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某某涉嫌抢劫罪、开设赌场罪一案,辛明律师为其辩护,排除了对抢劫罪的认定,法院认定操某某构成敲诈勒索罪(未遂)

发布时间:2021-10-31 11:40:10 浏览:1509次 案例二维码

一、案情简介

        (一)2014年2月20日晚,陈某某、马某某和高某某三人在郝某某家与王某某、卜某某等人以推扑克的方式进行赌博,肖某也参与了该场赌博。因曹某某得知妻子肖某在赌局上输钱后,便以陈某某赌博时耍鬼骗钱为由,欲找到陈某某索要赌资。24日 13时许,被告人肖某、曹某某和徐某某、鞠某某等人找到陈某某。在曹某某的指使下,鞠某某使用刀把分别将陈某某及司机高某某和马某某殴打,曹某某亦对陈某某进行殴打,期间肖某发现陈某某包内有现金,对陈某某的包进行控制。后曹某某提出到局东郝某某家解决此事,后曹某某、肖某等人驾驶车辆将陈某某拉到郝某某家,陈某某未承认赌博耍鬼,但迫于曹某某等人威逼,同意将其包内的8.6万元现金给肖某。曹某某、肖某又强迫陈某某出具20万欠条,欠条载明26日12时还钱取车。后将陈某某的越野车强行扣留。

        (二)2013年到2018年期间,被告人肖某先后在DS时代小区、县幼儿园东侧二层楼、TYJX小区、某传媒房屋开设“麻将馆”,招集人员“打麻将”、“刨幺”,其收取“台费”并供吃饭,通过此方式获得一定盈余。曹某某、肖某二人共组织二十人以上从事赌博活动,肖某在其自己开设麻将馆内也有与其朋友一起以打麻将方式进行赌博的行为。

二、办案过程

        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案情存在诸多疑点。经过对证据的严谨分析,辛明律师将辩护的重点放在对当事人行为的剖析上,对证据审查报告进行多次更新完善后,总结争议焦点如下:

        (一)是否纠集他人寻找被害人陈某某,并对其予以暴力殴打、胁迫等,下设分争议点为:

          1、曹某某纠集他人的目的。

          2、在黄金海岸曹某某是否殴打陈某某。

          3、在黄金海岸曹某某是否指使他人殴打陈某某。

        (二)在郝某某家,是否迫使陈某某返还8.6万元和出具20万元欠条、押车。

        (三)如何认定陈某某返还8.6万元所涉犯罪属性以及出具20万元欠条、押车所涉犯罪属性,下设分争议焦点:

          1、肖某在23日-24日期间输了多少钱。

          2、陈某某在23日-24日期间自带赌资多少钱。

          3、陈某某被扣押的车辆的性质如何认定。

          4、陈某某返款和出具欠条的场所是否属于“赌博现场”。 总结出争议焦点后,辛明律师制定了完善的辩护策略,并针对案件中存在的问题积极与检察院沟通,保护曹某某合法权益。

三、辩护思路

        (一)涉嫌抢劫罪部分

          1. 指控曹某某犯抢劫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关于被告人曹某抢回赌资,不应当以抢劫罪论处。

          2.关于被告人曹某某取得陈某某签署的20万元欠条部分,由于陈某某未返还赌资金额是4万元,故剩余的47.6万元应当属于敲诈勒索的评价范畴,但由于曹某某、肖某一直未取得欠条记载金额,故对欠条中的7.6万元应以敲诈勒索未遂论,而非抢劫罪。

          3.关于监察委移送的言辞类证据,公安机关没有重新调取,而直接作为证据使用,属于程序违法。

        (二)涉嫌开设赌场部分

          1.指控曹某某开设赌场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四家麻将馆无论在参赌人数、赌资数额、抽头渔利金额方面均缺乏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无实物证据,相关证人的言词证据并未与肖某、曹某某的供述开成印证关系。

          2.曹某某的帮助行为并非在犯意支配之下实施,只是出于共同居住的互助基础,应认定为中立帮助行为。

        (三)曹某某系自首

          曹某某接到县监察委的电话后,开车回来直接到了纪委土地局的办案区如实供述,系自首。对此,起诉书也予以认可。故对曹某某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

四、办案结果

          被告人曹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四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犯赌博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千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五、办案心得 

          本案涉及的重点问题是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的界限认定,从法条对两罪界定不难看出,“威胁”既是抢劫罪的手段之一,同时也是敲诈勒索罪的基本行为方式。两种犯罪中的“威胁”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如果案件事实同前述抢劫“威胁”的各个特点相符合的,则应当以抢劫罪论处。如果其中有一条不符合的,则应当以敲诈勒索罪论处。本案中,根据前述证据的利弊分析,曹某某虽然“威胁”陈某某出具20万元的欠条的行为,但与抢劫罪中的“威胁”还是存有差别的:首先,曹某某并没有扬言“如不立即交付,则使用某种暴力伤害“行为;其次,曹某某仅仅以其越野车扣押为手段,且给予陈某某一定的时间筹钱;第三,在陈某某出具欠条之后,所有人均各自离开,时至今日,曹某某、肖某也未取得欠条所称的“20万元”。

          辛明律师从曹某某实施威胁的行为方式、威胁的暴力程度、以暴力威胁的目的、陈某某受到威胁后的行为等角度入手分析,结合抢劫罪与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排除了对抢劫罪的认定。最终法院支持了辛明律师的观点,认为曹某某的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