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某某涉嫌敲诈勒索罪一案,刘越、徐婧婷律师为其辩护,大幅减轻处罚

发布时间:2021-09-23 16:06 浏览:686次 案例二维码

       一、案情简介

       2016年6月,被告人许某某注册成立深圳市富某某咨询公司,没有取得金融许可证而实际经营车辆抵押业务,实施“套路贷”犯罪活动。其中,魏某某占股10%,担任公司监事,参与车辆评估,并提供个人账户用于给客户放款,并以个人名义填写借款合同主体名字后向法院起诉。对于需要借款的客户,要求签署仅有借款人名字和身份信息的空白合同。签署合同后在车辆上安装GPS装置,扣押车辆备用钥匙。而后,以各种名义收取砍头息,肆意认定违约,强行扣车。客户一旦离开深圳或逾期未还款,即私自将车辆开走隐匿,威胁将车辆转卖,要求客户支付高额拖车费、律师费、违约金等费用。至抓获时止该公司共计非法获利82万余元,魏某某共计非法分红266245元。

 

      二、指控及量刑

       公诉部门指控魏某某等人实施套路贷行为,以威胁恐吓手段敲诈勒索多人,数额特别巨大,魏某某的行为已经构成敲诈勒索罪,且系主犯,建议量刑十年。

 

      三、办案经过及辩护要点

       弘道刑辩团队在接受魏某某家属委托后,积极会见当事人并认真研读卷宗资料,认为本案的系正常的借贷行为,虽然某些人员在追款的时候存在一些不当的索债手段,但被害人却有违约事实本就应当承担相应的还款责任和违约责任。即使被认定构成敲诈勒索,正常归还的本息也不应计入犯罪金额。另外,公诉机关对于魏某某的地位认定有误,其应当系从犯。对此,律师主要提出了如下辩护意见:

        1、被告人等与被害人之间的借款关系属于民事纠纷,双方签订的借款合同已经实际履行,扣除的相关费用被害人当时并无异议,无任何暴力胁迫情形,不属于套路贷犯罪,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2、被告人等追讨的违约金、催收费、拖车费、逾期利息等均在合同中载明,受害人完全知情,这些条款并不违法。而且,被害人确实发生了合同载明的各种违约行为,并非他人可以制造违约或逼迫违约,被告人等依据合同主张权利和私力救济,不构成敲诈勒索。

       3、即使构成敲诈勒索罪,起诉指控的犯罪金额不当。被害人自愿履行合同支付的本息,以及自愿承担违约责任、支付的违约金、归还的本金,不应计入犯罪金额。而且部分被害人陈述的的还款金额与银行流水以及被告人供述不一致,其真实金额应逐笔核查。经律师统计,涉案金额最低应为159479元。

      ( 对此,辩护律师针对每一笔贷款制定了详细的本息金额及还款情况的表格,并根据法院可能采信的不同情况,计算了犯罪金额统计表,向法庭提交供参考。)

        4、魏某某系公司挂名监事和小股东,并未过多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地位较低作用较小,属于从犯。

 

       四、一审结果

       一审法院部分采信辩护观点,认为关于涉案犯罪数额,实际借款、还款应以各方银行流水为准,区分正常还款付息和被敲诈勒索的金额。据此统计,犯罪金额总计约258903元。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魏某某地位较低,作用较小,构成从犯,依法可以减轻处罚。遂判处魏某某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

发表评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