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疑问?

马上发起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快速回复你的问题

立即咨询

Y某涉嫌诈骗罪证据不足不批捕案

发布时间:2021-05-18 17:42:56 浏览:3924次 案例二维码

基本案情:Y某与X公司于2020年2月24日签订了额温枪采购合同并取得了货源代理授权。3月6日,被害人P某因为Y某获得货源代理与其合作,向Y某支付100万元。P某事后得知X公司已于2020年2月29日将定金退还给Y某并解除合同,P某据此认为Y某在合同及授权失效的情况下收取其100万元,且以各种理由拒不退还款项,涉嫌诈骗,遂向公安机关报案。2020年8月8日,公安机关以Y某涉嫌诈骗罪将其刑事拘留。

辩护过程:Y某是一名“海归”,并且是家中的独生子女,本案中他将面临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指控,可以说蔡律师团队本次辩护承受着一个家庭的“希冀”与“重担”。在接受Y某家属的委托后,审查逮捕前30天蔡律师做了3次核酸检测,前往看守所面见Y某6次,两度与公安机关进行沟通联系,把握了全案的争议焦点及辩护策略。从合同的履行前后进行归纳总结: 

一、Y某在收取被害人款项时对合同效力不具有认知,其在3月10日才收到合同解除的通知,并且其与上家合同的实际履行并未全部按照合同约定,且Y某一直为履行合同作努力;

二、Y某与P某存在民事纠葛,导致没有及时退还款项;

三、从多处合同履行细节中证明Y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蔡律师通过大量的调查取证印证Y某的有利辩解,向检察机关提交《关于Y某不予批捕的法律意见书》,多次与承办检察官进行沟通,进一步反馈辩护意见。

辩护成果:检察机关最终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2020年9月11日,时值“黄金救援期”的最后一天,检察机关作出了证据不足不予批捕的决定,Y某当日得以释放。

辩护心得: 本案是蔡律师团队承办的第三起不批捕诈骗案件,诈骗罪是刑法众多罪名中犯罪构成要件最复杂的罪名,是实体性辩护的典型代表。诈骗罪与民事纠纷界限在很多时候并不好区分,这也给诈骗罪打开巨大的辩护空间,这个辩护空间是给辩方的,同时也是给控方的。诈骗罪巨大的辩护空间体现在于“强逻辑”的运用,“强逻辑”如何嫁接于犯罪构成是辩护最难的地方,也是办理诈骗罪的“魅力”所在,辩护律师必须研究归纳总结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裁判案例;同时辩护律师必须非常熟悉公安机关对办理诈骗罪的侦查套路,才能有的放矢地调查取证及提出有针对性的法律意见,阻断指控逻辑。

本案非常具有挑战性,公安机关的指控逻辑非常严密,认为Y某在收取被害人100万时,已经明知合同不具有效力,并且不具有履行该合同的实际能力,并将收取的款项用于偿还其他债务,且以“三无”产品欺骗被害人。蔡律师通过大量调查取证并运用“强逻辑”,说服检察官作出合同效力在本案诈骗因果关系中不具作用的认定,并从诸多对Y某有利的客观细节中证明Y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可以肯定,如果本案没有辩护人的外力作用,Y某估计已经被逮捕。

发表评论
去登录

Y某涉嫌诈骗罪证据不足不批捕案

发布时间:2021-05-18 17:42:56 浏览:3924次

基本案情:Y某与X公司于2020年2月24日签订了额温枪采购合同并取得了货源代理授权。3月6日,被害人P某因为Y某获得货源代理与其合作,向Y某支付100万元。P某事后得知X公司已于2020年2月29日将定金退还给Y某并解除合同,P某据此认为Y某在合同及授权失效的情况下收取其100万元,且以各种理由拒不退还款项,涉嫌诈骗,遂向公安机关报案。2020年8月8日,公安机关以Y某涉嫌诈骗罪将其刑事拘留。

辩护过程:Y某是一名“海归”,并且是家中的独生子女,本案中他将面临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犯罪指控,可以说蔡律师团队本次辩护承受着一个家庭的“希冀”与“重担”。在接受Y某家属的委托后,审查逮捕前30天蔡律师做了3次核酸检测,前往看守所面见Y某6次,两度与公安机关进行沟通联系,把握了全案的争议焦点及辩护策略。从合同的履行前后进行归纳总结: 

一、Y某在收取被害人款项时对合同效力不具有认知,其在3月10日才收到合同解除的通知,并且其与上家合同的实际履行并未全部按照合同约定,且Y某一直为履行合同作努力;

二、Y某与P某存在民事纠葛,导致没有及时退还款项;

三、从多处合同履行细节中证明Y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

蔡律师通过大量的调查取证印证Y某的有利辩解,向检察机关提交《关于Y某不予批捕的法律意见书》,多次与承办检察官进行沟通,进一步反馈辩护意见。

辩护成果:检察机关最终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2020年9月11日,时值“黄金救援期”的最后一天,检察机关作出了证据不足不予批捕的决定,Y某当日得以释放。

辩护心得: 本案是蔡律师团队承办的第三起不批捕诈骗案件,诈骗罪是刑法众多罪名中犯罪构成要件最复杂的罪名,是实体性辩护的典型代表。诈骗罪与民事纠纷界限在很多时候并不好区分,这也给诈骗罪打开巨大的辩护空间,这个辩护空间是给辩方的,同时也是给控方的。诈骗罪巨大的辩护空间体现在于“强逻辑”的运用,“强逻辑”如何嫁接于犯罪构成是辩护最难的地方,也是办理诈骗罪的“魅力”所在,辩护律师必须研究归纳总结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裁判案例;同时辩护律师必须非常熟悉公安机关对办理诈骗罪的侦查套路,才能有的放矢地调查取证及提出有针对性的法律意见,阻断指控逻辑。

本案非常具有挑战性,公安机关的指控逻辑非常严密,认为Y某在收取被害人100万时,已经明知合同不具有效力,并且不具有履行该合同的实际能力,并将收取的款项用于偿还其他债务,且以“三无”产品欺骗被害人。蔡律师通过大量调查取证并运用“强逻辑”,说服检察官作出合同效力在本案诈骗因果关系中不具作用的认定,并从诸多对Y某有利的客观细节中证明Y某不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可以肯定,如果本案没有辩护人的外力作用,Y某估计已经被逮捕。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