律师团队为其辩护获轻判

发布时间:2020-07-06 17:00:52 浏览:1812次 案例二维码

一、案情简介

 

叶某因欠潘某钱款,在潘某催促下欲通过将租赁车辆质押变现的方式,清偿个人对潘某的欠款。后叶某在2015年10月联系饶某,让饶某帮其租车,并许诺给饶某3万元好处费,2015年10月15日,饶某在租车行租借到谢某的宝马730轿车,后经共谋,叶某伙同饶某,以虚构主谢某欠饶某55万元的借条的手段,将该车以25万人民币质押给他人,实际获得质押款21.65万元。

 

二、办案过程

 

陈武律师接受委托后,立即介入案情,多次到看守所会见被告人并认真审阅了证据材料,就案件实情况等和被告人做了详尽的沟通,也和被告人家属、办案民警、承办检察官、法院做了有效沟通。多次会见被告人,与被告人家属积极沟通,寻找相关的证据和材料,走访相关知情人员,积极为被告人争取宽大处理。

三、辩护思路

 

(一)被告人饶某的行为不满足合同诈骗罪中关于侵犯客体为"市场经济秩序及目的性"通过合同的信任达到诈骗目的"的要求,同时该合同也不满足合同法的要件要求,因此其行为只构成诈骗罪;

(二)被告人饶某不是犯意的提起者,所有行为均是受被告人叶某指使安排完成,对于赃款项的处置及利益分配也不起决定作用,其参与程度应与被告人叶某相区分,应当认定为从犯

(三)关于本案量刑,饶某系初犯,主观恶性不深,认罪态度好,悔罪态度真诚,恳请法庭从

轻处罚。

 

四、办案结果

 

最后法院认定饶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罚金1万元。

 

五、办案心得

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区分关键:

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区分关键在于:诈骗行为是否发生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利用合同的形式骗取公私财物或者财产性利益。或者说,是否是以合同这种交易的形式为名进行的,只要正确地把握什么是"合同",那么二者的界限就很明显了。

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应限定为符合合同法意义上的"合同",而不能仅以有合同出现就定合同诈骗罪,该"合同"必须是真正意义上的合同。所谓真正的合同必须要符合合同法第9条规定的合同基本条款,包括合同标的、数量、质量、价款或报酬、履行期限、地点及方式、违约责任和解决争议的方法等。

发表评论
去登录

饶某涉嫌合同诈骗罪,卓安律师团队为其辩护获轻判

发布时间:2020-07-06 17:00:52 浏览:1812次

一、案情简介

 

叶某因欠潘某钱款,在潘某催促下欲通过将租赁车辆质押变现的方式,清偿个人对潘某的欠款。后叶某在2015年10月联系饶某,让饶某帮其租车,并许诺给饶某3万元好处费,2015年10月15日,饶某在租车行租借到谢某的宝马730轿车,后经共谋,叶某伙同饶某,以虚构主谢某欠饶某55万元的借条的手段,将该车以25万人民币质押给他人,实际获得质押款21.65万元。

 

二、办案过程

 

陈武律师接受委托后,立即介入案情,多次到看守所会见被告人并认真审阅了证据材料,就案件实情况等和被告人做了详尽的沟通,也和被告人家属、办案民警、承办检察官、法院做了有效沟通。多次会见被告人,与被告人家属积极沟通,寻找相关的证据和材料,走访相关知情人员,积极为被告人争取宽大处理。

三、辩护思路

 

(一)被告人饶某的行为不满足合同诈骗罪中关于侵犯客体为"市场经济秩序及目的性"通过合同的信任达到诈骗目的"的要求,同时该合同也不满足合同法的要件要求,因此其行为只构成诈骗罪;

(二)被告人饶某不是犯意的提起者,所有行为均是受被告人叶某指使安排完成,对于赃款项的处置及利益分配也不起决定作用,其参与程度应与被告人叶某相区分,应当认定为从犯

(三)关于本案量刑,饶某系初犯,主观恶性不深,认罪态度好,悔罪态度真诚,恳请法庭从

轻处罚。

 

四、办案结果

 

最后法院认定饶某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罚金1万元。

 

五、办案心得

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区分关键:

合同诈骗罪与诈骗罪的区分关键在于:诈骗行为是否发生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利用合同的形式骗取公私财物或者财产性利益。或者说,是否是以合同这种交易的形式为名进行的,只要正确地把握什么是"合同",那么二者的界限就很明显了。

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应限定为符合合同法意义上的"合同",而不能仅以有合同出现就定合同诈骗罪,该"合同"必须是真正意义上的合同。所谓真正的合同必须要符合合同法第9条规定的合同基本条款,包括合同标的、数量、质量、价款或报酬、履行期限、地点及方式、违约责任和解决争议的方法等。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