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疑问?

马上发起在线咨询,专业律师快速回复你的问题

立即咨询

C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詹勇律师、吕灵兮律师经过不懈努力,大幅减少涉案金额及罚金

发布时间:2024-05-06 18:14:15 浏览:1633次 案例二维码

案情简介

当事人C某所有多地火锅店使用地沟油,家属委托律师为其辩护。

 

辩护思路

经过查阅案件卷宗及会见C某,根据事实与法律,辩护人的具体辩护思路如下: Ⅰ C某与同案主犯作用相当,即使排到第一被告也不应该格外加重其刑罚; Ⅱ 公诉机关认定800余万金额过大,存在重复认定、不考虑疫情期间封控实际情况等问题; III C某协助抓捕L某到案构成立功,可以依法减刑; IV C某目前被冻结的资产足以清缴罚金,应该比照全额退赃退款酌情量刑; V 鉴定意见不应该作为定罪的依据,其合法性、客观性存疑。

 

办案过程

承办律师在接受被告人家属委托之后,立即前往检察院查阅案卷并多次前往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详细介绍了案件的进展情况,并向被告人转达家人的嘱托。在会见被告人时承办律师了解到被告人有关“老油”的实际实用、金额鉴定情况,发现认定金额存在重复计算、单价金额过分夸大,检察院多次追加金额认定等情况,因此承办律师立即向人民法院提交了《重新鉴定申请书》、《鉴定人出庭申请书》、《刑事证据调取申请书》等文件。此外,承办律师多次与承办检察官、法官就案件问题进行沟通,并力主促成检察院对犯罪金额进行重新核实,削除了大量因重复计算等问题认定的不合理金额,将之前认定的八百余万元削减至五百万元,最终提交了相应的辩护意见并出庭辩护。

 

办理结果

  法院判决被告人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

 

办案随笔

如果被告人所犯之罪刚好是地区内重大案件,并且案件证据确凿、证据链完整,辩护律师能做的事就比较有限,这种情况下,辩护律师也不应该放弃任一个可能的从轻、减刑点,要将自己能做的事做到极致,即使这件事成功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一,也要去争取,因为即使是减刑几个月、减罚几万块,对被告人及其家庭也是有意义的。

本案中,辩护律师通过阅卷、会见被告人,迅速整合现有证据、确定辩护方向,先是发现认定金额存在重复计算、单价金额过分夸大,检察院量刑过重且多次追加无证据支持的金额认定等情况,通过据理力争促使检察院重新核实了犯罪金额,从八百万减少至五百万余元,大幅减少了罚金赔付额度;再是通过大量的案例检索,将同类型案例以表格的形式呈现给承办法官,向法院争取减少罚金刑。最终法院判处C某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

发表评论
去登录

C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案,四川卓安律师事务所詹勇律师、吕灵兮律师经过不懈努力,大幅减少涉案金额及罚金

发布时间:2024-05-06 18:14:15 浏览:1633次

案情简介

当事人C某所有多地火锅店使用地沟油,家属委托律师为其辩护。

 

辩护思路

经过查阅案件卷宗及会见C某,根据事实与法律,辩护人的具体辩护思路如下: Ⅰ C某与同案主犯作用相当,即使排到第一被告也不应该格外加重其刑罚; Ⅱ 公诉机关认定800余万金额过大,存在重复认定、不考虑疫情期间封控实际情况等问题; III C某协助抓捕L某到案构成立功,可以依法减刑; IV C某目前被冻结的资产足以清缴罚金,应该比照全额退赃退款酌情量刑; V 鉴定意见不应该作为定罪的依据,其合法性、客观性存疑。

 

办案过程

承办律师在接受被告人家属委托之后,立即前往检察院查阅案卷并多次前往看守所会见了被告人,详细介绍了案件的进展情况,并向被告人转达家人的嘱托。在会见被告人时承办律师了解到被告人有关“老油”的实际实用、金额鉴定情况,发现认定金额存在重复计算、单价金额过分夸大,检察院多次追加金额认定等情况,因此承办律师立即向人民法院提交了《重新鉴定申请书》、《鉴定人出庭申请书》、《刑事证据调取申请书》等文件。此外,承办律师多次与承办检察官、法官就案件问题进行沟通,并力主促成检察院对犯罪金额进行重新核实,削除了大量因重复计算等问题认定的不合理金额,将之前认定的八百余万元削减至五百万元,最终提交了相应的辩护意见并出庭辩护。

 

办理结果

  法院判决被告人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

 

办案随笔

如果被告人所犯之罪刚好是地区内重大案件,并且案件证据确凿、证据链完整,辩护律师能做的事就比较有限,这种情况下,辩护律师也不应该放弃任一个可能的从轻、减刑点,要将自己能做的事做到极致,即使这件事成功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一,也要去争取,因为即使是减刑几个月、减罚几万块,对被告人及其家庭也是有意义的。

本案中,辩护律师通过阅卷、会见被告人,迅速整合现有证据、确定辩护方向,先是发现认定金额存在重复计算、单价金额过分夸大,检察院量刑过重且多次追加无证据支持的金额认定等情况,通过据理力争促使检察院重新核实了犯罪金额,从八百万减少至五百万余元,大幅减少了罚金赔付额度;再是通过大量的案例检索,将同类型案例以表格的形式呈现给承办法官,向法院争取减少罚金刑。最终法院判处C某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

发表评论
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