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某某被害二审抗诉案

发布时间:2022-02-24 10:13:44 浏览:1100次 案例二维码

【案件概况】

2013年2月,被告人李某某经人介绍与被害人张某某确立恋爱关系,后各自外出打工。期间,二人因为婚期等问题产生过矛盾,但是经过介绍人等人劝说和好,并于同年11月8日办理了结婚登记。2013年11月16日,因李某某翻看张某某的手机,二人发生争吵,张某某提出当晚返回汶上。后二人在车内发生冲突,李某某掐住张某某脖子致其窒息死亡。李某某开车拉张某某尸首到浙江省海宁市钱塘江北岸,将张某某尸体绑上铁块后沉入钱塘江,后潜逃至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山东省临邑县等地。

李某某在临邑县潜逃期间,购买了打印机、证券纸等工具,伪造面值20元、10元人民币共计117 张,总金额2350元。期间,李某某还用射钉枪改制以火药为动力的枪支1把。案发后,伪造的货币、改制的枪支均被扣押。

原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某不能正确处理夫妻之间的矛盾,将其妻子掐死,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非法制造人民币,数额较大,其行为构成非法制造货币罪;非法制造以火药为动力的枪支,其行为构成非法制造枪交罪。李某某身犯数罪,应数罪并罚。李某某杀人后将尸体沉入江中,在潜逃期间又故意犯罪,应从严惩处;考虑到李某某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供述将被害人指至失去知觉后,摁压被害人胸部进行施救;法医鉴定显示被害人胸部有皮下出血等情节;印证其供述的真实性,可对其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鉴于其潜逃期间不思悔改主观恶性大等情节,对其限制减刑。最终数罪并罚判处李某某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限制减刑。

一审宣判后,济宁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

【代理要点】

一、被告人李某某犯罪手段极其残忍,人身危险性极大

(一)李某某实施犯罪行为仅因在车内与张某某发生争执

从犯罪手段看,李某某与张某某在车内发生争执后,用双手掐住张某某脖子致其当场死亡,作案手段极其残忍。

(二)杀人后不远万里到钱塘江抛尸,企图逃避法律制裁

犯罪后,被告人李某某驱车千里至钱塘江,将被害人抛至江中,并从此失去联系,长期潜逃在外,企图逃避法律制裁。被

(三)杀人后潜逃,五年内继续实施其他犯罪

被告人李某某逃跑期间不但没有认真反思其罪过,反而又先后实施了伪造货币、非法持有枪支的犯罪行为,具有极深的主观恶性和严重的人身危险性。

(四)被告人李某某无任何从轻、减轻的情节

本案中,被告人李某某无任何法定或酌定从轻的情节,案发后,直至第四次讯问笔录才供述其杀害张某某的犯罪事实。其辩护人提出系自首的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一审法院也以予认定;此外,即使存在言语的冲突,被害人的行为也完全不足以引起被告人实施杀害行为,故不能认定为被害人有过错;此外,被告人也没有真诚赔偿被害人家属,更没有获得被害人近亲属的谅解。

综上,被告人没有任何从轻、减轻情节。

二、一审判决错误认定李某某作案时有抢救被害人的情节

一审判决中认定,被告人李某某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其供述将被害人掐至失去知觉后,摁压被害人胸部进行施救,法医鉴定显示被害人胸部有皮下出血等情节,印证其供述的真实性,可对其判处死刑不立即执行。该认定事实与常识不符,属于错误认定。

(一)该认定仅依靠被告人李某某的供述,但其行为与该供述相互矛盾

被告人李某某表示其实施了施救行为,也即具有避免被害人死亡的意愿,在没有救助的基本知识下,第一时间的反应也应当是寻求帮助,将被害人送往医院或报警求助都是能够使被害人及时获取生存希望的途径。而被告人的行为明显以逃避责任为动机,并在抛尸时在尸体上绑上铁块,使被害人完全丧失任何的救助机会,其行为与其救助被害人的供述相互矛盾。

(二)法医鉴定并未显示被害人胸部有皮下出血

根据常识,对他人进行人工呼吸抢救时确实需要按压胸部,按压时胸部很容易产生皮下出血,如果是非专业人士进行这种施救行为,其大致位置可以依样画葫芦照做,但是按压力度、次数、时间均难以把控,不仅会造成被按压处胸部皮肤产生皮下出血,力度稍大者特别是男性施救者极容易造成胸骨中下段及两侧肋骨骨折,严重者可刺破心脏、肺脏,从而造成二次伤害。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供述其摁压被害人胸部进行施救大约一分钟之久,如果其供述属实,那么被害人两侧胸部应当产生明显的皮下出血,严重者,应当出现两侧胸肋骨骨折、肋间肌肌肉出血等生前损伤,但是尸体检验情况已经明确表明未见此种现象发生。

因此,根据尸体检验情况,结合人工呼吸抢救胸部按压医学常识以及普通人对胸部位置的共同认知,应当排除犯罪嫌疑人有按压被害人胸部进行施救的行为。

【办理结果】二审法院采纳抗诉机关及被害人代理人意见,依法改判李某某死刑立即执行。

发表评论
去登录